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31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urufin 驾车在入夜的街道上疾驶,车轮碾起的积水夹着雪粒溅在车窗上。刚落下的雪还积不起来,触到地面转眼就化了,但仍然足以让车轮有些打滑。他在靠近路口的地方猛地变线,隔着玻璃仿佛还能听见邻车司机的咒骂,但他没有理会,只是拐进窄巷,一边侧过头接通了语音通信。 


“Tyelko,”他对另一端的人说,“我需要一些武器。” 


“在这个时候?‘一些’又是多少?” 


“大口径手枪和突击步枪,尽量多的弹匣,红外线成像仪,电磁脉冲弹,镁光弹也来几颗。别给我 M20,你知道我不喜欢它们的手感,要 SG750。” 


“别的都容易,你要我上哪儿去找最后一样?我又不是军火贩子。” 


“但你是从小玩改装枪玩到大的,我知道你自己藏了几支,配双排双进弹匣。” 


“那些是私有财产,确切来说是未登记枪支,不能拿出来的。而你想把它们充公拿去对付银行劫匪?或者是要去抢银行?” 


“这你就别管了。” 


“怎么可能?” 


“总之给我, 你要是舍不得就拿 M20 也行。” 


“什么时候?” 


“尽早,最好是十五分钟之内。我不进去了,在总部外面等你。” 


他感觉到对面的人就要发出一句抱怨,于是在它通过电波传进自己耳朵里之前迅速切断了通话,同时换到高速档,但紧接着就因为前方的红灯而不得不切回低档,在路口停下。时间还不算晚,路边可以看到不少行人为第一场雪而驻足仰望,刚下课的女学生迎着灯光拍照。他想隔着一扇车窗,外面的这些人或许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夜晚将会发生什么,也不会知道在这场雪停下之前,有些人可能已经不在世上。 


他试着驱散这些念头,将注意力转回手中的方向盘上。这算不得完全成功,精神被发生的种种事情刺激得高度亢奋,却无法真正集中,感觉就像通宵以后往血管里直接打了一支高纯度的咖啡因。眼前的一切似乎以奇怪的节奏,有些不连贯地进行,沿着几年来走过无数次的路线,右转,直行,再右转。远处白塔的身影在夜幕中朦胧映入视野,N 组的根据地也就同时出现在眼前了。整栋小楼亮着的灯不多,其中包括门前高处摄像头旁边细小的红灯,在黑暗中显得有些刺目。而在两盏红灯之间,紧闭的铁门前依稀可以分辨一个人影。 


“动作挺快啊。”跳下车的时候他说,关上车门。 


“当你用那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如果不想被你撵在屁股后面催就只能快点了。” 


Curufin 从喉咙里发出一点不置可否的声音,走到他面前。但是当他想拿过 Celegorm 抱在手臂间那个高尔夫球包尺寸的包裹时,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配合。 


“告诉我你要去哪里。”银发的青年说。 


“这是涉密内容。” 


“这是借口,你什么时候在乎过这种规定?” 


“这次不一样。Ilúvatar 系统仅仅授权我接触与这个任务有关的信息。” 


“不对。” 


Curufin 看着他。“Ilúvatar 系统授权给你和 Findaráto。”Celegorm 说,“你知道我不喜欢你的前男友,但是现在我没有看到他,而你一副丧家犬的样子,比被雨淋湿的 Huan 还不如。” 


“如果我说我们因为晚饭秋葵的做法而吵了一架,然后他离家出走了,你会相信么?” 


Celegorm 摇了摇头,然后向前走了一步。“我最受不了你的就是这一点。“ 


Curufin 没有回应。“让我和你一起去。”他接着说。 


“你根本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或者去做什么。” 


“这正是我要去的原因。”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听着,现在回家去,洗个热水澡,睡上一觉。等你明天早上醒来,一切已经结束了。” 


“是什么事情,这个任务,还是——” 


“我为之梦想过的一切。” 


对面的人微微一怔,他趁机抓过那个包裹,扛在自己肩上。 


“有些事情只能一个人去做,或者,只能一个人面对。”他低声说,“不过…… 谢谢。” 


他回身拉开车门,Celegorm 没有动,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背上。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开始,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这一点。”他多年以来的同僚说,“而到了现在,你还是完全没变。” 


“有些东西是会变的,有些不会。” 


他没有回头,“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把所有事情告诉你。” 


“如果你还会回来。” 


