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6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设定p1



五十九街北端、与第七大道相交的地方有一座规模颇大的哥特式教堂,隔着几个街区就能看见高耸削瘦的尖塔直指天空,再走近一些时可以看到彩绘玻璃窗下面,十字架上的耶稣雕像,俯视着脚下从教堂大门进出的访客。Curufin 走到门前的时候教堂还在开放时间,零星的几个信众坐在后排长椅上安静祈祷,或者在靠近门口的烛台前面点燃香烛。他在门口附近转了一圈,却没有进去,而是走下台阶绕过墙角,靠在外墙侧面的一道飞劵旁边站了下来。


他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无聊地抬头仰望,看着渐暗的天色里,大团铅灰色的云乘着高空中汹涌流动的风,成群结队地向南迁徙。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雪片开始从天空深处飘落。


风吹得他有些冷,他拉紧衣襟,手顺便插进风衣口袋里,碰到了当日在 Alqualondë 买的那包纸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现在看来那就像上个世纪的事情。他把烟和火机一起拿出来,抽了一根叼在嘴里,试着打火去点。火机不是防风的,火苗落进风里就像一滴雨水落入海水,瞬间就被扑灭了。他试了几次,都没能点着。然后他重新抬起头,刚好看到一个人朝这个方向走来。


“Curvo。”Finrod 随意地打了个招呼,走到他身边,伸手帮他拢住火苗,让他把烟点燃。


他抽了一口,劣质卷烟有股刺鼻的焦油味,让人根本不想往里吸,胡乱过了一圈就吐出来。“踩完点了?”他问。


“是的。”Finrod 说,“我们可以向西走,第七和第八大道之间有一些小巷子,可以避开街头监控。你这边呢?”


“我黑进了这个建筑的内部监控系统。”他把手机掏出来,转过去让对方看上面的画面。“现在无论有谁进出,我们都能看到。”


Finrod 靠近看了看,像是有点惊讶。“动作挺快啊。”


“信号范围有限,所以不能离得太远。”他耸了耸肩,用眼神向身后厚厚的石墙示意,“但是够用了。带了什么家伙吗?”


Finrod 看了他一眼,略为拉开风衣的前襟。他看到对方腰侧革制的枪套,然后认出了胡桃木的枪柄。


“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个年代还有人在用 ‘Python’。”


“我想它很适合我。而且现在我渐渐觉得,非得靠子弹才能解决的问题其实没那么多。”


“等你需要用一把轻武器对付对面的重机枪时就不会觉得了。”


Finrod 笑了笑,没有回答。“还有烟吗?”


“有,你不会喜欢的。”


他把烟盒递过去,Finrod 抽出来一支衔着,却没有拿他的打火机,而是握住他的手,低头凑在他指间只剩小半截的烟头上点燃了,一边还撩起眉眼,从长长的金色睫毛下面看他。他的眼皮跳了跳,下意识地移开目光。


仅仅几个小时以前听到的东西还回荡在他脑海里,与面前这个人的模样重叠在一起。他不知道 Finrod 经历了什么才恢复到现在的样子,也不大愿意去想,他已经习惯了面对这个温和而坚韧的 Finrod,这个人能够游刃有余地解决所有问题,也能不动声色地化解他投去的锋芒。他们一向在对方面前隐藏自己的弱点,他没有准备好看到他的脆弱和伤痕。但是无论如何,他现在都不能假装从来不知道这些了,这甚至让人有些失望。


“我想你是对的。”Finrod 说,皱着眉头吐出一小口烟雾。


“扔掉就是。”他摇头,“随手买的。现在也不怎么抽了。”


“少抽点好。”Finrod 垂下目光,视线落在他手机的画面上,眼神忽然一变。“来了。”他轻声说。


----

他们走进教堂的时候女人正站在左手边的烛台前面。烛台上放了大概百来盏蜡烛,跳动的细小火光彼此映射流转,在昏暗的空间里照亮她的轮廓。女人穿着紫色的长裙,项链和繁复的手饰同样也是闪烁的紫水晶,黑色的长卷发垂落在肩头。不远处有几个人在看她,但不敢久视,瞄一眼就转过头去。她却只是左右张望,像是有些不耐。


