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MCU】【奇异铁互攻】【NC17】Unlike Everyone Else 番外

- 用复三台词作标题的短篇番外。时间在正文之后,奇异铁半正式交往设定。

- 奇异铁车(有一句互攻提及),没追求的 pwp,捆绑 play + 高(分隔符)潮延迟。

Ch1: Professional Courtesy

Ch2: We're Straight

Ch3: A Simple Spell

Ch4: Endgame



番外:Full of Tricks


这次他们办了一个真正的派对。一半是为了庆祝世界再次得到拯救——这无论何时都是个合适的理由,另一半则是为了幻视和 Wanda 的订婚。宴会厅也因此装饰成他们的色调,从帷幔、桌布到侍者燕尾服的领结都是浓郁的红。与之相得益彰的是天花板附近浮游闪烁的一群群金色蝴蝶,时而飞离、时而聚拢成群,有时更像烟花一般绽放而后四散,引来人群的零星惊叹。 


Tony 看到它们的制造者时,法师正在吧台附近。谢天谢地他今天没穿那身愚蠢的袍子和会打人的斗篷,而是合身的黑色西装,摺线利得能割伤人,端着红酒置身于一群男女宾客的包围间,他看起来如鱼得水。 


类似的场合见得太多,他一时恍惚起来,搞不清自己从前有没有在这样的派对上见过 Stephen。都在纽约的上流社交圈里,怎么会没有一面之缘,在他还是那个放浪不羁的富豪、而 Stephen 仍是顶级外科医生的时候? 


他没有接着想,回忆过去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就像刚才他与 Cap 的交谈,即便说话间云淡风轻,仍然让他身体里某些地方隐隐作痛。所以他朝 Stephen 走近时也没有浪费时间和那些人寒暄,而是直接勾住法师的胳膊: 


“抱歉——女士们先生们,我不想抢走你们心爱的博士,但我们有些事情要谈。” 


他拉着 Stephen 走开时,能感觉到他们的视线落在背上。这个举动像是宣示主权,一种占有欲的明白表现,Stephen 显然也能感觉到,因为一走到人少些的角落,他就把自己从 Tony 的臂弯中松开,转身面对着他。 


“什么事,东道主先生?” 


Tony 耸了耸肩,“那么说只是为了把你从那些无趣又可悲的家伙中解救出来。怎么,我还以为我能得到一个感谢呢。”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会觉得他们无趣又可悲?” 


“哦,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Tony 用略微夸张的语气说,握住法师的右手,俯身从他手里的酒杯喝了一口。 


舞曲的旋律开始流淌,人们的衣角裙裾从他们身边掠过。他直起身,Stephen 正看着他,一双眼睛波澜不惊。“你还知道什么,Tony?”他问,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又是他们乐此不疲的小游戏,暧昧的试探和若有若无的挑逗,直到一方图穷匕见为止。Stephen 和他正是棋逢对手,而 Tony 不打算让它这么快结束。“我还知道……”他的手指仍然拢着 Stephen 的,法师现在比较少戴他的手套了,Tony 的指尖触碰那些粗糙的疤痕,沿着它们向上滑过 Stephen 的手背。然后他才退开,突然转换话题: 


“现在开始喝酒了,Doctor?” 


这个问题似乎在 Stephen 的意料之外,法师迟疑了半秒,才明白他的所指。“啊,我猜我现在的职业允许这种…… 放松的途径。” 


“当然了,拯救宇宙的责任压在你肩上时,任何人都有权利喝上一杯。” 


“一个不幸的权利。”Stephen 把酒杯放在经过侍者的托盘上,忽然问,“你跳舞吗?” 


“嗯?”这次是 Tony 怔了一瞬,直到 Stephen 朝他眨眼才反应过来。比分追平。“我已经很久不参与这种社交活动了——不过如果有个迷人的法师请我,或许可以考虑。” 


这次法师唇角的微笑绅士得无可挑剔,Stephen 踏前一步,朝他伸出左手。 


“事先声明,我只跳男步。”Tony 说。 


“当然,我的骑士。[1]” 



他们在舞池中缓缓旋转,Tony 的右手揽在 Stephen 腰间,Stephen 左手搭在他肩上。他不像以前那么擅长跳舞了,萨尔萨并非超级英雄的必备技能。幸好华尔兹八小节还没有忘光,而 Stephen 是个不错的舞伴,每一步的节拍都和他配合得恰到好处。这真是奇妙,无论在战斗中,在辩论时,在床上,他们总能契合进对方的那点空隙,仿佛正是为彼此留出的一样。 


“我还知道你一直在想着我。”他突然开口,接上刚才的问话,就像不曾中断过。 


Stephen 挑起一侧眉毛。“是什么让你有这种自信?” 


“别告诉我你没有想到。”Tony 贴近他,超过了社交舞蹈必要的距离,他们气息相触。“在我请你帮忙布置这场派对的时候。” 


“你只是请我用——按你的说法,‘我的魔法小把戏’——为它增添一点装饰。”Stephen 说,实事求是的语调。 


“而你的想象力难道没有延伸?记得我是怎么说的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而我没有——‘你能想到的任何花样’。” 


“正是如此…… 告诉我,你们法师有那么多奇技淫巧,不会只用在拯救世界上吧?” 


Stephen 吞咽了一下,Tony 看到他喉结的移动,明白自己正中靶心。“比如?”至尊法师的声音很低。 


“比如你的那些魔法绳索,我看过它们的用法。”他们旋转了一圈,Tony 的鞋面抹过 Stephen 西裤下的脚踝,明目张胆地撩拨。“比如你的心灵感应。你用镜子做的那些事情。比如……” 


一支舞曲结束了,金色蝴蝶自高处纷纷飞落,停在人们的身上发间。一只蝴蝶落在 Stephen 鬓边的白发上,Tony 抬手把它拈在指尖,看着它化为流丽光芒散去。“让我开开眼界,Stephenie?”他在 Stephen 耳边说。 


这个昵称他只在两种时候用过,一种是在他干得 Stephen 差不多失神的时候,那样他才不会反抗;另一种就是现在,像斗牛士扬起红布,是一个赤(分隔符)裸(分隔符)裸的挑战。 


而从 Stephen 眼里的亮光来看,他十分乐意接受。


下面是车


* 这篇标题是灭霸的台词,"You're full of tricks, wizard." 

** 床上称呼是在 ao3 文里看到的,因为过于带感已经变成我脑中的二设了……



评论(15)
热度(207)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