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30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Finrod 慢慢地坐回房间里空着的椅子上,Curufin 给了他一些水,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他没有拒绝,眼睛仍然看着 Curufin 手里的枪,枪口已经不再直指着他,但是子弹仍然上膛,维持着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不用担心。”Curufin 说,“如果我真的想杀了你,我有无数个机会可以这样做。但是这个城市有趣的人不多,没有你就更少了。” 


Finrod 抬起眼睛看他,透过领口 Curufin 还能看见他脖颈和锁骨处的吻痕,但是那种肌肤相触的感觉却已显得异样地遥远。他低声说: 


“我明白了…… 果然在我试图揣测你的目的时,没有理由认为你不会同时这样做啊。” 


“Ilúvatar 系统的每一条指令都是有目的的。”Curufin 说,“你已经消失了那么久,这次它特意选择了你,总不会是毫无缘由…… 尽管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直接再用一份委托来要求你。 


他摇了摇头,“无论如何,对我来说当务之急是弄明白你已经知道的是什么,还不知道的又是什么。这就像在黑暗中下一盘残局,必须先搞清楚棋盘上已经落了哪些子,为此我才会去调阅你在‘Quest for the Silmaril’之后留下的调查记录。可惜那些档案不够完整,而你又似乎很不愿意透露你的经历。” 


他低头看着对方,“现在看来,你的 PTSD 症状也没有严重到一提起就会情绪崩溃啊—— 所以那时大概还是为了找个借口回避问题吧?” 


“也可能是为了找个借口上你。”Finrod 笑了笑,从他的眼神来看他自己也并不觉得这足够可笑,但 Curufin 还是配合地冷笑了一下。 


“所以既然不能确定你对整件事情的掌握到了何种程度,就只能和你一起接着演下去了。你有没有发现 Lúthien 死亡的真相,我其实并不在乎—— 重要的只是你会不会为此采取行动。” 


“你又怎么能断定我不会?”Finrod 轻声问。 


“这就很难形容了。事实上也是在赌,赌的是我对你的了解。你身上那种奇怪的道德责任感和对正当性的追求,在有足够把握之前你不会轻易怀疑别人,事实上,你总是往好的方面揣测他们。” 


他仍然笑着,“你难道没有想过,当我表示要将 Silmaril 指令泄露给 Sauron 的时候,他有什么理由相信我—— Fëanáro 的养子,‘Agents of Ilúvatar’的成员?那是因为我成功地让他相信,我认为维拉议事会应该为 Fëanáro 的死负责,而我一直憎恨着他们,成为一名‘Agent’只是为了找到机会复仇。我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Finrod 看着他,眼睛里的神色变幻不定。他的嘴唇微微张开,但是没有立刻说出话来。 


“我没有跟你说过我当时为什么参加 ‘Agents of Ilúvatar’的招募吧。”Curufin 继续说,“因为你我在那之后才认识。但如果你去问 Tyelko 或者其他人,他们知道这不是我最初的想法,我在提里安大学读书的时候想着的一直是重建佛明诺斯实验室,走像 Fëanáro 一样的道路。直到即将毕业的时候,在维拉议事会派人前来招募之前不久,我才作出了这个决定。 


“那是因为—— 我解读出了 Fëanáro 留下的最后一些笔记。我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他其它的法定财产都没有留给我,除了他的研究资料,其中就包括这些笔记,用密文写成,没有人能读懂。从他去世之后我一直在尝试破译它们,但是一直徒劳无功,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他刻意的安排,他不希望我太早看到其中隐藏的内容。 


“按照他的估计,我应该在更长时间之后才能达到破译这些密文的水准。但我进步的速度超过了他的预期,在他去世不到四年之后,我就解读出了其中的信息,得知了他被杀的真正原因。 


“是他们杀了他。”他平静地说,“是 Melkor 带领安格班入侵佛明诺斯实验室,而维拉议事会尽管知情,却没有阻止。他们默许了这件事发生,为的是借刀杀人,防止他透露关于 Ilúvatar 系统的真相。” 


