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32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警告:(其实不算十分)详细的暴力描写


Curufin 慢慢垂下手中的枪口,将那把 HP MKIII 放在脚下的台阶上,然后从腰后拔出他的制式贝瑞塔警用手枪,一起放在旁边,随后是几颗镁光弹和信号枪,以及束在小腿上的短军刺。做完这一切以后他直起身,抬起双手,让对方看清他手中已经没有武器。 


“还有你的刀,另外一把。”Sauron 说,“我在外部监视器上看到了它杀人的样子,是把好刀。” 


他将 Angrist 连鞘解下,Sauron 用眼神示意让他走近,又在他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让他停下。 


“扔过来。” 


Curufin 抬手将它抛出去,看着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金发的男人凌空接住,单手握着刀鞘,将另一只手中的左轮手枪放在控制台上,然后握住刀柄,将刀刃拔出一寸。 


“想不到以现代技术重现的乌兹钢,也能复原古代大马士革刀的美丽花纹。”他低声赞叹,就像欣赏一幅挂在墙上的名画。拇指轻轻划过刃口,一滴血珠随即渗了出来,他像是毫不意外,归刀入鞘,低头将指腹上的血液舔去。这一系列动作在他做来有种少见的流畅感,像一个训练有素的现代舞演员,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流露出对韵律的掌控。 


“你一直在外部监视器上看着我。” Curufin 说。 


“不然你难道觉得,凭自己能这么快找到这里?为了给你创造阻力最小的路线,我花了不少心思。” 


“是什么让你有这种兴致?” 


“当然是因为…… 假如你不及时来到台上,这场戏就要结束了。确切来说——” 


他朝旁边让了一步,露出身后的显示屏。“在不到二十五分钟的时间里。” 


Curufin 看到了上面的倒计时,那是一个不算大的数字,而秒数正在不断地跳动。 


“我看了你的代码,真是漂亮。”Sauron 说,“完成这样一个作品想必要花不少时间吧?将足以触发雪崩式连锁反应的指令封装成不同的模块,隐藏在 Silmaril 指令中,再以和原本相同的方式加密。不仅是内容,连形式上的吻合也天衣无缝。” 


“七个月。”Curufin 耸肩,“如果不是以你为假想对象,速度还会更快一些。” 


“看起来我是应该为此感到荣幸了。” 


“你应该为此感到耻辱,假如没有人告诉你,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人作嫁。” 


男人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在这么说之前不先考虑一下你自己吗?Curufinwë Atarinkë,”他说,“你是 Fëanor 的养子,但你抛弃了他的遗产,你是‘Agents of Ilúvatar’的一员,但是你从未忠于他们,你是 Findaráto Ingoldo 的同伴,但是你背弃了他,而你做的这些只是将 Silmaril 指令和‘Ghost’终端送到我手中。” 


他垂下视线,Finrod 仍然静静地伏在地上,现在离得近了,Curufin 可以看到他的躯干随着呼吸而轻微起伏,只是节奏很慢。 


“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让他试试‘Ghost’终端的完整版本,它能够重现于世至少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缘故,如果他不能试用一下未免太可惜了。如今它应该不会烧坏使用者的脑子,不过他的意识会被困在 Ilúvatar 系统里,现在即使我把一颗子弹打进他体内,他也不会醒来。” 


他重新拿起控制台上的左轮手枪,瞄准年轻人的后背。Curufin 看到扳机在他食指的力道下微微后移,但他最终没有扣下去,反而调转枪口,把枪管握在手中。 


“但是我现在还不想这样做,我觉得应该让他知道你是如何利用你的机会的,毕竟他选择了不通知维拉议事会或者别的任何人,独自到这里来找我,就是为了给你这个机会。” 


“什么机会?” 


