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5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 警告:non-con,路人x主要角色(没有正面描写,但可能引起不适,请注意避雷)



他来到医院的时候雨仍然下着,从电梯出来走进顶楼的心理咨询门诊,房间里有一股湿漉漉的雨伞和木头的味道。这是 Taniquetil 附属的员工专用门诊,本身规模不大,此刻候诊室里也没有多少人。前台的女孩低着头在玩手机,Curufin 走到她面前,女孩抬起眼睛,从刷得过浓的睫毛下面看他。


“有预约吗,先生?”


“没有。不好意思。”他朝她笑了笑。“我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想找一份档案。它的主人已经离职,但是记录可能还留在这里。”


他把 ID 亮给对方,简单说明了几句。女孩露出为难的神色。“抱歉,但是我们有严格的保密规定,所有的记录只有患者和专属治疗师可以接触。”


“我明白。但是也请谅解,有一些事情我必须从这里才能知道。”


“是关系到患者或者你的人身安全的事情吗?”


“有可能。”


女孩看着他,仍然皱着眉头。“有少数特定情况我们可以视为例外,但也只限于患者的直系家属或者法定配偶…… 您是他的什么人?”


“Partner。” Curufin 从善如流地说[1]。


“有证明吗?”


“还没有登记。不过……”


他想了想,拿出手机翻到相册,直接点到几年之前,打开了一张相片。“我们认识很久了,但是有些事情他一直没有告诉过我。”


女孩往前靠了一点,他把屏幕转过去。照片上 Finrod 站在一个槲寄生的花圈下面,勾着他的脖子。他记得当时在快门声响起的下一刻他就一脸不满地推开了身边的人,但是在画面定格的这一刻里,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大学还没毕业的普通情侣一样。


“他近期的情况不是很好,让我有些担心。”


女孩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知道了。但是这个不能由我决定,请等一下。”


她起身绕过桌角,从隔间里转出来,消失在走廊深处。Curufin 往旁边走了几步,看着一面墙上贴满的宣传单。其中大部分都有刻意的暖黄色调和大而友好的字体,介绍一些减轻焦虑的经验、推广集体冥想的课程,也有一些医疗保险的广告。


他在那里站了几分钟,可以听到楼下的车流声,附近某个房间里有打印机在运作。身后的一扇门开了,有个穿高跟鞋的女人走出来,经过他身边走向电梯,在空气里留下若有若无的香味。他心里微微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但是还没有捕捉到那个转瞬即逝的念头,刚才的女孩就从走廊尽头出现,走到他身边。


“请跟我到这边来,先生。”


----

门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Curufin 打量自己被带进来的房间。这大概是一间没有人使用的咨询室,有相当舒服的绒面座垫和厚重的窗帘。女孩在出去之前替他打开了灯,甚至还倒了杯水。


他靠在椅子里伸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拿出自己的耳机,插进面前的台式电脑里。这些机器的型号有些旧,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只有在这上面,经过权限认证的人员才能调用,也不能以任何方式移动或者复制。现在那份档案已经被调出来打开在桌面上,里面只有唯一的一个文件,是个音频,创建时间是 2114 年。他调了一下音量,按下播放键。


耳机里先是一段空白的杂音,大概有几十秒时间。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电灯开关打开的声音,椅子在地上拖动,有人走动和落座。似乎还有两下让人不舒服的咔嗒声,像是手铐被扣在椅子的扶手上。这些响动渐渐平息,随后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可以开始了?”


那个声音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从中很难勾画出其主人的形象,无论是年龄、体型还是相貌都一片空白。Curufin 在脑内搜索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听过。


没有人出声回答,但是那个人显然得到了令他满意的反应,于是接了下去。


“维拉议事会下属 ‘Agents of Ilúvatar’, N 组首席 Findaráto Ingoldo,你是否确认这个身份?”


