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9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17  18



第二天早上 Curufin 醒来,觉得浑身酸痛,像宿醉躺在柏油马路上,又被压路机从里到外地碾了几回。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不得不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等待记忆的碎片自己拼凑起来。不久记忆终于走到了昨天发生的最后一件事情,他微微一惊,抬起身子往旁边摸了一把。那一侧的床是空的,但还残留一些温度,随后他注意到了厨房里的响动。


他起身披了衣服走过去,Finrod 正在那里磨咖啡豆,穿着他的一件旧衬衫,袖子长了些,松松地挽在小臂上。“你的阿拉比卡豆有点受潮,所以我先拿出来磨了。”他转过头笑了笑,“希望你不介意。”


“看来我还得感谢你帮我整理橱柜啊。”


“借你的地方睡了一晚上,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旁边吐司机发出咔嗒一响,Finrod 转身过去把面包片夹出来,又拿了果酱和黄油,一起端到桌上。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看着他的背影让 Curufin 一时间有点恍惚,觉得仿佛过去三年的时间并不存在,这还是他们同居的时候,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早晨。但是当 Finrod开口时,这种感觉就迅速消失了。


“我在想如今的处境不大乐观。”他说,“按照 Ilúvatar 系统的预测,我们只剩下大概三天时间。但他们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我们前面,Boldog 死了,Thuringwethil 是最可能告诉我们什么的,但是她也死了。我们手上已经没有多少可抓的线。”


“如果按照 Ilúvatar 系统的预测,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它计划之中的一部分。”Curufin 说,给自己拿了一片吐司。“如果它认为我们能做到什么,那就是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


“这样说来我们只要坐在这里,等着 Sauron 主动上门交出 Silmaril 就可以了。”Finrod 笑了笑,“不,你知道这是个哲学意义上的悖论,‘系统’能够预测个体的行动,但正是人的行为让‘系统’的预测成为现实。如果俄狄浦斯王没有试图逃避他的命运,他身上的预言就不会实现。命运总是需要置身其中的人来完成的。”


“既然这样说,或许你已经有了什么打算?”


Finrod 没有立刻回答,起身去倒了两杯咖啡,把一杯放在他面前。“昨天你不在的时候,我和 Lúthien 身边的另外一些人谈过。”他想了想才说,“这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他们中的许多人,即使是她的学生,似乎都不大确定她真正的工作内容。他们说她为人温柔,鲜少与人争执,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明白她的研究成果。”


他抬起眉毛,朝 Curufin 投来一个眼神。“感觉和 Fëanáro 当年很不一样啊。” 


“可能吧。”Curufin 说,对接上这个话题没有多少兴趣。“如果像我们猜测的那样,她在研究所谓的 ‘Ghost’ 设备,那么她多半不想让别人知道。”


“就算是不想,有些事情也是很难完全隐瞒的。”Finrod 说,“存在过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


“但是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过这种痕迹。”


“那么或许是它们真的不存在,或许是我们寻找的方式不对。”Finrod 摇头,以一种让 Curufin 皱眉的方式把大勺覆盆子果酱浇在他的吐司上。“我在想,我们可以到她的实验室去看看。”


“提里安大学?”Curufin 说,“你期望找到什么?”


“我也还不能确定。”Finrod 说,垂下目光,“我知道那里已经被搜查过了,但是对我们来说不大一样,我们有不同的信息,或者说是…… 预设。”


Curufin 看着他,表情大概让他多少有点迟疑。“或者你有什么别的建议?”


“没什么。”Curufin 想了想,“就按照你说的吧。”



----

差不多一小时之后他们在提里安大学西门外面停了车,步行穿过校园。这里给人的感觉与往日没有多大分别,下过了一夜的雨,空气澄澈干净,枯黄的落叶静静躺在路旁的小水潭里。这片校园本身是战争期间所受破坏最少的区域之一,不少百余年历史的老建筑幸存下来留在战后兴建的楼房之间,透明的玻璃幕墙和灰白的花岗岩塔楼。他们从校门往里不远处的喷泉旁边走过,经过礼堂和图书馆,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宏伟建筑后面,塔楼顶端大钟的分针正缓缓移动。


“很久没过来了啊。”Finrod 低声说。


“我以为你挺怀念学生时代的。”


“算是吧,但有些东西也只有在怀念时是最好的。比如东门外面那家墨西哥菜。”


“那根本不能算是墨西哥菜,只能说是用类似原料做出来的迎合人们对墨西哥菜的想象的东西而已。”


“这或许不能否认,不过他们的玉米卷饼还是不错的。”


塔楼上准点的钟声响了,回荡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面,不远处的教学楼里开始有学生涌出来。“计算机科学系的系馆需要刷在校生或者职工的通行卡才能进去。”Curufin 说,“有准备吗?”