“这取决于你的选择。” 


Curufin 微微一怔,男人以一个轻巧的动作从平台上翻身跃下,走到他面前不远处。 


“这个选择你已经完成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未成定局。” 


他扬手把那支枪抛了过来,Curufin 本能地接住,掌心传来胡桃木温润的触感,仿佛握住了一只熟悉的手。 


“有一件事你应该会有兴趣知道—— 我没有删除你的指令模块,它们太漂亮了,任何有代码鉴赏力的人都不会忍心这样做。所以它们还在那里,沉睡在数据流的深处,如果你能控制这台主机,可以试试将它们上线,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Curufin 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的神色让他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仿佛对方控制着一切,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故事按照剧本发展。 


“还有二十分钟,如果想要毁掉 Ilúvatar 系统,就试着用那把枪射杀我吧。” 


“想不到还有听安格班的执掌者说出这句话的一天。”Curufin 笑了笑。 


“安格班的执掌者是 Melkor 阁下,我不过是借用它的力量,实现我们共同的目标。” 


Sauron 反手拔枪,银色枪身和出奇地长,几乎完全覆盖枪身的套筒。这让 Curufin 的呼吸微微一滞,认出那是一支“Casull” 0.454 半自动手枪,十英寸枪管和 11.4 毫米口径子弹,早在二十世纪中期这个型号就是私人收藏家追求的对象,Celegorm 曾经想弄一把来研究,后来还是因为货源太过稀少而作罢。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只能是一件用来欣赏的藏品,它的重量和凶悍的口径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而眼前这个男人握枪的样子就像武者握着手中的名刀,枪口下垂时如同从他身体延伸出去的一部分,显示出对武器的完全掌控。他意识到这与对方眼神里的那种东西同出一源,来自于强烈的控制欲、对情势的精密观察和计算。这其实和他自己不无相似,或许也正是让他讨厌的原因。 


他没有回答,缓缓举起了枪。“Python”的弹巢里还剩下三发子弹,加上已经上膛的一颗,一共是四颗。至少在这方面还不是完全不公平,他知道“Casull”的最大容弹数也只有六发,但他无从知道对方身上还有多少弹匣或是其它武器。 


Sauron 朝他走近,仿佛全然忽视指向自己的枪口。十步,七步,五步,他感觉到自己扣着扳机的食指在轻微颤抖,但他无法令自己开枪,这已经不是属于手枪这种武器的最佳距离了,而是近身格斗的舞台,这样的距离不允许误差,任何一方的失误都会是一次机会,终结对手…… 或是被对手终结。 


眼前的身影忽然消失!同一个瞬间,Curufin 感觉到凶戾的风声掠过他的脸颊。在双眼成功捕捉到对方的动作之前,他的手指已经本能地扣下了扳机,子弹擦过男人被风扬起的白金色发梢,留下一股烧灼的气味。 


而 Sauron 的一击重重地打在他持枪的手臂上,后坐力加上侧向的作用力,让他感到手肘脱臼般的剧痛,瞄准的姿态被完全破坏。他来不及调整姿势,顺着动量的方向旋身闪避,枪声在耳边炸开,“Casull”的大口径手枪子弹射入身后远处的墙壁。他没有回头确认,但是听到细微的嘶嘶声,大概是有条管道里的东西开始泄漏了,这样的一击足以将砖石化为齑粉。 


两人各自一击不中,身形再度静止。Curufin 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在胸腔里剧烈回响,他尽力呼吸,然后勾起唇角。 


“就在刚才我还觉得你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现在看来错得太离谱了。” 


“此话怎讲?” 


“这么玩的时候我更喜欢用匕首,或者干脆是拳头。”他略微眯起眼睛,以很小的动作活动持枪一侧的手臂关节,想确认是否有骨裂或者扭伤。“除了某些想把电影场景搬到现实中的狂热分子,我很难想象会有理智的人选择这种玩法。” 


“所谓的理性只适用于追求目标的过程中,”男人笑了笑,“而目标本身的设定是不受理性制约的。同样是为了杀戮,有人追求速度,有人追求效率,而我比较看重美感。冷兵器的一刀断喉虽然也很美,但未免不大契合我们这个时代的风格。” 


“如果真想追求这种风格,你应该遗憾自己没有生在第三次全面战争时期,用切连科夫射线的蓝色辉光当作决斗时的背景。” 


“你说的我也想象过,但是一个人生在何时何地,总得服从命运的安排。如果生在战时,或许我会成为英雄,或许是战争犯,或许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第一次上前线时就倒在炮火下,谁知道呢?而此时此地,我却有了一个机会,可以反过来掌控…… 命运。” 


男人微微抬起目光,看向 Curufin 身后的显示屏。刚才的动作使两个人的相对位置变换,现在 Curufin 背对着控制台的方向,而 Sauron 反而比他更靠近通往高处的楼梯,相距只有几步之遥。 


