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24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这一天他们出发的时间很早,到了多索尼安一带附近停车时才刚到早高峰的时段,马路另一侧车流和行人纷纷朝与他们相反的方向涌动。周边大抵是工薪阶层为主的社区,房子的间距比起他们来的地方相对窄些,房龄也更老。街区之间点缀着几座形状呆板的天主教堂,庭院里的喷泉早已干涸, 大理石的圣母像也因风吹日晒而剥蚀。 


“这里以前是我的两个同门,Angaráto 和 Ambaráto,负责的分区。”Finrod 说,“后来因为 Ambaráto 的一些缘故申请了调任,但是如果需要,他们应该还有些人脉。” 


“我想用不着。”Curufin 说,“我们已经知道 Beren 的住址,只要能进到他的房子里,别的都好说。” 


Finrod 点了点头。两个人沿街走了一会儿,Curufin 问,“所谓的‘一些缘故’是什么?” 


“他遇到了一次二级的系统危机,在那次事件里认识了一个女孩子。”Finrod 想了几秒钟,“后来他们分手了…… 她也住在这个城区,他可能觉得再碰见会有些尴尬。” 


Curufin 皱起鼻子,“他?……就因为这个?” 


“看起来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Finrod 笑了笑,“我能理解。” 


他转头看了 Curufin 一眼,“觉得不可思议吗?” 


“爱情的荒唐。”Curufin 耸了耸肩。“最近听说得已经够多了。” 


他们在街区尽头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是栋低层的公寓楼,红砖墙面上攀着枯萎了一半的爬山虎,一楼中央有楼梯通向上层。公寓楼前面的停车场里趴着几辆轿车,Curufin 扫了一眼,看到了经济型的福特和花冠,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一辆大众。因为提前联系过的缘故,公寓的管理员已经等在那里了,与他在电话里通过声音勾画出的形象基本一致,矮胖的中年女人,戴着浮夸的廉价珠宝,说话带点西班牙语口音。 


“警察?”她看着他们走近,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可能发生了什么,但未必是在这里。”Curufin 说,取出自己的 ID 在她眼前亮了一下,收回皮夹里面。 


“你们想知道什么?” 


“432 室的住户。他的租约签到什么时候?” 


“这我得看看。” 


她在自己平板电脑里搜索的速度让人焦躁,天气仍然阴冷,带着雨意的风从领口缝隙渗进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打起寒颤。Curufin 已经在脑中把她所有的首饰挖苦了一遍,她才抬起头: 


“ Beren  Erchamion,签到今年年底。他没有拖欠租金,也没有什么不良记录。我们这里的租户都是安分守己的公民,不会卷入什么犯罪活动——” 


“知道了,”他说,“带我们上去,你就可以回去了。” 


“你们想进住户的房间?”她说,“这个我们不能随意答应,而且必须提前通知他们。” 


“如果想看搜查令,我可以直接生成一张给你。”Curufin 说,“但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而且如果我们没有弄错,你现在应该也找不到他。” 


---- 

而眼前的情形表明他们确实没错,属于 Beren  Erchamion 的单元里没有人,所有的灯和窗子都关着。Finrod 站在起居室中央,沙发和墙角的储物架之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快速地作了个定位。 


“坐标核对无误,”他说,“按照城市监控系统的数据,最后一次记录到他的影像是在十一月十二日,开车从这里离开。” 


“也就是案发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带他去做过笔录以后。”Curufin 说,“去向是哪里?” 


“朝北面,七十二街的一个摄像头拍到了他的车牌,然后就没有记录了。”Finrod 摇了摇头,“应该早些注意到这个情况的。我们低估了这个人在这件事里的角色,假如早点跟 Thingol 和 Melian 取得联系,事情应该也会好些。” 


“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Curufin 说,往房间四处扫了一眼,然后走到书桌上的台式机前面,“看看我们在这里还能找到什么。” 


“你希望找到什么?”Finrod 问他。 


“Melian 在 Lúthien 的遗物中找到的是一个加密通讯的数字指纹,相当于一个人接入网络时使用的身份验证。”他说,打开电源,“我看了一下,是种很特别的算法,仿冒的可能性不高,但仍然无法排除被人冒用的可能性。然而如果在这里能找到十一月十一日晚上之后,任何一个时间点上这段信息传入的痕迹,就能验证她的猜想。” 


“你觉得 Lúthien 会在这段时间和 Beren 联系?” 


“不然还能有谁呢?这不是必然的,但是可能性最高。” 


电脑启动之后停在输入登录密码的界面,他在桌前坐下,从手提包里取出常用的工具盘,调出一个破解用的组件。这样的事情做得太多,已经提不起什么兴致,他一边敲键盘一边盯着书桌上方贴着的一张棒球队海报,试图数清投手脸上的雀斑,还没数完就听到登入时的提示音,然后进了欢迎界面。他随手按下组合键,把命令行终端调出来,然后换了个底色和字体。 


“你侵入别人的电脑还要改显示主题呢?”Finrod 在公寓里走了一圈,转回来站在他身后看着。 


“这可以提高速度。”Curufin 仰起头,抬眼向后看他,“太丑的字体影响工作效率。” 


“还真是黑客式的奇怪美学啊。” 


“我的师母就是个顶级的黑客—— 在她隐退之前,我现在的工具包里还有不少是基于她的作品开发的。” 


他从中调出其中一个,在面前的电脑上运行,屏幕上大片的设置文件内容立刻开始闪现。他看着那些跳动的数字和字母,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对面很快就接了起来,年轻的实习‘Agent’的声音。 


“前辈?” 