“是的。”


Curufin 略为皱起眉。Finrod 的声音很轻,有一点嘶哑,听起来有些陌生,不仅仅是因为录音失真的缘故。


“请注意听清以下的信息。我们是维拉议事会下属纪律检查组的成员,今天在这里的目的是了解三个星期前,由你领导的小组发起的、代号 ‘Quest for the Silmaril’ 的任务的详细情况,特别是你个人在其中的表现。你所说的一切都会被记录,并且作为下一阶段评估的依据。这对你来说是否足够清楚?”


“是的。”


“我们可能会向你提问,并要求你在你所知的范围内完全诚实地回答。刻意提供错误信息的后果将由你本人承担。”


“我知道。”


“在我们正式开始之前,你有什么问题吗?”


“有一个。”Finrod 似乎在椅子里动了动,Curufin 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议事会在怀疑我吗?”


“你不需要现在就作出这个结论,Agent Ingoldo。”男人的声音说。“这是例行的调查,下一步的处理会根据你提供的信息决定。”


“明白了。”


“你准备好的时候就可以开始。”


Finrod 沉默了几秒钟,录下这段音频的设备似乎离他不远,Curufin 可以辨认出他的呼吸声。当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仍然很低,缺少起伏,像在讲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三个星期以前,确切地说是二一一四年四月十三日,我们接收到了 Ilúvatar 系统发出的0级危机预警。经过分析得出,这一预警的出现是因为‘系统’发现了第三段 Silmaril 指令出现的痕迹。”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试着组织词句。“……七年前 Fëanáro 博士被害之后,Silmaril 指令失落在网络空间。在 Melkor 失踪以前,他建立的安格班组织已经得到了其中的第一和第二部分,我们有理由相信安格班在目前的执掌者 Sauron 领导下,将会试图得到最后一段指令。


“更为不利的是,情报显示获取这段指令所需的信息已经被安格班附属的一个地下贸易团体获得。这个团体不是安格班的直属,但向它提供情报和一部分的收入,以此换取扶持。当时他们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无疑很快就会发现,而其后果将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因此我们组织了这次行动,试图截取这份信息。”


“请说明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员。”


“除了我之外,参与现场工作的是 N 组次席 Ataresto,三席 Turcafinwë Tyelkormo, 四席 Curufinwë Atarinkë,以及与我们合作提供技术支持的,提里安大学副教授 Lúthien Tinúviel。提供后方调度支援的是情报科的 Artanis Nerwen。”[2]


“继续吧。”


“我们进入了那个团体位于东城区的据点,它在内部情报系统里的名字叫 Tol-in-Gaurhoth, 没有遇到有效的抵抗。我们逮捕了当时在那里的几个人,并且让他们交出这份情报。”


Curufin 抬了抬眉毛,这和他记忆中的过程不大一样,那应该还包括交火、搜查、威胁和讯问以及一系列的混乱。但是 Finrod 似乎没有准备详细描述,这显然也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我们将这份情报传回后方分析,结果表明这是一段特殊的程序,其编译结果是一段路径信息,用于定位 Silmaril 指令所在的网络区域。但是……”


“请更详细地说明。”


“Fëanáro 博士被 Melkor杀害之前,为了阻止对方抢夺 Silmaril 指令,启动了一个应急响应程序。这个程序将三段 Silmaril 指令分别加密,发送到网络空间深层的不同位置。定位路径所需的信息被以其它方式传递出去,在不知道这些信息的情况下,偶然找到它们的概率几乎是无限小。”


“为什么你所说的团体会得到这些信息?”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更沉稳一些。


“我不了解全部情况。能够确定的只是安格班的情报网络致力于收集这些资料,也会要求那些依附于他们的小团体提供信息资源。不排除他们是在这个过程中偶然得到了这份情报。”


“请继续。”


“然后…… 但是我们发现,这段程序只能被编译一次,这个过程会用到搭载它的计算机的 GUID ,也就是说它只能被保存在那台特定的机器上。而那些人已经在自己的主机上将它编译了,因此我们只能利用这台机器,根据它提供的结果获取 Silmaril 指令。