“Ilúvatar 系统不代表命运本身,它只是命运的观测者。” 


“有什么不同呢?当观测结果落在纸面上的一刻,原本不确定的未来就已经定型。就像——” 


Curufin 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小腿蹬地发力,猛地跃出。这是来自日本武术的一种技巧,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和距离内蓄力,当对方看清他的动作时,他已经逼近身前。 


Sauron 并未闪避,他手中的枪身斜向递出,与“Python”的枪管相击。Curufin 的动作带着惯性,力量比他更大,但他选择的着力点恰好是在对手对这块金属掌控最弱的地方,仅凭手腕的轻振就挡开了这一击。随即他撤后一步,枪口再度指向 Curufin 的额头。 


Curufin 同样没有后退,“Casull”的枪口喷吐火舌,第一枪擦过他的鬓角,烧焦了他的发丝,第二枪以几乎同样细小的偏差掠过颈侧,第三发子弹出膛的时候男人的手却以出人意料的角度从肋下穿出,子弹射穿他扬起的衣角,在那件风衣上留下一个烧灼的孔洞。但他仿佛完全没有回防的意图,只是一味进逼,像一头想凭牙齿和爪子冲出猎犬包围的狼。 


金发的男人后退一步,踏上台阶边缘。在他重心不稳的短暂瞬间,两人身形再度交错。 


他回过头,第一次显出细微的惊讶。Curufin 已经踩在了那些发出微弱蓝光的护栏上,原本将尽的去势在耗竭之前止住,然后再次跃起! 


他的身形在半空中展开,“Python”的枪口斜指下方。连续的三声枪响,这是仅剩的三颗子弹,他没有准备保留。九毫米的手枪子弹不足以构成像“Casull”那样的压迫感,但是他以极强的控制力,用一把普通的左轮在半空中完成了一个三发点射,枪口笼罩下的人避无可避,无论是后、左、右,任何一个方向都在子弹射击范围之内。 


枪声响起,他猛然失力跌落在地上。 


灼热的疼痛自腿部传来,他勉强回过头,看到子弹穿过他的小腿,将那里化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Sauron 站在他身侧,飘飞起来的衣角正在慢慢垂落,他低头俯视着 Curufin,手中提着的枪口还有硝烟未曾散尽。 


那是令人绝望的差距,他甚至没能看清自己是如何失手的。Sauron 在或许只有百分之几秒的时间内预判了他的动作,就像猎人用弓箭射击一只飞鸟,他在回避的同时开枪,子弹准确地截击在他的前进轨迹上。 


“——就像量子力学中的波函数,原本无数个不确定的未来在被观测者干涉的一刻就坍缩了。”男人说,他连呼吸似乎都没有加快,声音平稳,仿佛没有被打断过。“而 Ilúvatar 系统是比我们强大得多的干涉者,它能确保未来按照它预测的方向运行。那么如果说它就代表命运本身,又有何不可呢?” 


“你说话的方式和那些赞颂它的人如出一辙。”Curufin 低声说,剧痛让他的声音嘶哑,失血迅速地剥夺力量。过量分泌的肾上腺素让他还能保持清醒,但他不知道这能持续多久。 


“推翻旧王朝的人最后会坐上新的王座,革命者终究会成为他们想反叛的人。更何况我利用安格班的力量对抗 Ilúvatar 系统,并不是因为我想终结它。” 


Sauron 从他身边踱开,重新走向平台的方向。Curufin 试图把自己支撑起来,这样的伤势让他不可能站立,他试着用双手加上另一条腿拖着自己移动,在身后留下一条浓腥的殷红血迹。 


“与此相反,我其实很喜欢它的理念,因此才想将它掌握在手中。它创造的秩序在我看来是美的,在无穷可能性的黑暗混沌中指出一条轨迹,这多么美啊。我唯一不满的只是它没有给另一样有趣的东西留下空间,那就是人类选择的机会。” 


“这两者本来就是不兼容的。” 