Curufin 微微侧过头,迎上 Finrod 的目光。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并肩朝她走去。


女人转向他们,但是在她来得及开口之前,就传来两声轻响,两把手枪同时抵在她纤细的腰上。她的身体猛地僵住,视线扫过他们的脸,烛光落在她睁大的眼睛里,同样也是深邃的紫色。


“下午好,女士。”Curufin 向她靠近,轻声说,“对你的容貌来说,这些三块钱一盏的蜡烛未免太寒酸了,跟我们到外面来吧。”


女人冷冷地看着他,不发一言,但也不知道是经过了权衡,或仅仅是金属坚硬的触感迫使她作出反应,让她顺从地转身,按照他示意的方向朝外走去。他们的身体挡住了旁人的视线,近处的人或许注意到了一些异样,但是没有人决定去冒多管闲事的风险。


Finrod 在踏出大门的时候略为示意,让他们向右转,从教堂地下室紧闭的木门前经过,拐上第七大道,走了十几米,然后转进一条小巷。这条巷子狭窄得连一辆轿车都开不进来,入口不远的地方堆着一垛废弃的建材,挡住了从大路上看过来的视线。他们走过那些被雨水淋成发霉颜色的木料,然后停下脚步,示意女人站住。两个人后退了一点,略为放低枪口,但是仍然维持着左右包抄的位置。


女人转过身,背靠着砖墙看向他们,抬起一只手理了理头发。她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来回移动。


“那只鼹鼠收了你们多少钱?”她开口的时候声音冷淡,Curufin 觉得如果声音有实体,他面前的空气应该已经冻成冰块了。


“或许比你想象的便宜。”Finrod 露出一个微笑,“介意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女人看了他几秒钟,吐出一个词,“Thruingwethil。”


“藏于……阴影?”Finrod 说,“倒是人如其名啊。我以为自己对安格班的了解已经不少,却还是第一次知道有你这样的人物。”


“你们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这就是我们想见你的原因了。杀死 Boldog 的是你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这里存在一些误解,女士。” Finrod 温和地说,“我不准备因为你说的任何东西而拘捕你,我不是 'Agent',甚至连警察也不是。我是个私家侦探,按照我们的方式工作。知道那是怎样的方式吗?”


他微微垂下眼睛,用目光朝自己手中的枪口示意。女人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紧闭双唇。远处大街上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还有隐约的人声。


“他已经做完了告诉他去做的一切。”最后她低声说,“像他那样的货色满街都是,用不着留下。”


“一次性使用,是吗?”


“知道这些秘密的人越少越好。”


“是什么秘密?”


女人的声音太低,Finrod 本能地靠近了一些,离她的距离越来越短。一种危险的感觉忽然爬上 Curufin 的脊背,攫住他的胸口,让他觉得通往心脏的血管里被注满了冰水。


“退后!”他不及多想地喊出声。


冷色的刀光在他话音出口的同时飞扬起来。那一瞬间他面前的两个人同时动了,Finrod 急速后退,女人手中的短刀像一片蝴蝶的翅膀,卷向他的胸腹。他闪过一道斩击,举枪瞄准,却没有扣下扳机,另一只手同时往身后撑在小巷另一侧的墙上,避免后背直接撞在上面,同时借力侧移。女人的下一刀袭向他面门,被他用“Python”的枪管挡住,金属相击铮然一响。


Curufin 忽然意识到他们犯了个错误,这里狭窄的地形固然便于控制局面,但两边坚固的砖墙也让他们不能轻易射击,否则随时会被反弹的流弹误伤。且不用说在问出想要的消息之前,即使想下杀手也会有所犹豫。他们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行事的方式如此激烈,她没有试图逃跑,而是朝胁迫她的人直接发起了攻击。


所有这些想法一掠而过,短短的片刻间 Finrod 连续挡开女人的刀锋,两人的位置不断变换。他知道 Finrod 想争取一个克制住她动作的瞬间,让他们的相对位置不在一条直线上,这会给他一个开枪的机会。但是她显然也清楚对手的策略,攻击的节奏从没有一刻停顿。她的裙角飘飞像一片流云,Curufin 的枪口一直指在她的方向,却不敢在扳机上施加一点压力。


