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25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Finrod 第三次端咖啡过来的时候 Curufin 从屏幕前面抬起头,靠在椅背上活动了一下咔咔作响的颈椎,然后开始放松过度疲劳的手指。“不用了。”他朝对方示意,“已经基本上完成,现在只是在测试。如果不报错的话,放着它在这里就可以。” 


金发的年轻人靠在书桌上,低头看着屏幕,然后又有些担忧地望向他。“你确定这个方案有足够的成功率?”他问,“算起来我们只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时了,在明天的这个时候之前,就是按照估算, Sauron 能够破解密文的时间。如果没有顺利得到坐标,事情就会很麻烦。” 


Curufin 点了点头,没有立刻回答,电子设备发出的亮光在眼前闪动,让他只觉得极为疲倦。他记不得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做过这么高强度的开发了,他们从多索尼安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中午,而现在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在此之间他几乎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过。早已不是大学那种能随便通宵赶代码的年纪,长时间的脑力劳动只能靠烟和咖啡因顶着,现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积了好几个烟头。 


“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没有谁可以,但我可以保证这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案。”Finrod 大概是看出他的状态,也没催他,于是他歇了一会儿才说下去。“我们已经知道了 Sauron 所用的一个加密通信指纹,如果愿意,可以找到上一次通信时所在的地点—— 但那是在六天之前,对此刻的情况没有帮助。如果他不再使用这个通信证书,我们就无法定位他的物理位置。 


“但是 Sauron 不可能只有这一个通信端口:他有一整个组织需要打理,对他来说合理的方式应该是用不同的端口与不同的对象通信。利用已有的这个样本,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他的其它这些端口。” 


“用什么方法?” 


“模式识别,我的算法会在整个网络通讯流中搜索活动模式最为相似的数字指纹,一旦找到之后会尝试向它们发送信息,然后根据反应作进一步的筛选,最后找出可能性最大的对象。” 


“但如果是这样,你找到的既可能是 Sauron 使用的端口,也可能是与他通信的其他人。” 


“是的,所以我写的机器人程序会试图劫持它们,然后像爬虫一样去探测与它们联系过的其它节点。”他抬起眼睛,略为勾起嘴角,“当然不指望能靠这个攻破 Sauron 的防火墙—— 但如果这样,我们至少有可疑的目标了。” 


Finrod 轻轻点头,看起来仍然有些怀疑。“要这样做,你首先需要与目标端口建立联系。”他说,“有什么理由能确保他会接收你的通信?” 


“用 Lúthien 的数字签名。如果他们之间有过协议,他应该至少会接收来自她的信息…… 虽然她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提里安城,”他略带讥讽地笑了笑,“可能连孩子都有了。” 


Finrod 像是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终于也露出一个微笑。“原来如此,所以到了这一步就不再是黑客技术,而是——” 


“社会工程学。”他说,“没错。” 


金发的年轻人垂下眼睛,换了个姿势,仍然靠在桌沿上。“那么如果找到了可能的坐标,你准备怎么做?” 


“没什么特别的,通知议事会,然后转交给警方,就行了。” 


这次 Finrod 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他的回答会这么简单。“就这样?” 


“就这样—— 或者你还想做什么?我得到的任务只是找到 Sauron 的所在地,然后把剩下的交给他们…… 我想给你的委托也是一样吧。” 


“……没错。”Finrod 想了几秒钟,才慢慢地回答,“确实,只要找到了 Sauron 的踪迹,我的委托就完成了,理论上来说,我这就可以拿着支票回去。” 


他重新抬起目光,看向 Curufin,“那么你呢,结束了这个任务,你准备做什么?” 