从后视镜里他可以看到 Celegorm 的身影,沉沉夜色下,他的表情难以分辨。他没有回答,发动了汽车。 


他开出去一个街区,然后重新停在路边,拉开包裹的一角。借着街灯暗淡的光,他认出了 SG 系列特有的枪管造型,枪身下方还接着一个一看就是自行组装的榴弹发射器。 


“毫无美感。”他嘟哝了一句,重新踩下油门。 



---- 

镁光弹炸开时给人的感觉就像一颗新星爆发,瞬间将地下二层的封闭空间淹没在炽白的光焰中。金属燃烧的高热燎卷发梢时 Curufin 鱼跃出去,在地上侧滚一周半,隐入一根承重柱后面。他随即睁开眼睛,在迅速暗淡下去的白光里辨认出了最后两个人影,他们原本隐身在他视线的死角里,但在突袭带来的惊慌以及相对位置的变换之后,终于清楚暴露在大口径手枪的射程下。 


他举枪瞄准,枪声响起的同时,人影先后倒下,相差不过一两秒时间。然后他把红外夜视镜重新扣在眼睛上,环顾四周。 


如果这是维拉议事会授意的一次侵入行动,他想到,此时他应该得到来自后方情报系统的支持。那些近地轨道上的卫星会监视这个建筑物里人员的行动,楼房和地下通道的所有结构会被投影在他的眼镜内侧,耳机里有人向他指出前方敌人火力的分布。但是现在他没有支援,也不可能要求任何支援,他只能带着他所有的轻重武器,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地方,准备好干掉每个挡在他面前的人。 


这是他没有想过会再次接近的所在,Tol-in-Gaurhoth, 三年以前他曾经和 Finrod,以及 N 组的其他成员一起踏入的地方。 


他向前走去,穿过一根根梁柱投在地面上的阴影。很难想到安格班没有放弃这个据点,资料显示它在当年的事件后被公开估价,由某个地产公司购入。他没有时间详查,但是猜测如果追溯下去,多半会发现那是个空壳公司,而这栋建筑从未按照规划被使用过。地下的一二层都被规划成停车场,却看不到一辆车,反而可以看出人员和其它装备进出的痕迹。 


四面的水泥墙壁里想必也遍布监控设备,但他此时并不十分担心,刚才引爆的微型 EMP 炸弹足以破坏其中的半导体元件。这种手段因为会对敌我双方造成无差别打击而很少投入实战,不过他现在刚好没有这种顾忌。即使脚下的楼板里埋藏有电磁防护层,更深处的人也只会发现他们和上层的哨兵失去了联系,必须亲自上来查看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样做毕竟还是有一些副作用,电梯的控制电路被破坏了,他走到近前把手放在感应面板上,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他转向旁边的紧急逃生通道,抽出匕首撬开了门锁,推开一道窄缝,闪身进去。 


楼道里非常暗,空气中带着一丝生锈的味道,因为电离的作用而变得更加刺鼻。他沿着墙边往下走,踏在楼梯边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直到站在地下三层的防火门外侧。然后他静静地吸了一口气,将门拉开一线。 


走廊上灯火通明,夜视仪的强光保护迅速自行启动,镜片上的图像随即隐没。视线短暂的失焦让他一瞬间有些眩晕,但在图像彻底消失之前,他看到了移动的人影,从一墙之隔的地方朝他接近。 


该死,他无声地骂了一句,太近了。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他闪身出去,借着墙角的掩护举起手中的勃朗宁 HP 手枪。 


守卫们从走廊拐角转过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扑面而来的枪声。21 世纪 20 年代诞生的 MKIII 型在接近半个世纪后仍然是大口径手枪最经典的设计之一,超过 400 米/秒的初速赋予子弹强大的动能,轻易贯入血肉之躯。走在后面的人只来得及看到血花在前面一人的背后炸开,随即便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他最后看到的是入侵者手中的枪口,和他摘下护目镜时露出的灰色眼睛。 


警铃大作,Curufin 卸掉打空的弹匣,随手扔开,同时跑了起来,一边将替换的弹匣装上。脚步声在走廊尽头响起,他以冲刺的速度急奔,转进前面一条侧向的走廊,隐在一个门框里。 


脚步声与他擦肩而过,被警报声吸引的守卫迅即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同伴尸体,大声喧闹起来。他反手将手枪插回腰后的枪套里,从肩上取下突击步枪。身上的步枪子弹已经打完,只有那个难看的榴弹发射器还挂在枪身下面,他想了想,将它上了膛。 


改装经典枪械是 Celegorm 最大的爱好之一,就像 Curufin 喜欢研究密码、复杂的递归程序和黑客攻防案例。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他的房间时,被满屋子零落的机件和那股机油的味道刺激,忍不住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你难道从来不收拾吗?” 


