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26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这是…… 鱼食?” 


“鱼食。” 


Finrod 从宠物用品店出来的时候 Curufin 以狐疑的目光注视他手上提着的袋子,但他似乎没有多加解释的意图,只是坐回副驾驶座上,重新扣好安全带。直到他们在提里安大学南门附近停下,穿过停车场往校园里走的时候他才说: 


“Arafinwë 喜欢养鱼—— 也喜欢不少别的东西,但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收集他已经有很多了,也用不着别人送,所以我一般只买点这些。” 


“我听说养鱼的人一般都会自己调配鱼食的成分。”Curufin 说,瞟了一眼他手里袋子的包装。 


“有些人是这样,但他其实不大在乎…… 死了就再养一批。” 


Curufin 皱起眉。“他就是这样,”Finrod 笑起来,“对很多事情都有兴趣,但事实上都不怎么在乎,或许哲学家都是这样吧。” 


这是他们三天里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但进来的方向和上次不大一样,提里安大学的自然科学和工程院系在校园西北边,人文和社会科学则在东南。这一带没有那么多教学楼和实验室,人流也比较稀疏,Curufin 对附近算不上熟悉,只能跟着 Finrod 往前走,和那些三三两两迎面而来的学生不断擦肩而过,穿过草地走进一片树林,踏过架在林间小溪上的木桥。连日下着雨,底下水位很高,冰冷略带浑浊的溪水喧哗地冲刷过卵石和溪岸边的青苔。过桥继续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树林深处走,林木掩映间现出一栋木屋,看上去至少有和这些树差不多大的年龄了。 


“这不是哲学系的主系馆,只是刚好归他们所有的一栋房子。”金发的年轻人解释道,“有时候学生在这里上讨论课,但是大多数时候空着,他就把办公室搬了过来,觉得比较安静—— 反正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别人也不大管他。以前我跟着他写论文的时候,常常整日在这里聊天。” 


他走上木屋门前的石阶,推开门做了个先请的手势。Curufin 走进去,意识到这里面比他按照房子外表想象的更舒服,起居室里壁炉燃着,跳动的橘红色火苗驱散了 

屋外的寒意。壁炉前面放着几张看起来很柔软的扶手椅和座垫,四周的墙上悬着相框和装裱起来的证书,还有一些油画和挂毯。但是 Finrod 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直接走向房间另一侧的木楼梯,领着他爬上二楼。 


他停在右手边的一扇木门前,敲了敲门。Curufin 听到屋里传来响动,一个声音说:“进来,Findaráto。” 


Finrod 推开门,男人正从书桌前站起来迎接他们。他的个头比他们都高,金褐色的头发里已经掺了不少银丝,但大概是因为眼神和姿态的缘故,看起来还是比同龄人要年轻一些。房间里除了桌子和他站的地方之外原本还有不少空间,然而都已被占得满满当当,靠着其中一面墙立着一个严重溢出的书架,放不下的外文大部头一直堆到地板上,另外两面墙边都放着玻璃箱。其中一个是鱼缸,接着过滤器,里面漂浮着水草和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另一个却一时间看不出是什么,里面似乎有一大堆土。 


Curufin 眯着眼睛,试图辨认里面的东西,眼角余光看到 Finrod 恭敬地低下头,“教授。” 


“别这样叫我。”Finarfin 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他手里接过袋子。“终于想起过来看我了?还带着——嗯——” 


男人的目光朝他投过来。“Curufinwë Atarinkë,”他说,“我也是提里安大学的毕业生,现在是‘Agents of Ilúvatar’的成员。” 


“我们认识很久了。”Finrod 说,“当我还在 N 组的时候一直是同事。他是 Fëanáro 的学生。” 


“原来如此。”Finarfin 笑了笑,打量着他,“坐吧。” 


他拨开地上的一些书,拖过来两张椅子。Curufin 仍然看着那个玻璃箱,终于忍不住问,“这个是什么?” 


“啊,这个。”男人往那边看了一眼,似乎因为被问起而感到愉快,“你走近一点儿。” 


他走到玻璃箱边上,弯下腰往里看。这时隔着透明的箱壁,他可以看到那堆土里面有无数纵横交错的沟壑,连通着一些大小不一的空腔,许多棕色的蚂蚁在里面爬动。 


“这是…… 蚁穴?” 