他看着 Finrod,“也就是—— 你刚才所说的真相。 


“他不知道‘Ghost’这类设备的存在,也没有与 Ilúvatar 系统直接交流过,但他写出了 Silmaril 指令,利用它提供的权限与‘系统’进行了一些接触。我不确定他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可能是获得了某种证据,也可能只是单纯的理论推导。但是他确实发现了 Melkor 这个存在的本质,以及他与 Ilúvatar 系统之间的关系,并且准备将这些事实公之于众。” 


“他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Finrod 低声问。 


“或许,又或者他只是觉得有这样做的义务…… 但是这不重要了,因为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他死前只来得及将 Silmaril 指令发送到网络空间中,并且留下这些笔记。 


“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当时我为什么不顾一切地要得到第三段 Silmaril 指令…… 在那之后我用了一年时间写出足以让 Ilúvatar 系统自毁的木马,又用了更长的时间来伪装它,以及计划整个过程。现在离他的死已经过了十年,离我发现其中的真相已经七年,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在这七年里你一直想要毁掉 Ilúvatar 系统。” 


“我一直想毁了它,还有维拉议事会,Melkor,安格班,他们所有人。靠牺牲无辜者来掩盖真相的组织不应该存在下去。” 


“如果被牺牲的不是 Fëanáro,而是其他任何人,你还会这样想么?”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因为已经死去的是他。” 


Curufin 摇了摇头,“我的亲生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按照 Ilúvatar 系统的等级评定,我本应没有机会接受像样的教育,随便做点什么然后过完一生。但是他收留我,欣赏我的资质,认为我可以继续他的研究。无论是谁亏欠了他,我都会向他们报复。” 


“报复通常都是伴随着代价的。” 


“我知道,我不在乎。或许他们会杀了我,或许不会—— 一旦 Ilúvatar 系统崩溃,维拉议事会的权力就成了空中楼阁。或许安格班剩下的人会找到我,但是对此我就更不介意了。到那个时候,我计划的一切已经完成。” 


他看了一眼钟表屏幕上的数字,“确切来说,几个小时之后吧。这段时间看起来有点长,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但是和我一起等下去,Findaráto,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倾塌的景象。” 


“你想说的就是这些吗?”Finrod 轻声说。 


“这是什么意思?” 


金发年轻人的嘴唇动了动,但是他听不清对方的声音。他往前走了一步,看到 Finrod 的手指在衣袖里动了一下。 


剧烈的冲击和疼痛紧接着击中了他,像被棒球棍狠狠敲在脊背上。他的手指失去了力气,枪从手中滑落,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他想到警用手枪平庸的综合性能里就是安全性特别突出,即使这样也不会走火;这个无谓念头闪过的同时,他的视野也旋转起来,身躯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他模模糊糊地看到 Finrod 朝他走近,先是把枪踢到一边,接着俯身拉起他的一只手腕。随即是金属扣合的咔嗒一声,金发的年轻人拿了他自己的手铐,扣在他的手腕上。然后 Finrod 把他架起来,像拖着一只麻袋一样拖过地板,拉到桌子旁边,用手铐中间的细链在桌腿上绕了一圈,最后把他的另一只手一起铐在头顶上方,让他彻底被固定在那里。 


他用力喘着气,一时间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眩晕仍然没有消散。身体所有主要的肌肉群都陷入麻痹,使他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只能任人摆布。过了一会儿,麻木感终于消除了一点,让他能够略微抬起头,尽管下颌仍然僵硬疼痛。他的视线慢慢聚焦在 Finrod 身上,正好看到对方的手伸到他颈后,拨开他的头发,把一个什么东西取下来。 


“电击枪的导向器。”注意到他的目光,Finrod 把手上的小装置举到他面前。“只能用一次,不过一次就够了。” 


