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7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16



他们开车在附近兜了几圈,直到夜色四合,身边穿梭的车流换过了若干轮,才确定没有被跟踪的风险。但是 Curufin 仍然提议到远离现场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这里离你住的地方太近了。”他说,“我们这次踩到了 Sauron 的爪子,如果他有所反应,我不会觉得奇怪。”


“你想去哪里?”Finrod 问。


“‘高地’吧。”他想了想。“地方不错,可以吃点东西。迟一点还可以看 Makalaurë 的演出。”


“Makalaurë?”Finrod 在副驾驶座上转过头,有点惊讶。“他还在玩乐队啊?”


“一直在玩,固定时间驻场演出。只是风格比大学的时候稍为收敛一点,没再搞那些死亡金属的东西了,说是毕竟过了那个年纪。”


“是么。”Finrod 笑了笑,“我倒记得最后一次拿到校园歌手比赛冠军的时候,他还说过一些’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之类的话呢。”


“你肯定记错了,他是不会说那种话的。多半是陪他上去的 Carnistir 说的。”


他在酒馆后面的空地上停了车,两个人从侧门进去,在角落里找了个座。这边正是市中心一带,离白塔很近,其中雇员下班过来的也不少。Curufin 看到了几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但是没有过去打招呼的兴致,只是示意女招待过来。


正是这里开始变得热闹的时候,食物过了好一会儿才端上来。这一天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城区,遇到的事情又都逼人高度集中精神,对体能的消耗很大,让他也顾不上在意食物的味道,心不在焉地吃掉了一多半。然后他放下餐刀,注意到 Finrod 正从桌子对面,自己的盘子上方看着他。


“怎么?”


“没什么。”金发的年轻人露出微笑。“你看起来有点累。”


“可能吧。”他摇了摇头,用叉子拨弄盘子里剩下的东西。主菜已经被他打扫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碟子边缘几颗萎靡的西兰花,沾着红色的酱汁,让人不再有多少食欲。他喝了一口水,然后推开碟子。“洗手间。”


酒馆的洗手间在另一边,走过去要经过一条狭窄的坡道,墙上排着装饰用的空酒桶。有些来晚了找不到座的人三三两两地站在过道上,占了不少空间。Curufin 从几个高声评论电视屏幕上球赛的中年男人之间挤过去,正准备换口气,忽然被人用力拍了拍肩膀。


“Curvo。”


“Tyelko?”他刚转过头就被那人拉到怀里,用力拥抱了一下,让他觉得胸腔里剩余的空气都被挤了出来。


“我感觉像几个月没见到你了。”Celegorm 说,松开了手,看着他的脸,然后皱起眉。“怎么了?”


“没事。”他小心地摸了摸伤口附近的地方,那道伤口其实很浅,血止住以后他随便擦掉了大部分,就没再管了,准备回去再处理。“街头斗殴。”他注意到对方表示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的眼神,耸了耸肩。


“你到底都在干什么?”


“你知道我接的是什么案子。”他摇头,“倒是你怎么在这里?”


“我等会在两个街区之外那家店见 Irissë。”银发的青年抱起双臂,靠在过道的栏杆上。“今天没出外勤,下班早了,过来待会儿。”


“你们也不给 Makalaurë 捧场?”


“她想看今天巡演的一个硬摇滚乐队,不然我倒是想留在这里。”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钟,Curufin 知道对方还没有放弃刚才的问题。果然 Celegorm 接着就开口了,皱着眉头。“所以你现在和 Findaráto 合作?”


“是啊。”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透过人群间的空隙还能看到 Finrod 在酒馆另一头的桌子旁边,从这里只能看到他的一个侧影。“过去坐会儿?”


“不了。”Celegorm 朝那个方向张望一下,然后有些刻意地看了一眼手表。“就想知道你们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一边对付线人,一边对付上面那些家伙,都是麻烦角色。”


“有进展吗?”


“暂时没有太多结论,但可能很快会有一些。”


Celegorm 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别觉得我问得太多,Curvo。我只是担心你。”


“我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每次你有什么事情瞒着人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正是这种样子让我担心。”


“是么。”他眯起眼睛,暖黄灯光落在对面的青年脸上,投下半明半暗的影子。“你觉得我有什么是瞒着你的?”


