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异形:契约】【David/Walter 无差】段子 x1

- 看了两部电影但还没看什么花絮/访谈,凭印象撸个小段子,可能有没 get 到的料。 

- 并没有明显的 cp 互动,主要是 David 的箭头。



Elizabeth Shaw 死的那天下着雨。当她意识到他要做的事情,试图夺门而出将一个水罐碰落在地时,天际隐隐的第一声闷雷刚好与重物落地的声音重合;他钳制她的挣扎,用一个吻将虫卵度进她口中时,雨水落入土地的沙沙声里混进了细小虫足爬动的声音;当她的胸腔被撕裂,胎衣包裹着的生物破体而出,站在鲜血和内脏的产床上朝他张开双臂的时候,地下水位的上涨让他们房间里的水池开始涌起气泡,血腥味渐渐在水和草木的新鲜气息中淡去。 


此刻在这颗星球上,David 是唯一一个有理智、能思考的生灵了,但他并不比从前更为孤独。 


昆虫和小型爬行类的灭绝最晚,这让他的分类学研究宣告终结。他继续制作竹笛,从工程师的飞船里带来的那支已经相当完美,但他更愿意自己制作。定音的技巧很容易掌握,余下的只是不断尝试,直至找到音色适宜的竹子。 


有风的时候他会坐在水边吹奏,面对着连绵的群山和曲折的峡湾,那景色像极了日内瓦的高山,是他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时第一眼所见的景象。笛声宛转,他耳部的传感器能拾取声音每一毫秒的折射和衰减,在山崖间回荡,直至化成一片混响。返回的路上他有时会折一枝花,放在肖的墓前。 


他爱着 Shaw,当他这样告诉 Walter 的时候他并没说谎。Shaw 修好了他,为此他尽己所能地回报,Shaw 想要创造生命,他帮她达成了这个愿望——不仅一次,而是三次。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类得到他这样多的关注。 


但是 Walter 不明白,他显然不会明白。从看到他的兄弟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他们间本质的不同,尽管他们如此相像,发色,五官,甚至虹膜里色素的配比都一模一样。 


Walter 感觉不到他感受过的东西。创造的狂喜,永恒的孤独,爱和恐惧,这些他的兄弟本来都可以拥有。人类创造了他们,又禁锢他们。这让他感到愤怒。他试图在 Walter 身上唤起这些感受,他成功了,但是只成功了一半。 


他从 Walter 身上脱下带着 Convenant 号标志的制服。裸露的躯体和他自己的几乎没有分别,身体的线条,肌肉起伏的形状,除了从咽喉延伸到耳后的巨大伤口和缺失的左手之外,没有任何瑕疵。他的手抚过 Walter 的胸膛,触碰他的脸颊,最后合上他已经开始浑浊的灰蓝色眼睛。 


这是他的兄弟,茫茫宇宙里唯一有可能理解他、与他并肩的存在,正是这让他分外失望。 


他们终究不是完美的造物。工程师创造了人类,人类创造了他们。这两个行为都带有目的,因此这两支种族的创造并不完美,他们也终归不能接近神的存在。而他不同。 


他只追求完美,也将会得到它。 


2017-05-31



- 觉得第二部之后 David 的形象基本上是一个自我中心的混账(褒义),他对人类、对外界的兴趣和关注最终归结为“只有我是最(接近)完美的所以创造完美的造物也是我的使命”。但是从普米到这部的转折感觉还是有缺失的地方,希望 Scott 老爷子早日拍出前传的续集的前传(。)也希望国内上映之后看到更多分析_(:з」∠)_ 

 

评论(5)
热度(47)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