Curufin 挣扎着前移,已经很接近那个平台了,他试着抬起上半身,用手攀住平台边缘。但是 Sauron 已经走到了控制台边上,他敲下面板上的一个按键。 


一股大力弹开了 Curufin 的手,在他面前,泛着蓝光的透明防护罩从平台边上升起,将上面的一切隔绝在内。 


“我知道,所以这在我看来也是个矛盾。确定的秩序很美,但是自由意志也有它的价值,人类面对选择时那种挣扎的意志,就像漫漫黑夜里萤火虫的一点闪光,是他们身上最值得一看的东西了。”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会认为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幻觉。” 


“当代大多数思想流派都如此宣称,但从理性上认同这种理论是一回事,亲身经历的时候则是另一种情形。就拿你自己来说吧,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在平生的夙愿与所爱之间选择,你会相信自己选择的结果已经注定,从而平静地接受吗?” 


“这是什么意思?” 


Sauron 转过头,Curufin 跟着他的视线看向那个倒计时,上面代表分钟的数字已经变成了个位数。然后男人从控制台上拿起 Angrist,拔刀出鞘,俯下身握住 Finrod 的肩膀,把他翻过来。金色发丝从年轻人的脸颊侧面垂落,他的神情很平静,如果不是因为连接在他后颈上的那条线缆,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 


Sauron 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头枕在他的手臂上。他的动作很轻柔,如同对待恋人,但是 Curufin 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他挣扎着扑上去。 


“不——” 


他的声音被刀刃插入躯体的声音掩盖,防护罩上的电光流动,他被再度弹开,伤腿撞在地上,顷刻间痛入骨髓。 


Finrod 没有睁开眼睛,刀刃刺入胸口的时候他的身体微微抽搐,连带着让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但这也没能让他醒来。Sauron 猛地绞动手腕,然后将刀身拔出。 


鲜血迸溅,有些落在他脸上,让那张原本俊美的脸显得有如恶鬼。但是他仿佛全不在意,只是随手将匕首扔在一边,然后松开手臂间的人,起身转向控制台。他从那里拔下了两条线缆,接着转身走到平台边缘。 


Curufin 伏在地上,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和心跳,落在耳中如同擂鼓。失血让他的神智开始模糊,眼前的景象也显得有些飘忽,他很希望它们不是真的,却无法欺骗自己。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他还没死。”男人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尽管也差不多了,深度昏迷状态下一个人的身体不会执行自我保护的功能,他会以比正常更快的速度失血,大概还能坚持三分钟时间。除非……” 


他把那两条线缆朝 Curufin 扔过来,它们从防护罩内侧穿出的时候就像穿过一层空气,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线缆末端的接口落在 Curufin 面前,它们看上去不像插在电子设备上的普通接口,反而更像实验室里脑电波测量仪器上的贴片,上面是排列成奇特图形的细小金属端点。 


“红色的那条是‘Ghost’设备的终端。”Sauron 说,“戴上它,接入 Ilúvatar 系统,然后如果运气足够好,你可以找到他的意识,把他带回来。这当然不能保证他一定能活下去,不过你们至少还可以道个别。” 


Curufin 抬头看着他,觉得腹部一阵冰凉的痉挛。男人的声音几乎算得上美妙,却让他感到恶心,像一条有着华丽鳞片的毒蛇。 


“不过…… 蓝色的其实也是。”男人笑了起来,他的唇角被鲜血染红,显得更加艳丽。“只是它接入的不是 Ilúvatar 系统,而是我的这台主机。” 


他环顾着围绕他们四周的庞大机械。“我告诉过你,那些令 Ilúvatar 系统自毁的指令还留在它的逻辑电路里。”他说,“接入这台主机,你可以将它们重新上线,我会在这里看着你,不会阻止。当然前提是你的动作要足够快,因为离 Silmaril 指令启动也只剩下……” 


他回头看了看,“三分钟。” 


“电影里拆炸弹的时候经常有这样的场景,红线和蓝线。”他仍然笑着,“或者是红色和蓝色的药片,蓝药片让你耽于幻梦,红药片让你看清现实。那个年轻的救世主作出了他的选择,那么你呢?你还有…… 两分四十五秒时间。” 


Curufin 听着他说完,但没有再看他,低头看向眼前的地面。两条线缆并排躺在那里,端口上的金属在灯光下闪着细微的反光。 


他朝前伸出手。 



—tbc--- 

2016-6-7 v6




评论(13)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