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Finrod/Curufin】【Túrin/Beleg】Paranoia 20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19



- 有一点不大看得出来的弓盔

- 虽然理论上是副 cp,但是在这之后似乎就没有多少弓盔的戏份了…… 大概会有一个番外。



Curufin 越过少年的肩头看向他背后,Finrod 正挣扎着爬起来,他的 ‘Python’ 躺在几步开外的地上。他支撑起身躯,抹掉唇角的血。


少年拧腰发力,荡开他的刀锋。“你太不专心了。”他冷冷地说。


袭向面门的一刀逼得他后退,侧身闪向机箱后面。下一刀紧随而至,砍进箱体的金属表面发出扑的一声,像戳穿一只旧纸箱。刀刃拔出的时候里面不知是什么东西短路了,红色和橙黄的火花四溅。两排机架之间的空间本就狭窄,几个回合下来倒有一多半主机被波及,电线和零件散了一地。


“如果你的脑子能装下比砍人更多的东西——” 两个人隔着最后一个机箱相对,他挑起眉毛,“就该想到你毁掉的这些处理器值多少钱。”


他的左手抓到一片摇摇欲坠的金属板,顺势把它掰了下来。机箱被猛地踢开,他将手中的东西当作盾牌挡在身前,少年的下一刀刺入金属板中央,没入足有几寸。他手臂猛地一翻,绞住对方拔刀的去势,同时逼向对手身边,目标是他持刀的右手。少年侧身闪躲,手腕一抖,将金属板几乎划成两半。两人的动作撞到了另一个机架,灰尘纷纷扬扬地飘起。


他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惊讶,短暂的交手足以让他判断对方的水准,那与昨天遭遇的袭击者不同,绝对是专业级别训练的产物。他不知道这样一个对手为什么会潜伏在这里,还有那把刀——


黑色的,和挂在阴暗的军火铺墙角那把如出一源的刀。


“你是多瑞亚斯的人。”他脱口而出。


少年的眼神微微一闪,身形欺近,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像被一把旋转的铁锤正面敲中,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摔出去。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分神,这只是让他露出破绽,而对方却不因被说出身份而显出顾忌。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像一只年轻的狼,还未完全长成,但却阴冷凶狠,每一个行动都干脆果决。


但是现在想这些已经迟了,他的后背撞在机架上,身体原本还没从昨天打斗的透支中恢复,剧震之下胸口又是一阵钝痛,血腥味顿时从喉咙里涌上来。少年再起一脚踢中他的右腕,他握不住匕首,只能听它铮然一声落地。


漆黑的刀抵住了他的咽喉。他压低视线往下看,刀锋显得有些异样地迟钝,以至于暗淡无光,但他不怀疑它能在最轻的压力之下切开他的皮肤。那是把饮过许多人鲜血的刀,他看得出来,并且它渴求更多。


但它没有切下去,因为他们同时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在他们身后 Finrod 终于拾起了他的左轮手枪,指向少年背后。


“不要动。”他说,“放下你的武器,不然我会开枪。”


少年的眼睛微微斜向后方。“应该放下武器的是你。”他说,声音听不出波澜。


像是回应他的话,在金发年轻人的前额上,一个红色的光点忽然亮了起来。本能的危险感觉让 Curufin 屏住呼吸,他看不出它的来源,但却瞬间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短暂的一瞬静默,Finrod 手中的枪口指向杀手的后脑,狙击步枪激光瞄准器射出的光线落在他的额头上。


“不要动。”少年淡淡地说,“你开枪的同时,'强弓’的狙击步枪子弹也会打爆你的头。”


Finrod 微微一怔,眼神转向 Curufin。两人的视线对了一下,他的目光转回少年身上,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


“我熟悉这一带,附近没有合适的掩蔽点。”他慢慢地说,“要以这个角度从窗口射入,你的搭档最可能是在那座钟楼上,至少在一千五百米外,弹道漂移会加大误差的风险。”


“Beleg Cúthalion从未在长距离狙击中失手。”


“但这救不了你。”


“你们两人都会死,我只是一个。”


“我们两个换多瑞亚斯的一个高级杀手,好像也不是很亏。”Finrod笑了,Curufin感到刀刃在他颈间下陷了一毫米。只是蚊子叮咬一样的刺痛,却能感觉到皮肤裂开,殷红的血丝沿着刀锋渗出来。


“但我们不是来杀人的,我想你也不是。”他接着说,“我说得对吗?”


少年没有回答,从 Curufin 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紧抿嘴唇,像是根本不觉得有开口的必要。


“或者你有不同的意见?”他微微抬起目光,“Cúthalion 先生,你能听见吧。”


沉默持续了几秒钟,然后一个陌生的男声在房间里响起。


“是的,我能听见。”


Curufin 意识到声音竟然是来自他口袋里的那个玩具机器人。他垂下目光,隔着布料可以看见它头部的红灯又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他的手稍为动了动,立刻被脖子上的压力阻止。


“我们是安格班的敌人,对多瑞亚斯没有恶意。” Finrod 说,“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查明 Tinúviel 教授的谋杀案,‘灰袍’ 应该已经知道了。”


“他知道,而他不想再看到有人干预这件事情。这是他的原话:‘即使维拉亲至,也别想插手多瑞亚斯的事。’”


“我们不想干涉多瑞亚斯的事务。但是这件事关系重大,时间所剩无多,一旦错过时机,有些后果就再无法挽回了。”


“你们想从多瑞亚斯得到什么?”男人问,声音平静,似乎并未被勾起兴趣。


“或许是情报,或许是证据,或许什么都没有。”Finrod 想了想,“可以谈谈吗?”