“在当时看来,这样做存在一定程度的风险。因为 Silmaril 指令间的相互联系,当我们试图接触这一段指令时,拥有另外两段的 Sauron 无疑会立刻发现,然后调集力量对付我们。如果不能尽快取得它并且撤离,甚至连这段指令也会被夺走。但如果不这样做,剩下的选择就只能是…… 销毁这段信息。


“当时在我们之间发生了…… 分歧,我和另一个参与行动的成员认为在没有充分把握获得 Silmaril 指令的情况下,采取保守的策略更为明智。但是另外两名成员认为,如果销毁这段信息,我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得到第三段 Silmaril 指令的位置,甚至不知道它会不会出现。”


“这些成员分别是谁?”


Finrod 停顿了一下。“和我持相同意见的是 Agent Artaresto。”他低声说,“相反意见的是 Agent Tyelkormo 和 Agent Atarinkë。”


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Curufin 觉得他忽然明白了那种陌生感是从何而来。Finrod 的声音里缺少他通常那种精密的控制力,显得苍白而有些虚弱,像是有人撕开了他那层温和绵密的外壳,露出底下更为坚硬而易碎的东西。


“我们在现场陷入了争执,我认为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一切应当由我全权决定。但是 Agent Atarinkë 认为,在牵涉到 Silmaril 指令的问题上,作为 Fëanáro 博士研究成果的继承者,他比其他人了解更多。我并不否认他这个说法的合理性,但是…… 由于当时是二对二的局面,我们都无法说服彼此。


“最后他笑了起来,把他的佩枪放到我们之间的桌面上,打开保险。‘如果一定要这样,不如来一局俄罗斯转盘吧。’他说,‘然后我们或许可以找到打破平衡的方法。’


“‘你疯了。’我说,但是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可能是失去理智的认真。


“最后我决定妥协,寄希望于我们能以足够快的速度取得 Silmaril 指令。我们提取了程序的运行结果,然后开始尝试在那个路径上读取信息。然而在进入 Silmaril 指令所在层次的瞬间,周围计算机组的屏幕发生了变化,甚至连那栋建筑的灯光和自动控制系统都有被侵入的迹象。于是我们知道,Sauron 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基于保护平民的原则,我让 Agent Tyelkormo 陪同 Tinúviel 教授先行离开,并且请求了外部支援,同时继续下一步的工作。我们试图将 Silmaril 指令的密文从海量噪音中分离出来,这需要大量的计算资源。Sauron 可能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侵入建筑的控制系统,切断了一部分电力供应,这会进一步拖慢计算的速度。


“在 Agent Nerwen 的远程支援下,我试着到建筑物的另一处启用后备电源。我们约定在获得密文后立刻撤离,但是在计算完成之前,安格班的人就来到了现场。我听到他们所在的方向传来枪声,Agent Ataresto 在通讯频道里问我是否能维持电力供应。我试图封闭后备电源所在的房间,但是他们使用了榴弹类的重武器,炸开了铁门。我被冲击波涉及,失去了知觉。


“后来我得知,他们成功地取得了密文,从现场撤离,但我没有在约定的地点与他们会合。在 Agent Nerwen 带领支援到达之后他们成功压制了建筑物内的敌人,并且逮捕了其中几名,但是没有找到我,直到过了很长时间之后。”


Finrod 再次停了下来,长时间讲述让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低哑。Curufin 有片刻以为他们会暂停一下,但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音频里的背景杂音。过了一会儿,Finrod 重新开口:


“但是当时我对这一切都不知情。我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小房间里,双手被铐着,有人持枪站在我身边,房间里还有另外几个人。我猜测那个地方仍然是 Tol-in-Gaurhoth 的势力范围之内,可能离原本的地点有一定距离,通过某种秘密路径相连。