Finrod 再次挡下一次斜向的挑斩,手腕忽然一翻,银色的枪管压在刀身侧面。发力的角度恰到好处,将两把武器绞在一起,让她不能立刻摆脱。


两人的位置略为错开,女人的侧面对着 Curufin,在短暂静止的一刻他终于看清了她的刀是从哪里拔出来的。那竟然是从她戴在指间的手饰里弹出来的一截刀刃,长度还不到三英寸,看起来是指虎的用法,却没有那种粗糙坚硬的外表。刀锋反射的光冰冷明艳,就像她的人一样。


他的枪口锁定在女人头部,Finrod 给他制造的是完美的角度,从这里射击没有跳弹的风险。他知道这个距离上九毫米口径的子弹会打碎她的头颅,把那张美丽的脸化成一团破碎的皮肤和血肉。


他的食指扣下扳机,但是在子弹出膛的前一瞬,女人的身影忽然从准星里消失了。


枪声反射在高墙间震耳欲聋,子弹笔直地射入空气。接下来不到一秒的时间仿佛被无限延长,身体里肾上腺素水平急速提高,让他的眼睛能够捕捉正常情况下无法看清的画面。他看到女人手中的刀刃荡开了 Finrod 手里的枪管,这个动作逼得对方后退,同时也让她失去平衡,但她没有调整姿态,而是借势后仰。刀刃在她手中消失,她跃起在空中,腰身向后弯倒,直到手掌撑在地上。


那是一个舞者般优雅的动作,她的双脚随即落回地面,然后重新跃起。这个动作里积蓄的动能给了她远超平时的力量,她的左脚随即踏在小巷的墙上,在半空中再度变向,直接越过他们之间的距离。Curufin 看到她的身形旋转,裙子下面露出修长的腿。


而那双腿划过的轨迹是一个漂亮的旋踢,带着鞭子般的力道扫向他的脸,在她的鞋尖上,又一段纤薄的刀刃正无声无息地弹出。


一瞬间她的长裙像一朵紫色的大丽花漫漫盛开,而那道银色的刀光正从花蕊的位置急袭而来。Curufin 这时才明白她并未寄希望于他会放过开枪的时机,当她面对 Finrod 的时候,真正的目标却始终在他身上,知道只有破坏他们间的配合才能捕捉到机会。为此她一直隐藏着自己身上的第二把武器,而当出刀的时候,就是全力一击。


刀刃相击发出刺耳的一声,两个人的身形同时静止。


Curufin 退了一步,他面前的空气里,几缕被切断的黑发正慢慢飘落。脸颊上有一丝细细的刺痛,刀刃没有触到他的脸,但带起的风仍然割裂了他的皮肤,血正从那道伤口往外渗。


女人跌落在他面前的地上,睁大眼睛,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他。鲜血从她的腿上涌出,很快浸透了裙角,在泥泞的地面上漫成一片。


“你……”


“这里用刀的人不止你一个,女士。”他摇了摇头,垂下刀锋。血沿着刀身上的纹路慢慢滑落,刚才这把匕首在对刀的瞬间将她的刀刃断为两截,然后继续切断了她膝盖后面的韧带。这样一道伤口不会造成太多出血,但已经足够剥夺任何人行动的能力。


Finrod 朝他走过来,风衣上割开了几道长长的裂口,看起来有些狼狈。“没事吧?”他问,看着 Curufin 持刀的手。


“没事。”他摇了摇头,低头看了一眼,将匕首上残余的血擦掉。“这是 Angrist。”他注意到女人的目光,笑了笑。“我很少用它,因为没有机会。不过我以前的格斗老师说过,他觉得我更适合冷兵器。”


他在女人面前蹲下。“现在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吗?”


女人抬起眼睛瞪着他,剧烈的疼痛让她嘴唇发白,但她的表情却只是略微扭曲,仍然带着一抹冷笑。


“如果我不想继续呢?”