“Tyelpe,”他说,“昨天提到的事情准备了吗?” 


“按您说的做了。”Celebrimbor 说,“我这边已经申请了调用‘Arda’的计算资源,需要的工具也已经上线,随时都可以开始。” 


“很好。”Curufin 说,“我现在会把这台电脑的 MAC 码和其它验证信息传过去,那个数字指纹已经给你了,请你在案发以来提里安城所有的网络通信流中搜索,看看是否有从它的持有者发送到这个地址的通信。然后…… 不,事实上在此同时就把持有者其它的通信对象记录下来,把结果传给我们。” 


线路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只能听到敲击键盘和提示音不断弹出的声音,他把手机夹在耳边,静静等着。过了大概有一分钟,Celebrimbor 说:“您开一下远程连接。” 


他敲下按键,屏幕上随即弹出一个窗口,黑色的背景上无数的光点之间相互连结,构成了一张巨大繁复的网,相邻的节点之间不断有亮光一闪而逝,像萤火虫沿着轨道划过。而整个网络也在同时缓缓地变化、旋转,像是幽深天幕上不断变幻的星系。Finrod 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俯身去看屏幕,他把手机切换到扬声器模式,放到桌上让两个人都能听见。 


“这是提里安城内所有接入互联网的终端构成的网络。”Celebrimbor 的声音说,“每一次通讯的发送方、接收方和传输的信息都会被记录下来,存储在数据库里。我正在从现在的时间点开始回溯,这可能会花一些时间。” 


“大概需要多久?”Finrod 问。 


“我不知道。”年轻的‘Agent’犹豫了一下,“这里每一天的信息都是 PB 级别的数据量,原本是为了给 Ilúvatar 系统运行预测模型而收集,不是很容易搜索的。即使有超级计算机的资源可以调用,这也像是大海捞针,唯一好些的只是我们确定这根针是存在的…… 或者,是么?”他问,听起来有些不确定。 


“是个好问题。”Curufin 说,“等下去就知道了。” 


房间里沉默下来,他挂断了电话,另外开了一个通讯窗口和 Celebrimbor 联系。Finrod 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光点看了一阵子,最后大概也觉得有些无聊,坐在桌子上。 


“你刚才说 Nerdanel 夫人从前也是个黑客。”他想了想,找了个话题,“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在小圈子里流传挺广的一件事。”Curufin 说,“她当年在那个圈子里很活跃,被叫做‘雕塑家’,因为设计的工具在功能强大之余,又优美得不可思议—— 警方的人曾经想出高价买断源代码,被她拒绝了。后来有一次她抢了 Fëanáno 的目标,两个人从此对上,相互拆台了一段时间,最后终于定下来一对一的比试,就这样认识了。” 


“听起来也是浪漫得不可思议。”Finrod 说,眨了眨眼睛。 


“佛明诺斯实验室的防卫系统就是她设计的,在她离开之前从没有被攻破过。你知道 Makalaurë 在圈里被叫做‘歌者’,他的代码风格也是跟她学的…… 不过 Fëanáro 去世之前,就已经和她分开了。” 


“为什么?” 


“可以说是观念不合吧。”Curufin 想了想,“有时候即使兴趣和目标一致,理念相悖也就没有办法了。” 


“是关于什么的理念?”Finrod 问,似乎很感兴趣。 


“还能是什么呢?Fëanáro 所有的研究都是围绕着 Ilúvatar 系统,后期投入全部心力的工作就是为了找到能使人重新掌控这个人工智能的方法—— 这也是安格班会盯上他的原因。他事实上是个实干主义者,而不仅仅是理论家,他认为有些事情是应该被改变的,但她不这样想。” 


“她不觉得 Ilúvatar 系统的现状需要改变,而他这样认为?” 


Curufin 犹豫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她觉得他的野心太大,想要完成的事情过于危险。”他说,“她当时是这样说的——‘想掌控火焰的人,最后往往免不了会被灼伤。’” 


“火焰一样的野心……吗,”Finrod 轻声说,“确实,我一直在想——” 


他的声音忽然停下,在他身边的屏幕上,一个绿色的光点亮了起来,然后是另一个。两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凑近看过去。 


“找到了,”Celebrimbor 的声音,“在您给的时间窗口内这个数字指纹被使用过两次,具体时间是在十一月十二日凌晨,一点零五分和一点十一分。第一条信息的接收方就是您的这台电脑,而第二条……” 


他停顿了几秒,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随即窗口抖动了一下,弹出一张图片。 


“这是对方的数字签名。” 


图片的分辨率不高,一眼看去只是一些杂乱的数字和符号。Curufin 凑近去看,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复古风格的 ASCII 图形,这种样式他此前只在互联网史教材,以及一些最古老的留言板废墟里看到过。图像中央是一个圆形外框围绕的大写字母 A——一个世纪以前曾是安那其主义的象征,而在此时被安格班组织作为徽记使用的符号,其下则是一个签名: 


The Neuromancer.  *


片刻的沉默之后,Finrod 转过头,遇上了他的目光,轻声笑了笑。 


“就算是为了致敬也好,”他低声说,“这个起代号的方式未免也太没有创意了。” 



—tbc--- 

2016-4-23 v6



*William Gibson 作品的梗。特别喜欢这个 paro 觉得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 




评论
热度(18)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