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尾声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预期还会有一个设定/年表(完整版)+ 后记,一个刷新的后日谈和一个弓盔的番外,看情况可能还有蘑菇安的番外。感谢观看,欢迎继续关注。

- bgm:白昼 - 基诺


雪比他的叙述更早停下,当他讲完最后一段时,已经不再有雪片落在 Taniquetil 最高处的穹顶上,议事厅里只有十四块石板的长长影子投在他面前。 


同样厚重的寂静在他面前慢慢沉积,他知道在石板后面他们正在沉默中交流,讨论、怀疑着他所说的是否属实,但他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他再度开口: 


“我要讲的一切已经说完。作为 Silmaril 案的经办人,我在这里提交关于此次事件的报告,而如今这个案件已经结束,其中一切,包括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已成为定局。现在我是否有资格听到了?——来自 Ilúvatar 系统的裁决。” 


他的尾音落在空气里,数秒之后,13 号石板上的数字亮起。 


“是的,就在刚才,Ilúvatar 系统的决定已经给出—— 207706 号指令。” 


Námo 宣读的每一条指令都是以编号开始,那是被称为“Doom of Mandos”,借他之口传达、来自 Ilúvatar 系统的指令。 


“——你不再是‘Agents of  Ilúvatar’的一员,你的所作所为让你没有资格成为 Ilúvatar 系统治理下的一分子。你在提里安城的居住权、政治权和其它一切公民权利将被剥夺,你被要求在七十二小时之内离开提里安城,她的大门将永远对你关闭。” 


他等到对方的声音止歇,然后抬起目光,挑衅般地笑了笑。 


“就只是这样而已?” 


那些石板后面似乎传出轻微的躁动。11 号 Tulkas 的声音开口: 


“事实上我们也想知道,为什么 Ilúvatar 系统的裁定仅止于此。” 


“我倒是知道原因。” 


石板后面无形的眼睛注视着他,他想起那个少年形象的人工智能漆黑的眼睛,其中那种天真的残酷,就像一个孩子从摆弄地上的蚁穴中得到纯粹的乐趣。 


“你们对 Ilúvatar 系统的理解不过是管中窥豹,没有一个人类能真正理解它。它眼中的世界以你们难以想象、无法企及的方式呈现,其中过去和未来、现实世界和所有的可能世界同时并置,人类的视角永远基于现在,而它却可以在时间轴上任意穿行。从现在的视角回溯,你们认为它在 Silmaril 事件中选择 Findaráto 和我,是因为我们的身份、经历或是…… 彼此的联系,但从它的视角看来,这种因果关系并不存在,也没有必要存在。它选择我们,是因为我们恰好凭着机缘,了解过关于它的真相。从那个时刻起,它就知道我们会把 Silmaril 指令带给它。 


“对它来说每个人都只是一颗棋子,用以构建它选择的未来,在走完所需的一步之后,棋子就没有用了。如今它构建的未来已经不再需要我,因此我可以离开,至于我的死活,它根本不会在意。 


“所以当心了—— 对你们来说或许也是一样。” 


他面对着高处的石板笑了起来,因为无所顾忌而觉得更加畅快。他想到当年 Fëanor 站在这里时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相似的心情。 


“或许有朝一日,它构建的未来里也不会再有你们的位置。到了那个时候,但愿你们还记得我所说的这些。” 


然后他转身走了出去,不再回顾。 



---- 

踏出白塔的时候他抬起头,发现高处的云层已经开始散开,一线阳光从中落下来。长久的阴霾之后,这样的天空明亮得让人有些眩晕。 


阳光照在白塔前面的狭长广场上,他走进阳光里,从两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立柱之间穿过。每一根立柱都在花岗岩地面上投出狭长的影子,他在光和影之间不断穿行。走到广场尽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Finrod 靠在最末一根立柱上等他,穿着惯常的黑色风衣,他的身影在明亮的光线里显得单薄,几乎有些透明。他的目光跟着 Curufin 移动,但是 Curufin 一直走了过去,就像并未看到他一样。直到即将从年轻人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停下脚步,但还是没有转过头。 


他没有开口,Finrod 也没有说话,两个人沉默地站着。过了一会儿,他说: 


“我很快就会离开提里安城了。” 


他的声音很低,让自己也觉得有些陌生。他想他最后的棱角已经被消磨掉了,就像一只被折断利爪和犬牙的狼,如今只是在徒劳地张牙舞爪假装它们还在。但是这骗不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仅仅是显得更加虚弱可笑。 


“是么,”Finrod 说,看起来并不觉得意外,“不会再回来了吧。” 


“或许。” 


“想好去哪里了吗?” 


“还没有。” 


“那就到海的对岸去吧。在海边的小镇,薄暮的时候教堂的钟声鸣响,可以看着晚霞听潮水拍击礁石的声音。” 


他转过头,年轻人站在阳光里,朝他淡淡地笑着。 


“那是——” 


“厌倦者的乌托邦。”[1] 


Finrod 踏前一步,握住他的手。 


“走吧。”他轻声说。 



—fin--- 

2016-6-10 v6



[1] 借用博尔赫斯的小说标题,《一个厌倦的人的乌托邦》 




评论(31)
热度(28)
  1. 才华横溢的手术刀greylantern 转载了此文字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