“昨天他们帮我弄了一张临时的。你这边怎样?”


“我有 ‘Agent’的权限就够了。”


校园的这一侧依山而建,他们需要爬上一段短而陡峭的坡道,才能接近那栋灰绿色方形的建筑。门口的灌木有些枯黄,但修剪得不错,中间插着一个禁止滑板的标志牌。两个人从侧门进去,沿着消防楼梯往下走到负一层。因为地势的关系,虽说是地下一层,从走廊一侧的窗户望出去还能看到地面和远处的房子,另一侧背靠着山坡。


“你在计算机科学系读了学位,以前你跟她熟吗?” Finrod 问。


“算不上。”Curufin 想了想,“那时候她还是个博士后,和我们现在差不多年纪。她也开过课,我没去上,Tyelko 选过。”


“应该很受欢迎吧。”


“原本是专业课,来听的人多到要换成公共课的教室。我敢说那些人里一多半连课程名字都看不懂,只是为了她而已。”


“毕竟被称为是 Fëanáro 之后最天才的年轻学者之一,人又漂亮,会受到关注也正常吧。我听说当时那些老教授挺高兴,觉得在 Fëanáro 离开去建他的佛明诺斯之后终于来了一个有希望和他比肩的人。”


“为什么今天总是提起 Fëanáro?”Curufin 问道。


“是么?” Finrod 微微怔了一下,“不知道啊,可能因为在想这些事。怎么了?”


“没什么。”Curufin 说。他其实不大确定 Finrod 在想的是什么,但也无从问起。像以往争吵的时候一样,他们在过了一夜之后默契地选择回避那些没能解决的问题——尽管谁都不会忘记,而是会记得清清楚楚,把它们当成再下次争吵时可翻的旧账中的另一笔。无论如何此时保持一定距离似乎是更好的选择,在他身体里面还隐隐作痛的时候。


“这里。”他说,拐进右边的走廊。这栋系馆也是在战前旧址上翻修的,里面走廊曲折盘绕,有如迷宫,大部分学生都有在其中迷路的经历。他沿着长廊走到接近尽头,在倒数第二扇门前面停下。门上贴着封条,他掏出小刀,随手划开。


“为什么要选这一层的房间?”Finrod 问,“看起来大多数办公室都在上面一层。”


“这其实是机房的控制室。”他朝隔壁的门示意。“最早建立这栋系馆时把计算机组都安置在地下一层,这只是个控制间,稍为布置了一下。后来大学建了新的超级计算中心,这已经不是主要的计算资源,但是仍然可以使用,所以一直没有停止维护。Lúthien 入职以后似乎申请到了优先的使用权限,所以常在这里。”


他推开门,电灯自动感应打开,照亮里面的墙壁、地板和书桌。桌上有一台拔掉了插头的二十七寸显示器,屏幕上落了一层薄灰。旁边放着几份打印的资料,圆珠笔和便签纸,还有一个形状奇怪的玩具机器人,长着八只细长的脚,卧在桌面上。其它的东西似乎已经被移走,桌子下面机箱的位置是空的。房间左侧有一扇紧闭的门,通往隔壁的方向。


Finrod 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查看着周围。房间并不大,他几步就走到了尽头,折回来站在书桌前。“SCM 的通讯。”他翻了翻那叠纸,轻声说,“皇家科学院会刊的文章…… 看起来都是普通的资料。”


“我得到的消息是没有在这里发现可疑的物证。主机被情报那边带走了,如果有需要可以调出来。”


Finrod 点了点头,把它们放到一边,然后去拿那个小机器人。就在他的手碰到表面的一瞬间,那个沉默的小东西忽然醒了过来,头部亮起一盏红灯,八只脚伸长,立在桌面上。


“你已经被发现了,入侵者!咔哒咔哒咔哒——”


两个人都是一惊,Finrod 飞快地缩回手,往后退了一步,作出戒备的姿态。然而小机器人表面的红灯闪烁着,声音像是来自内置的扬声器,播放了一次,又重复一次,随后就恢复了沉默。


“只是个玩具而已。”Finrod 放松下来,自嘲地笑了笑。“是我神经过敏了。”