“没错,”Finarfin 说,“从野外挖回来的,因为要养在这里的缘故,不得不控制规模,不然还可以养得更大些。” 


他听起来像是感到相当遗憾,Curufin 点了点头,决定不去问从一开始为什么要把一个蚁穴养在办公室里。“看起来很不错。” 


“虽然本行是现代哲学,但我这几年对进化生物学方面的理论非常感兴趣。”仿佛明白他在想什么,Finarfin 说,“自组织、从无序到有序的演进、所谓‘智慧’的涌现—— 而这些都可以从这种小小的昆虫群体身上观察到,我们的前辈已经从它们身上学会了许多东西。” 


他走到玻璃箱前面,站在 Curufin 身边。“这种昆虫的大脑里只有大约二十五万个神经元—— 顺便一提,人脑里这个数目大概是一千亿。这么小的脑子做不了多少事情,放下触角,抬起触角,然后判断一下触角上传来的是什么气味,差不多就是这样而已。但是在所有蚂蚁共同活动的时候,整个蚁群的行为模式就会迅速变得复杂。” 


他从旁边的袋子里抓了一小把饲料(Curufin 注意到那很像 Finrod 买的鱼食),打开玻璃箱顶上的一个盖子,扔到一条蚂蚁挖出来的通路上。几只路过的工蚁被挡住了去路,抬起触角往饲料上碰了一下,在原地犹豫了一秒钟,然后转身开始匆匆往回赶。 


“这些工蚁遵循的规则非常简单。如果面前道路上,或者遇到同伴触角上的特定气味浓度超过阈值,就走上去;反之就避开。这是第一条规则;它们留下气味的浓度总是随时间而衰减,这是第二条。仅仅两条规则就足以构成一个有效的正反馈系统,比如在发现食物的时候,蚁群的劳动力可以迅速汇集到需要的地方。” 


他向蚁箱里示意,那些往回赶的工蚁遇上了更多的同伴,现在那里已经有了一条由蚂蚁构成的小径,饲料开始被它们举在头顶上往回搬运。 


“如果把整个蚁穴看成一个生命体,那么从它诞生,也就是蚁后产下第一批工蚁的时刻起,这个生命就开始不断发展演进,从一个小小的洞穴开始,到拥有自己的城市、社会系统和劳动力分工。而秩序的出现却并不是依靠外来力量的作用,而是蚂蚁个体的简单行为相互作用的结果。这也是‘Agent based modeling’的基本原则之一—— 复杂系统中涌现的特性,都是由极为简单的规则导出。” 


Curufin 微微一怔,Fëanor 说过的话一时间回响在他的脑子里,许多思绪一闪而过。他本能地想接上话题,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把快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明白了,确实非常有趣。”他说,心不在焉地补了一句,“养鱼也是为了观察类似的现象吗?” 


“养鱼?”Finarfin 看着他,像是有些惊讶,“不…… 养鱼就只是因为喜欢养鱼而已。” 


他回到书桌前,在 Finrod 对面坐下。Curufin 跟着坐在最后一张空着的椅子上之后他问,“你说有些问题想问我,Findaráto,是什么事情?” 


“算不上成熟的问题,一些想法,或者说是猜想吧。”Finrod 笑了笑,“不过首先我得完成别人委托的事情—— Elu Thingol 阁下让我代他问候您。” 


“……他?”Finarfin 微微睁大眼睛,随后也笑起来,“是这样啊,难为他还记得…… 你见到他了?” 


“是的,因为工作的缘故,最近到多瑞亚斯走了一趟。” 


“什么工作把你带到那边去了?” 


Finrod 只是看着他,过了几秒钟,Finarfin 做了个手势,“知道了—— 你不用说。” 


“抱歉。”Finrod 说,“我不得不保密的事情已经太多了…… 不过也是在对付这些事的时候,这个问题才真正在我脑子里成形。” 


他看着对面的人,“但是还得先确认一下—— 我们都认可我将要说的这些都是基于假设,与现实中的任何事物无关,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 


“好的,那么让我们先假设有一个人工智能。” 


“假设有一个人工智能。”Finarfin 应道,眨了眨眼睛。 


“假设这个人工智能拥有很强的思维能力—— 它能够独立地思考、判断、选择,也就是说已经很像一个真正的生命,几乎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了。那么这个人工智能也会像真正的生命一样进化吗?” 


“我想是的。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命,无论自然的还是人造的,都在经历持续的进化,甚至可以说演化的能力就是将生命区别于无生命物的标志之一。” 


“那么按照进化生物学的原理,自然界生物演化的动力是生存压力和自然选择—— 那些最出色的个体能够获得生存所需的资源,从而存活下来,并且将自己的基因传递到下一代。但是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它没有这样的生存压力,这样的存在要如何得到进化的动力呢?” 


