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MCU】【奇异铁互攻】Unlike Everyone Else 4

- 用复三台词作标题的短篇结尾。感谢阅读!之后也许还会写奇异铁车作为番外。

- 基于漫画中“法师有心灵感应技能”的设定。 

Ch1: Professional Courtesy

Ch2: We're Straight

Ch3: A Simple Spell



Chapter 4. Endgame


“这一切是什么?” 


“一种可能性。” 


四周的事物开始溶解时,Tony 并未像自己预期的那样惊讶。四柱床、圣所灯光昏暗的房间、外面曼哈顿的街道,都像颜料融化从画布上流下,形体崩解扭曲,最后汇聚成无法分辨的一团浑沌。没有名字的色彩、没有音高的曲调和没有实体的气味席卷他的身体,复又转瞬而散,当一切平息,他四周只余一片无始无终的黑暗。 


“为什么?” 


“因为我必须如此。” 


他转过身,Stephen 站在他身畔,蓝色的法师服,猩红斗篷飘扬在他身后,Agamotto 之眼佩在他胸口中央。他低头看向自己,Mk L 装甲已经包裹他全身,胸口的反应堆闪着淡淡蓝光。 


“那是——” 


“时间宝石让我看到过去未来,无穷维度中的无数平行宇宙。我走遍了其中每一种,你们对话的短短片刻,对我来说已是无数个一生的时间,却又凝聚在一瞬之中。” 


法师抬起双手,十指结成复杂的手势。Agamotto 之眼应声开启,绿色的光芒中,Tony 看到纷繁的幻象此起彼落,像镜子的碎片折射出无数图景。他看到他们,钢铁侠装甲推进器的光芒灼热,Peter Parker 在倾泻的弹雨间闪躲,一颗太阳朝他们坠落,一个熟悉的身影摔下悬崖。 鲜血、烈焰、无尽深渊,只有 Thanos 手套上的宝石发出亮光,一次,又一次。 


“我看到我们的挣扎、失败和死亡。”Stephen 说,“Peter,Quill,你——”至尊法师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的痛苦——“你死在我怀里,或者相反。无论在这里,回到地球,还是逃向宇宙更深处,结果都是一样。 


“第三百万次循环时我开始动摇。第七百万次,我崩溃了,接着这又发生了许多次。第一千万次,我开始不顾一切,尝试了所有你能想到最疯狂、最愚蠢、最荒谬的选择。但没有用,什么都没有用。直到第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次,我发觉我已经穷尽了所有可能。” 


绿色光芒消失了,Stephen 垂下双手。尽管这样说,他的眼神却异样的平静,像有一种已经了然一切的坦然。 


“你能想象吗?发现无数个宇宙、无数的可能世界却没有给你留下任何出路,那种穷途末路的绝望。我跪倒在地,向着虚空大声呼喊,朝所有存在或不存在的神明祈祷,请求他们的垂怜。然而没有回应,一切都抛弃了我。 


“然后,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懂得了。” 


他笑了笑,Tony 朝他走近一步。“你知道了什么?” 


“有一篇科幻小说。”Stephen 却没有正面回答,移开目光。“故事主人公爱着的女孩死了,他为此开始寻找时间旅行的方法,试图回到她还活着的过去。最后他对自己动了手术,获得了在时间中穿行的能力,却明白过来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过去与那个女孩相遇。但已经太迟了,他被永远困在混乱的时间中。”[1] 


“这是个死循环,如果他没有遇到那女孩,也就不会获得这种能力。” 


“正是如此。故事的最后主人公醒悟,所谓的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象。休谟哲学,CPT 对称定理[2],闭合时间线理论[3],描述的都是同样的事实——人类的感知能力将我们局限在因果律中,但对看透时间本质的人而言,过去、现在和未来实际上同时并置。当结果出现时,原因也同时产生。” 


微微迟疑了一刻,Tony 似乎明白了什么。 


“所以你……” 


“是的。我将自己投射到我们胜利的未来,借此从虚无中创造出这种可能性。但时间宝石原本只能用于窥探已经存在的未来,为此我不得不封闭自己的记忆,以防止悖论出现。一旦我的记忆恢复,它就无法维持,幻象也将消散。” 


“但这不可能。如果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你也就无法将自己投射到这个未来。” 


“如果还是这样想,说明你还没有真正理解,Tony。”Stephen 摇头,“不过这不重要,我已经给你看了我所知的一切,我们该回去了。” 


他将一只手搭在 Tony 肩上。“现在你是唯一知道如何做的人了。活下去,并且,完成它。” 


Tony 看着他,抬起手覆上他的手背。“还有一个问题,”他说,“为什么是我?” 


“因为……”Stephen 的声音第一次显出几分犹豫,“在看过所有那些未来之后,我发现只有你。所有人之中只有你能理解,只有你想得到答案。也因为——” 


“什么?” 


“我……” 


Stephen 似乎吐出了几个词,但 Tony 没有听到声音,只看见了他的口型。 


他猛然惊觉,灰尘的气味钻入鼻孔,他们在泰坦星上的废墟里,周围是飞船和建筑物的残骸,他、Peter、Quill,还有那些奇形怪状的外星人,他们围拢在 Stephen 身边。他的目光与 Stephen 的仍然相对,他突然明白了 Stephen 的感觉:如浮生大梦初醒,发现梦中半世不过是旁人眼中的短短一瞬。 


“有多少种未来里我们赢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 


他看见 Stephen 的蓝眼睛幽深如海,他的身影映在其中。他看到将至的失败、死亡,Stephen 在他面前化为飞灰,但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承担这一切。 


“一种。”Stephen 说。 



---Fin--- 

2018-5-31



[1] 小林泰三的《醉步男》,这里对情节有简化。非常狂气的硬科幻,私心推荐 

[2] CPT对称是物理定律中一种对称性质,有此性质的物理量在时间(T,time)、电荷(C,Charge)及宇称(P,Parity)一起被反向变换(即正负变号)后不变。(引自维基百科) 

[3] 一种封闭的(即回到起点的)世界线,被认为暗示时间旅行的可能性。(引自维基百科) 



* 觉得这篇的标题应该是“论奇异和铁一眼万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 记一下这几个标题的出处吧,我自己是三刷之后才都注意到……

Professional courtesy: 铁去救奇异的时候对乌木喉说我们不是朋友,救他更多地是一种同事情谊。

We're straight: 奇异同意铁的建议去泰坦时铁说的,原意肯定不是这样(。)

Unlike everyone else: 也是这段争论时奇异的台词:和别人不一样,我不为你工作。但我其实不确定有没有记错(

A simple spell: 奇异阻止乌木喉抢走时间宝石时的台词,"A simple spell, but quite effective"。

Endgame: 这个不用说了……





评论(43)
热度(248)
  1. Siska-Fgreylantern 转载了此文字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