Curufin 摇头,走过去切断电源,才把它拿起来。“是个游戏周边。”他说,“很久以前的一个潜入游戏,里面初期会遇到的敌方角色。在游戏里是两米高的武装机器人,这个至少友好一些。”


“如果作为镇纸来看,也算得上可爱了。”


Curufin 耸了耸肩,把它揣进衣袋里,Finrod 往周围看了一眼,然后朝房间左侧那扇门走过去。


“这边就是机房吧?”他问,一边取出通行卡,在门边的读卡器上划过去。Curufin 听到滴的一响,但是没有预料中门锁打开的声音。


“怎么?”他问,看着 Finrod 又试了一次,然后走到他身边,用自己的 ID 刷了一下。‘Agent’的 ID 在提里安城大多数地方都能通行无阻,不受 Ilúvatar 系统以下任何次级权限的约束,但此时却没有效果。


“被人动过手脚?”Finrod 问。


他没有立刻回答,示意 Finrod 让开一些,自己俯身去检查门锁。


“门禁系统没有反应,看起来被关掉了。”他摆弄了一会儿,低声说。“有人从另一边上了锁。”


“有人在里面?”


“不知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变得有些警惕。“只有这一个出入口吗?”Finrod 问。


“只有一个。而且这里现在是被查封的状态,应该没有旁人可以进去。”


他往后退了一步,“掩护一下,我把它弄开。”


Finrod 挑起眉毛,像是想问他为何毫不犹豫地决定破坏公有财物,但是没有提出意见,只是点了点头,把一只手伸进衣袋。


他从腰侧抽出匕首,插进门缝里,往下划直到碰到锁舌,顿了一下,然后发力。金属摩擦的刺耳声音伴着一丝滞涩感传来,随即锁舌被平顺地切为两段,他轻轻推了一下,门就无声地开了。


他侧过身,从门缝里闪进去,匕首仍然握在手里。这一次没有灯打开,里面光线很暗,来自从另一侧窗户透进来的天光。房间这一侧到那一边之间都被一排排的机箱占据,黑色箱体表面扬起的灰尘在空气里慢慢飘转。差不多所有处理器都在休眠中,沉默地排列在机架上,看上去很像图书馆里的书架,但他知道这里每一块芯片所能储存的信息量都超过文明鼎盛的时代,世界上所有图书馆藏书的总和。


Finrod 跟着他走进来,他转头和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各自从房间左右往对面窗户的方向绕过去,试图快速先搜索一次。大概又到了下课时间,楼上高处隐隐可以听到走廊里的喧嚣,但他们所在的这一层很安静,只有脚步声回荡在机架间的阴影里。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阴影遮蔽的地方,试图发现任何异常的迹象。


Finrod 在他之前走到了窗户前面,转身朝他摇了摇头。“有发现吗?”


“还没有。”他说,走向对方身边。金发的年轻人靠在窗台上,天光从他背后漏进来,在他的发丝上勾出一个发亮的轮廓。Curufin 不由得走了一秒钟的神,看着他的侧脸,一时间有些纷杂思绪涌上来,似乎不由自主地想脱口而出。


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机架的距离,他往前走了一步,眼前的阴影忽然动了,一个影子从中蹿出。


那一瞬间影子的速度太快,他们谁都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甚至没能发出一点声音。他看到 Finrod 只来得及抬起手臂挡在身前,侧身试图闪躲,随即听到一声钝响,那个影子重重地撞在他身上,让他沿着墙边整个人飞了出去,摔在几米开外。


Curufin 本能地前扑,所有反应似乎都不由意识控制,他反手握刀,斜劈向那个身影的后背。


影子里闪出一抹金属的反光,一把刀架住了他的匕首。


这一刻对方不再身处阴影之中,他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面目,是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的黑衣。但与他的人相比,一时间让 Curufin 感到惊讶的更多却是他手里的短刀。他自己的 Angrist 出自一个名叫 Telchar 的东欧匠人之手,从黑市辗转流入他的手里,刃口由特殊的合金制成,刚才他用它切断金属,像切开奶油一样平滑。而这是第一次,在与人对刀的瞬间他没有听见对方刀刃折断或者崩裂的声音。


对方手中的刀挡住了他的劈斩。越过相交的刀刃他看见少年的脸,双眼闪耀如星,而刀刃却黯淡无光。


那是一把漆黑的刀。



—tbc---

2016-3-24 v6


评论(3)
热度(22)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