Finarfin 思考了几秒钟。“人工智能是人类创造的产物,”他说,“它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达成人类希望它完成的目标,而来自控制者的反馈和调整就是它进化的方式。” 


“如果已经没有人给它这样的反馈了呢?如果已经没有人能够控制这个人工智能,它现在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那么它只能继续当初由创造者设定的目标了,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不断比较自己现有表现与设定目标之间的差距,从而调整自身的行为模式。”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合适的用词,“而一旦达到了这个目标,它就不再有持续进化的必要。或许可以说,它的生命实际上到这里就结束了,存在的状态归于静止,从此只是自身的一个不断回响的残影。” 


“是这样吗,”Finrod 垂下目光,沉默了一会儿,“但如果是一个有自己意志的生命,它大概也不希望就此终结吧。” 


“或许吧,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除非……” 


金褐头发的男人把目光投向窗外,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了片刻,窗外天光映得他的剪影像一尊雕像。然后他转回视线: 


“除非它能够利用进化中的另一个要素—— 生存竞争,来自外界的威胁能够提供进化的动力。” 


“但是作为现有—— 或者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人工智能,它已经没有敌人了,没有什么能威胁到它。这种时候它要怎么做呢?” 


Finarfin 看着金发的年轻人,细小的亮光在那双蓝色眼睛的深处闪烁着。“还真是苛刻的条件啊,像你以前问过我的那些问题一样。”他评论道,“不过我喜欢有严格约束的问题,这些条件能促进思考。” 


他想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在房间内剩下不大的空间里来回踱步。另外两个人都没有动,安静地等他思考,他脚下带起的风掀动摊在地上的书页,泛黄的纸张上墨水已经开始褪色,字母变得有些潦草难认。 


“还是举一个生物界的例子吧。”最后他说,停下了脚步,“从前有一些生物学家在北美洲西部发现了一种羚羊,叉角羚,它们奔跑的速度非常快,可以达到每小时接近一百公里,差不多是高速公路上行驶汽车的速度。 


“他们为这种动物惊叹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这种羚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天敌了。那里速度最快的肉食动物只能达到它时速的一半,也就是说,它其实根本没必要跑得这么快。 


“为什么会有这种无意义的进化呢—— 后来他们终于从化石记录中发现,这片地区曾经生活着一种猎豹,只有它们可以追上叉角羚的速度。但是这种猎豹在一万年前就已经灭绝了。也就是说,这一万年来,这种羚羊一直在为了躲避不存在的掠食者的鬼魂而奔跑。”* 


“一种有猜疑症的羚羊。”Curufin 说。 


“一种有猜疑症的羚羊,”Finarfin 重复了一次,似乎觉得很有趣,“不错,我喜欢这个说法。” 


他重新在 Finrod 对面坐下,“对于你描述的情况,我只能提出这种猜想了—— 如果没有来自外界的威胁,那么这个人工智能只能主动引进风险,创造自己的敌人,来促进自身的进化…… 如果它真的拥有这样强大的智慧。” 


“确实是需要深刻智慧的一件事啊。”Finrod 说,“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人工智能,不知道人们对它应该是怎样的态度——  或许已经不能再以创造者的心态自居,而更多的是敬畏了吧。” 


“在这样的人工智能眼里,人类社会大概和一个蚁穴也没有什么区别吧。”Finarfin 说,目光投向那个蚁箱。Curufin 朝那边看了一眼,不多的饲料早已被蚂蚁们搬走,蚁群又恢复了平静。 


他听着另外两个人接着聊了一会儿,但是话题已经转开,Finrod 似乎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没有再追问什么。他大概也不想留得太久,很快就起身告别,Finarfin 把他们送到门口。 


“Findaráto,”他说,“我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什么事,但是……” 


“我知道,”Finrod 说,“我会多加小心。” 


“我不是想说让你保重,”意外的是 Finarfin 说,“当然了,我是这样希望的—— 但我想说的是,希望你不要再犹疑,不要对自己的选择产生动摇。” 


Finrod 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但是男人只是回望着,挤了挤眼睛。“再见。”他说,短暂地拥抱了金发的年轻人。 



—tbc--- 

2016-4-24 v6


*案例引自一本进化生物学相关著作,然而是多年前在图书馆看到的现在记不起书名了……。 



评论(2)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