对方没有考虑太久。“放下你的武器。”


Finrod 后退了一步,垂下手中的枪口。Curufin 抬起眼睛盯着他,但他没有看向这边,只是慢慢俯身将手枪放在地上,然后站直身子,举起双手示意。那个红点稳定地追随着他的动作,始终落在他额前,直到他站定的一刻才悄无声息地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Túrin。”男人的声音说。


少年没有回答,但 Curufin 能感觉到对方又看了他一眼,随后刀刃从他的脖子上移开。终于能自由呼吸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少年归刀入鞘,走到窗边,抱着双臂靠在窗台上。


“不要走开。”男人的声音说,“在那里等我。”


他出现所用的时间比他们想象的更短,尤其是考虑到此时这种气氛给人的感觉之后。三个人站成一个差不多等边的三角,没有人说话,也没怎么动,刻意维持着脆弱的均势。刚才扬起的灰尘慢慢落下,如同什么沉重的东西积淀在空气里。


但是这个人进来的时候就像是初春细雨渗入冰封的土地,将空气中的张力无声无息地化解,他一步步走到三角形中心的位置,步伐不紧不慢,极为稳定。这是个瘦高的青年,银灰色头发,戴着一副细框眼镜,背着一个琴盒模样的黑色匣子。Curufin 想到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沿路的行人想必会把他当作音乐学院的老师,刚刚结束指导学生的练习。


“幸会。”他开口的时候首先朝着 Finrod 的方向,“能不能请你报上姓名?”


“Findaráto Ingoldo。”Finrod 笑了笑,朝他伸出右手,“我们见过的,Cúthalion 先生。”


“是么?”青年露出些许惊讶的神色,但还是伸出手去。他的手修长干净,骨节分明,Curufin 可以想象那些手指扣动扳机的样子,想必不会有一丝颤抖。


“好几年前了。”Finrod 说,“是为了调解一次领地纠纷,当时那块地方名义上在我的组负责范围之内,‘灰袍’又和我的老师是旧识,于是让我去做了第三方的见证人。你大概没有注意到我,但我的印象很深。那还是…… 多尔露明没有被吞并,Húrin 还在世时的事了。*”


他的声音不大,靠在墙边的少年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猛然转过头,仿佛那是击槌一下敲在钢琴弦上。“多尔露明?”他问,瞪大眼睛,“你见过——”


Finrod 看向他,也有点惊讶。他认真看了少年的脸一会儿,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来如此,你们挺像的。”


少年看了他几秒钟,忽然展颜一笑,“他们说我更像我的母亲。”


他的笑容显出一种与此前的样子截然不同的明快,Curufin 这时才注意到他其实相当英俊,只是一直被不合于年龄的阴沉掩盖了几分:仅仅是当名为 Beleg 的这个青年走进来时,那种沉默锐利的气息才悄无声息地淡去。像利刃归鞘,敛去锋芒,他变得更像一个这种年纪的普通少年。Beleg 朝他笑了笑,然后转向 Curufin,做了个手势示意。


“想法不错。”他把那个玩具机器人掏出来的时候说。


“我们受 Thingol 阁下的指示,这几天一直守在这里。”青年接在手中,小心地将它的八条腿折叠起来。“所以在这里面放了监视器,你们来得有点突然,如果早些说明来意,原本没必要动手的。”


Curufin 朝少年的方向扫了一眼,“如果你的手下能留出这种…… 说明的时间。”


“Túrin 是我的同伴,我们如同兄弟。”Beleg 说。“如果造成了不必要的误会,我愿意替他道歉。”


“没有。”Finrod 摇了摇头,“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的幸运,能遇到多瑞亚斯的成员。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


“如果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恐怕是要失望了。”青年转向他,“我个人不想拒绝提供帮助,但是 Thingol 阁下并不希望让任何势力卷入这件事,无论对方是警察、地下组织,还是——” 他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一扫,“维拉议事会的‘Agent’。”


“我们与这件事的纠葛早已开始,而且可能比你们所知的更多。”Finrod 说,“‘灰袍’可以拒绝我们,但他或许永远也不能知道他女儿被杀的真相了。”


Beleg 看着他,两个人沉默地对视,谁都没有退避。


“或许我们可以听听你们所知的消息。”青年说,“但是首先,请告诉我你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是这样的。”Finrod 说,“我们想见见‘灰袍’和’王后’。”



—tbc---

2016-4-3 v6



*宝钻中提到 Finrod 向 Thingol 为 Haleth 的族人求得居住在 Brethil 的权利,条件是由他们守卫 Crossings of Taeglin。另一个版本( HoME5,  Quenta Silmarillion)中骤火之战前后 Húrin 曾经在 Haleth(此时还是 Haleth the Hunter)的族人中间居住,并一同参与保卫 Brethi 的战役。以及托老似乎考虑过设定 Húrin 认识(或者知道)Finrod(HoME11,The Wanderings of Húrin)。这里忽略时间线和版本区别地用了一下梗。



评论(1)
热度(26)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