”然而这些人不是那个团体的成员,而是 Sauron 的直系下属。我听到他们交谈,似乎是没有得到第三段 Silmaril 指令让 Sauron 非常愤怒,很快就会亲自来惩罚他们。


"这时候他们发现我醒了,于是过来问我的身份和目的,想知道如何能从我们手中夺回 Silmaril。我拒绝合作,于是他们用皮带和枪托殴打我,试图逼我开口。在发现这样没有效果之后,就把我的双手铐在暖气管道上,轮流…… 侵犯我,强迫我取悦他们。”


“你是否透露了任何信息?”


“没有。” Finrod 轻声说。


短暂的沉默,那些人似乎在期待 Finrod 作进一步的解释,但他没有回应。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没有人发问,于是他继续下去。“我被持续地折磨,体力透支加上缺水,让我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但是这时他们也停了下来。‘如果我们给的还不能让你满足,这也没关系。’有一个人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对我说,‘“赠礼之主”已经亲临,他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然后他们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人进来了。我没有见过 Sauron ,但是在看到他的瞬间我就明白…… 那就是他。”


这是第一次,Curufin 注意到,在 Finrod 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颤抖。那音调的变化过于微小,如果不是以他对这个人的了解可能还注意不到,但是却让他觉得十分不祥。


“‘Finrod the Faithful,我听说他们是这样称呼你的。’他低头看着我说,‘今天见到了你,才发现确实是这样啊。’


“我没有回答。‘只是不知道你的这种信念是从何而来?’他接着问我。


“‘你想说什么?’我问。他似乎觉得有趣,朝我露出微笑。‘他们给我的称谓,你也听到了吧。’他说,’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给你一份见面礼—— 一样足以改变你一生的东西。’


“然后……”


他的声音再次开始颤抖,这一次毫无掩饰,尾音破碎,飘散在空气里。


“他做了什么?”


“他……”


Finrod 似乎在椅子里挣扎,Curufin 听到喘息,然后是一声很低的抽泣。如果不是因为听了前面这些录音,他一时间几乎不能确认那是Finrod 的声音,他和很多人一样熟悉 Finrod 温暖明朗的样子,也见过这个人更少为人所知的、冰冷沉默的样子,但是从来没有看过他的痛苦、恐惧和绝望。然而如今所有这些情绪都赤裸裸地暴露在这个声音里,一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 Finrod 低声说,像是面对着某个看不见的人,“请不要…… 不,求你……”


“Agent Ingoldo。”


Finrod 没有回答,挣扎着,不断传来金属撞击的声响。Curufin 这时前所未有地希望他们能够停下来,把他放开,让他一个人待着。但是没有人出声,他们只是静静地等待,任由他在那里颤抖和哭泣。


“请停下…… 不要让我…… 不要让我看这些……”


“他让你看到了什么,Agent Ingoldo?”


“我……”


Finrod 喘息着,气息急促。他似乎在试着让自己的呼吸平复,过了很久,才终于能够开口。


“我看到了…… 一切。”他轻声说,“过去和未来,整个世界—— 我看到了,Ilúvatar系统的——”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播放器上的图标一闪,跳回了开头,停止在那里。


Curufin 看着屏幕,大概有十几秒钟。然后他把进度条拉到音频的结尾处,按下播放。再一次地,在 Finrod 说完这个词的瞬间,录音就到了尽头,余下的部分被抹掉了。他试着搜索了一下,如预料中一样,无法发现任何隐藏的信息。


他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然后站起身。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左手的指甲掐进了手掌,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只看见鲜血在指甲缝里染了一丝刺目的殷红。



—tbc---

2016-2-20 v6



[1] 这个双关似乎不能翻译,希望能表达出意思(。)……


[2] 这时候就意识到这群人里只有小O 没有母名和任何 epessë 了…… 作为 N 国线最早出现的角色感觉有点心酸呢(?)



评论(5)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