他看着那个东西,认出是警局的人转运在押嫌犯时常用的,电击枪启动的时候会在枪口和特殊材料制成的贴片之间形成高压电弧,可以延长有效射程。贴片另一面大概是涂有少量的麻醉剂,可以在附着在皮肤上的时候让人感觉不到。 


“是…… 什么时候?”他抬起眼睛。 


“刚才。”Finrod 想了想,“……床上。” 


Curufin 想要冷笑,但是因为嘴唇的麻痹,显得更像是唇角的扭曲。“倒是学会留后手了啊。” 


“如果说我自三年前以来学会了什么,”Finrod 短促地笑了一下,“那就是…… 对你不留后手是会吃亏的,Curvo。” 


“你把我当作什么了—— 同事、床伴、对手,或者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 Finrod 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什么感觉。我知道的不过是…… 只有你,Curvo,只有你总是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他站起来退后了一步,低头看着 Curufin。“你可以恨我,但是没有理由指责我。对你做这种事不会让我感到良心不安,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足够你上好几次审判席了。” 


“你会把我送上去么?” 


“不。” 


Finrod 考虑了片刻,然后把手铐的钥匙扔进公文包里那个类似保险箱的夹层里面,关上以后设置了一下密码锁,最后整个踢到 Curufin 身边。 


“三个小时以后它就会打开。”他的声音很轻,Curufin 只能勉强听见。“离开这里,向北到 Alqualondë 去。那里还有走私盛行时期留下来的船只,只要出足够的价钱,应该能找到愿意带你渡过海峡的人…… 大陆上虽然还是一片战争留下的废墟,但也有些适宜居住的地方。我听说就在海峡对面沿岸有一些小渔村,日落的时候可以看着晚霞听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如果你留在这里,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那么你呢?” 


“我会去找 Sauron。我会告诉他这些情况,然后无论他相不相信,我会试着阻止他。” 


“你不是他的对手,这次你一定会死。” 


“或许吧。”Finrod 说,看起来有些茫然,“每个人都会死的。” 


“用不着装出这种满不在乎的样子,你分明就害怕得不行。”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时候。” 


“这值得吗?” 


“你所做的这些又值得吗?” 


Curufin 没有回答,Finrod 看着他,也没有追问下去。他走近 Curufin 身边,朝他俯下身。 


“其实我们才像是两个猜疑症患者吧?”他低声说,“从见面的一刻起就在互相提防,互相猜忌。但是这些其实都毫无意义,因为我无法让你改变你的想法,而你也一样。我们各自坚持的东西让我们拥有可以预测的轨迹,成为 Ilúvatar 系统手中的两枚棋子。这就是…… 命运吗。” 


他伸手覆在 Curufin 的眼睛上,让他眼前陷入一片黑暗。“我很抱歉。”他低声说。 


“这句话你至少应该看着我说。” 


Finrod 没有开口。 


“看着我,Findaráto。你有本事就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仍然没有回应,然后柔软的嘴唇压在了他的唇上。在那个温柔、缱绻、竭尽全力的吻里,他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对方指缝间渗下来,沾湿了他的眼眶。 


他的视野重新清晰起来时,看到 Finrod 已经走到门边,拉开了门。楼梯间里的灯光从他身前照进来,他在那里停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就要走出去。 


“还有一件事你弄错了。”Curufin 对着他的背影说。 


金发的年轻人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等着他说下去。 


“Ilúvatar 系统认为你可以阻止我,不是因为你了解我。是因为我爱你。” 


Finrod 站在原地,灯光映着他的背影一动不动。然后他低声说: 


“再见,Curufinwë。” 


门在他身后关上,房间里重新暗了下来,但是仿佛比早先反而明亮了些。Curufin 望向窗外,看到低垂的浓密云层反射着城市的灯光,半空中似乎有细碎的银屑从云层间飘落,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正纷纷扬扬地下着。 



—tbc--- 

2016-5-2 v6



评论(19)
热度(30)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