“如果我知道又何必问你?”Celegorm 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要我说…… 你和 Findaráto?”


“我们怎么了?”


“我总觉得你们之间还有什么没完。”


“当时都那个样子了,还能有什么剩下的。”他偏过头,发出一声冷笑。“如果不是现在这件事,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吧。”


“话是这样说,只是……”


银发的青年看着他,Curufin 发现对方像是真的在感到担心,这让他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无论你在想什么,当心不要再陷进去了。”


“我从来没有陷进去过啊。”


“你确定?”


“当然。”



----

他回到座位旁边时 Finrod 已经不在那里了,他们的盘子也被收走,卡座上换成了几个妆容浮夸的女孩,从高脚杯里啜饮着果汁调的鸡尾酒。他想了想,走向酒馆另一侧的舞台,直接绕到后台去。这里虽然有演出用的场地,毕竟不是专业的,设备也比较简陋。他走过去就看到 Maglor 蹲在地上一堆五颜六色的线之间,摆弄着什么,Finrod 靠在旁边的一个音箱上和他说话。


“我正跟他说他留短头发也挺好看。”他转头看到 Curufin 走近,朝他眨眨眼睛。


“前两年更短,现在准备重新留长一点。”Maglor 抬起头朝他笑了笑,半长的额发略略遮住眼睛,看起来颇为柔和。他终于接上最后一根线,起身从地上打开的琴盒里拿出吉他,夹上变调夹。


“你准备唱什么?”


“一些翻唱,一些自己写的歌。”黑发的歌手把吉他背带绕过肩头,调整了一下位置,手指轻轻拂过琴弦,拨出几个和音。“你现在还练琴么?”


“有时候。”Finrod 想了想,“有段时间吃的药影响手指活动机能,现在好了点,在试着捡起来。”


“有机会再一起玩儿,请你来当嘉宾。”


“这可不敢。”Finrod 笑起来,“能做个串场之类就不错了。”


他们慢慢聊了几句,过一会 Maglor 的乐队成员来了,就把地方留给他们试音,两个人回到外面。酒馆里人已经很多,舞台前面几乎连站的地方都找不到了。他们端着啤酒找了个角落,远远地看灯光打在年轻的歌手身上,暗金色的旋律在空气里流淌。Curufin 本来想说听一会儿就走,但是这种气氛感染下很容易丧失时间感,不知不觉就待了下去。


最后演出结束时 Finrod 又过去打了个招呼,才跟着他去外面取车。往北开回五十七街时夜色已深,外面空气冰凉,车里暖气一开,在窗玻璃上都蒙了一层薄雾。他在路边找了个方便的位置停车,准备把对方送到楼下。


“不用了。”Finrod 说。


“没关系,几步路而已。”


两个人转过街角,早上下在城市这一边的雨早已停了,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他们从“晨星”旁边走过,这家店倒是还开着,但是往里看去只有几个人坐在吧台前面。橘黄灯光透出来落在街道上,被深黑夜色包围,看起来冰冷孤寂,很像是爱德华·霍普画里的场景。再从街道上拐进小巷,走了十几步,Finrod 忽然停下来,看着巷子的另一边。


“怎么了?”


Finrod 摇了摇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个阴暗的角落。然后他放松下来,勾起嘴角。“Telvido。”


“喵。”


阴影里有两点细小的亮光一闪,黑猫从一辆停在那里的吉普车轮胎后面探出头,侧着脸看他,然后慢慢走过来,停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又是它啊。”Curufin 皱起眉,本能地摸了摸手指尖。


“过来吧。”Finrod 说,朝它伸出一只手。然而猫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盯着他,接着忽然一闪身,溜向角落里不见了。


“怎么了……” Finrod 的目光扫过那个方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但是他的表情随即僵住,然后猛然转身。


“闪开!”


他没有等 Curufin 反应,直接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上。钝重的疼痛从他肩头直撞上来,而同一瞬间狂暴的枪声在耳朵里炸开,冲锋枪的子弹如骤雨急降,打在他前一秒所站的地方,激起的泥水四下飞溅。



—tbc---

2016-3-4 v6



评论(4)
热度(22)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