“这你应该问他。”他用眼神朝 Finrod 的方向示意。“他知道对方说不想继续时我会做什么。”


“Curvo。”Finrod 皱起眉。


“开个玩笑。”他耸了耸肩。“不,我不会强迫女孩子,我只会威胁你。”


“你觉得你能怎样威胁我?”


“这个方法就太多了。比如……”


他按住女人撑在地上的手。这并不像一只经常握刀的手,手指修长,凃着精致的紫色指甲油。“很漂亮的颜色。”他说,“和你的眼睛一模一样。选到这个色号也不容易吧?”


女人的眼神闪了一下,没有回答。他抬起匕首,轻轻按在她的食指第一关节上。


“从这里切下去,以后你就用不到它了。”


他能感觉到刀锋下面的手指变得僵硬,女人的瞳孔猛地放大,本能地想抽回手。但是 Finrod 抬起枪口,指在她的头部。


“最好不要动。”他轻声说。


“失去自己肢体的一部分,那种感觉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很奇怪的。”Curufin 轻声说,“前一刻还是你身上的一部分,忽然就不属于你了,而且再也找不回来。要不要试试?我们可以慢慢往上切,在因为出血而失去意识之前你应该能坚持不少时间。”


女人看着他,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的眼睛里有憎恶和恐惧,因为瞳孔透光程度的缘故,从紫罗兰色变得更像是一对黑曜石。


“如果你没有意见,那就开始吧。”他说,手腕稍为用力,刀锋下切,一丝鲜艳的血痕即刻从白皙的皮肤上透出。


“我们想要 Lúthien Tinuviel 手上的一样东西。”女人忽然说。


“如果你说的是 Silmaril 指令,这我们已经知道了。”Curufin 摇了摇头。


“不,不是 Silmaril。”她急促地说,“尽管要在得到 Silmaril 以后它才有真正的意义。”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被要求拿到它,因为现在是最恰当的时间,在达成那个交易之后——”


“什么交易?”


女人张开双唇。但是这一次没有词句从她口中吐出,相反的是喉咙里一种奇怪的咯咯声,像窒息时的呛咳。她的身体像一只被抽空的袋子一样瘫软下去,四肢也随之开始抽搐。Curufin 的视线与 Finrod 的相遇,两个人脸色都变了。


“是什么?”Finrod 问道,带着少有的迫切。他跪倒在女人身边,扶住她的肩膀。但是没有用,她的身体颤抖,大口地喘息,嘴唇迅速变得青紫。Curufin 放开女人的手,捏住她的下颌。


“告诉我们。快一点!”


女人咽喉处的肌肉不断痉挛,像离水的鱼一样张着嘴,但是却无法吸入一点空气。那双深色的眼睛死死瞪着他们,带着一种震惊与惶惑混合,难以形容的神色。


“那是…… 不……你们……”


像是最后一点气息随着这几个字吐了出来,她的身体猛地一颤,目光也随之涣散,空洞地望向天空。从他们发现异常开始,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Finrod 把手指按在她的颈动脉上,摇了摇头。“呼吸肌麻痹。”他轻声说,“神经毒素。是自杀吗?”


Curufin 同样摇头。“我听说安格班有这样的做法,这些人身上会被植入毒剂,当他们有泄密的举动时就会被杀死。”


“也就是可能有她的同伙在附近?”


“我不知道。”他站起身,看着小巷两边的高墙。“但我们不应该在这里久留了。”


Finrod 低声应了一句,抬手抚过女人的眼皮,把她的眼睛合上,然后跟着站起来。


高处忽然响起了钟声,两个人都是一惊。Curufin 抬起头,才意识到那是教堂的晚钟,在暮色里远远散播开去。栖息在尖塔顶上的一群鸽子被钟声惊起,羽翼纷纷扬扬地划过天空。


“走吧。”他轻声说,“快点离开这里。”



—tbc---

2016-2-28 v6



* 写角色抽烟只是因为觉得“一个仿 Film Noir 风格的东西至少应该有一个镜头是主角抽烟”,并不是提倡抽烟请不要介意(。)……




评论(13)
热度(24)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