Celegorm 说他不需要,后来 Curufin 发现这是事实,Celegorm 似乎从不会将 2064 年和 2067 年版的同一款贝瑞塔手枪的撞针弄混,如果他想把它们换过来用,也是因为觉得这样手感更好。但是作为结果,有洁癖和整理强迫症的他没办法强迫自己观摩对方的工作流程,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效果,除非拿在手里试射一发。 


脚步声再度响起,那些守卫很快决定开始四散搜索,离他们最近的这条走廊自然首当其冲。警铃声的掩盖让他无法凭听觉判断人数,只能确定这个数量并不小。他没有等到对方的身影出现,瞄准两条走廊相交处的半空扣动扳机。 


巨大的后坐力将他往后直撞出去,这完全不是 SG 系列应有的后坐力,肩膀抵着枪托的地方几乎完全麻木失去了知觉。耀眼的火光在半空中绽开,他还没来得及恢复平衡,又被冲击波掀翻在地上,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一切都在剧烈震动,砖石和灰土从头顶上纷纷落下。他举起手臂护着头,透过烟雾看到走廊中央炸开了一个大洞,天花板坍落下来,水泥中间戳着弯曲的钢筋。另一边的情形被挡在后面,他看不清楚,但是那个方向似乎已经不再传出声音了。 


他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面全是烟尘,溅射的砖石碎屑在脸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如果有面镜子,多半可以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模样。身上的风衣也被割出了大小不一的口子,手中这把东西的效果远远超过了一个小型榴弹发射器,而更像是一支微型火箭筒。他低头看了看已经炸裂的枪管,将它放到一边。 


“毫无美感…… 但是手感还不错。” 


他对着那个不在场的人评论,然后转身走向走廊尽头。此时不需要考虑什么了,这是个死胡同,尽头是唯一的一扇门,没有任何标志,也没有看得见的电子或者机械锁。他把手放在门上,它就无声地开了。 


他的眼皮跳了跳,面前出现的是一道向下的台阶,两边的护栏和梯级闪着微弱的蓝光。这也是这个空间内唯一的光源了,他只能看清面前几步之内的范围,楼梯仿佛悬浮在幽冥中,通往下方更为广袤、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他想到在三年前的那份调查报告上全然没有提及这个所在,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在地下开拓出如此巨大的空间。 


但是当他踏上第一级台阶,关上身后的门之后,很快就意识到楼梯的两侧是墙壁,墙上布满粗细不一的管线,从中传出冷却装置的细微嗡嗡声。他重新拔出手枪,以警戒的姿态拾级而下,无论走出多远,能够看到的始终只有前方的几级台阶。 


于是他明白并不是这个空间真的如此广大,只是四周的许多表面上覆盖了吸光的涂层,将大部分角落隐藏在黑暗里。他伸手触摸那些墙上的管道,然后停下脚步。 


“不觉得太暗了么?”他扬声说,“我知道你在这里。” 


没有回应,他退后一步,靠在楼梯一侧的护栏上,朝着墙壁举起枪。 


“如果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也没有必要太过礼貌了。假如你再不现身,我会首先破坏这里的冷却系统,主机很快就会因为过热而停止运行。” 


四周静了片刻,然后他听到一声轻笑,就像一道灯光打在舞台中央,这个地下深处的空间在一瞬间被照亮。他本能地伸手挡住眼睛,在短暂的目眩以后看清了它的全貌。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对它的想象是错的,他离楼梯的尽头已经不远了,但身边的这些管道并不是通向楼梯尽头的一台主机,与此相反,它们本身就是主机的一部分,由无数错综复杂的线缆、中续器和芯片组构成的庞大机械,四面墙壁都是它的依托。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种设计,与 Taniquetil 地底由数千处理器并行组成的那台超级计算机完全不同,更像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有种仿佛属于重工业时代的巍峨美感。他刚才沿着楼梯往下走的时候实际上是从它的内部穿过,就像从竞技场看台上的楼梯下行至中央的舞台。 


而那个男人正站在舞台上,那是一个不大的平台,位在整个地下空间的最低处,却比周围的地面稍为抬升一些。所有的线缆汇聚在平台下,复又穿过地面汇入上方的控制台,其上半透明的显示屏亮着,但是被男人挡在身后, 令 Curufin 看不到上面的情形。男人靠在控制台边,白金色头发垂落在肩头,他的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左轮手枪,就像那是一件玩具,食指套在扳机护圈里松松地转动着。 


那是 Finrod 惯用的“Python”。Curufin 低下头,看到金发的年轻人伏在平台上,离男人脚边不远的地方,一条二指粗细的线缆连接在他的后颈处,像一根诡异的脐带。他并未因为 Curufin 的到来而有所反应,而是一动不动,安静得几乎像一具尸体。这个想法让 Curufin 感到了一瞬的心悸,但是在注意到他的视线时,男人露出一个微笑,缓缓地调转枪口,指向年轻人的后背。 


“你说我不懂得待客之道?不,恰好相反—— 我是觉得如果让你进来就看到这种场面,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他抬起头看着 Cururfin,笑容艳丽而残忍。“欢迎加入party,‘Agent’。”他说,“把你的枪放下。” 




—tbc--- 

2016-06-04 v6




评论(6)
热度(20)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