这次轮到 Curufin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意识到自己同样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Finrod 搭在桌沿上的手离他的只有几寸,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 


“不知道,”他说,“先确定能顺利完成这件事再说吧。” 


Finrod 看了他一会儿,目光里带着某种仿佛意味深长的东西,然后笑起来。“是啊。”他说,“现在你去休息吧,这里由我来看着。” 


Curufin 犹豫了片刻,没有拒绝。“你不用一直守着它,”他说,“如果有什么发现,它会发出提示,虽然如果你对我的算法有怀疑,可以自己测试一下。” 


“在你和我写的代码之间,我肯定会优先怀疑我自己的。”Finrod 笑着,俯身拍了拍他,“去睡吧。” 



---- 

但是尽管疲倦,Curufin 却一直睡得不沉,被繁杂无章的梦境缠绕。支离破碎的画面侵入他的意识,高墙、小巷和阴霾的天空,他看到年幼的自己在巷子里奔跑,有人发出咒骂,有人大声说着什么,拉住他的手,还有一双灰色的、熟悉的眼睛。然后他看到了眼睛的主人,只是背对着他,伏在佛明诺斯的实验台上,枕骨下方有一个弹孔,黑红的血混着脑浆从他的头颅下方流出来,浸透了桌上白色的稿纸。他朝那个身影走近,已经死去的人忽然抬起身子,回头看着他—— 他看到那双眼睛变成了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鲜血如红泪从眼角滑下。随后那张脸开始扭曲变幻,化成了 Sauron 的脸,朝着他发出嘲讽的冷笑。他抬起手,发现手里多了一把枪—— 一把左轮,他抬高枪口,扣动扳机,子弹射入的地方化成了烟雾,一切都开始融化消散,落入茫茫的、充满声音和躁动的黑暗里面。 


他挣扎着醒来,本能地想伸手,像前两天夜里一样搂住身边温暖的躯体,但此时床的另一侧是空的, Finrod 不在那里。 


苍白的晨曦从窗帘缝里透进来,时间应该还挺早,他披衣起床,走到起居室,看到书桌上电脑的屏幕还亮着,他的程序仍然在持续运行,不时跳出一行新的提示信息。烟灰缸里又多了几个烟头,Finrod 伏在桌上,看上去睡着了,姿势一时间让他想起了梦里的景象。他摇了摇头,把那画面驱赶出去,然后才想起夜里半睡半醒的时候曾经睁开眼睛,透过卧室半掩的门看到金发年轻人坐在桌前,拿了他剩下的半包烟在抽,烟头的红点一闪一灭。那时他本来还想起来叫对方过去睡,但是还没做到就又被拉入了睡眠的深渊。 


他站在 Finrod 身后看着对方,一截手腕从年轻人枕在脑袋下面的衬衫袖子里露出来,他的手边不远处还有一些药瓶,此前在 Curufin 写代码的时候他回了自己的公寓一趟,把一些个人物品带到了这里。Curufin 从肩上取下外套,想披在他身上,但是衣物触到肩头的时候 Finrod 就醒了,仍然趴在桌上抬起脸,迷迷糊糊地看他。 


“Curvo。”他带着睡意说。 


“你一直没睡?”Curufin 皱起眉,“我说了不用守着它。” 


“我没有一直守着它。”Finrod 坐直身子,伸展了一下身躯,发出像伸懒腰的猫一样的声音。“我也没动你的程序,只是在想…… 一些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你在想什么?” 


Finrod 没有立刻回答,转过头去看屏幕。“离得出结果还有多久?” 


“不好说。”他过去检查了一下,“已经发现了几百个可疑的目标,但还没有一个的判断置信度超过设定的阈值。现在这不仅仅取决于我们,还依赖于这些目标的活动,他们与机器人程序进行的交互越多,我们判断的准确率就越大。” 


“那么如果我想请你陪我去见一个人…… 出去几个小时,这样没问题?” 


“应该没有。”Curufin 想了想,“这些程序都运行在服务器上,我们可以随时监测动态。你想去见谁?” 


Finrod 转回来看着他,Curufin 注意到他看起来和自己一样疲倦,但是那双眼睛闪着光,像是带着某种压抑的兴奋,还有一些更加难以解读的东西。 


“Arafinwë。”他笑了笑,“我有些问题想向他请教。” 



—tbc--- 

2016-4-23 v6




评论(2)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