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2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我拿到了Boldog身上那颗子弹的检验报告。”他在电话里对Finrod说。“那把枪最后一次在合法市场上留下记录是在一个军火商手里,巧合的是,刚好是我打过交道的人。想不想去见见?”


“听起来挺有趣。”Finrod说,“到办公室找你?”


“不用。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附近见面就行。”


他说了一个地址,挂断电话。“你认识这个人?”Celebrimbor在旁边问。


“半是工作,半是私事吧。”Curufin想了想,“他从前和Tyelko的女朋友有点过节。”


“那是……”


“感情纠纷。”他耸了耸肩。


“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Curufin做了个手势。“易如反掌?”黑发的少年问。


“不,拳头解决。”


----

这一天他们约了见面的地方是在闹市区一家购物中心的门口,正是上午,周围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十二月还没到,商场中厅已经立起来一棵两层楼高的圣诞树,闪闪发亮的饰带和金属球从树顶上往下挂,空气里飘荡着甜腻的节日音乐和糖果的香味。Curufin倚在门侧商店的橱窗上,看着穿梭的人流和他们倒映在玻璃窗里的影子。过了一会儿,那些影子中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久等了。”Finrod走到他身边。


“没有。”他抬起眼睛,“在这样的地方等等,也不错。”


“是挺热闹。”


“连槲寄生都挂出来了。”他往上看了一眼,“也不看看离圣诞还有多久。”


“总要提前营造点气氛啊。记得有一年冬天,我们也在下面照过自拍的。”


“有这种事?”


“当然。你不会把照片都清了吧?”


Curufin耸了耸肩,金发的年轻人笑起来,“要不要再拍一张?”


“没那份闲情逸致。”


“真是无趣啊。”Finrod仍然笑着,也没有再坚持。


----

从宽阔的大街拐进侧面的巷子,道路很快变得狭窄,两旁的建筑不再光鲜,显出缺乏修缮的灰扑扑颜色。楼房里倒是还有人居住,窗台上可以看到盆栽的月季和石竹,葡萄青绿的藤蔓爬到窗框上。


“很难想象能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个黑市贩子。” Finrod说,往周围看了看。


“这只是他的一个店面。”


”他卖的都是些什么?”


“很多,武器,情报,能在台面上和背地地交易的各种东西,合法和不合法的。”


“听起来挺不简单。”


“想动他的人不少,但至今为止还没什么人得到机会。”


“他很谨慎?”


“他能保持平衡,这很重要,就像在两栋摩天大楼之间走钢丝。”


Curufin对了一下终端上的地址,在靠近街角的地方停下。这看上去不过是栋老旧的住宅楼,即使在白天,通向二层的楼梯口也是黑洞洞的,在他们踏进去的时候扬起了灰尘。


“等会儿由我来说话。” 转过楼梯拐角的时候他对Finrod说。


“怎么?”


“我知道怎样和这种人打交道。” 没有等对方回应,他就走在前面,推开了二楼右边那扇虚掩的门。


门里是个光线阴暗的房间,弥漫着一股金属、机油和快餐食物混合的难以形容的气味。以普通公寓而言应该是起居室的位置,但是这里大件的家具只有房间中央的一张木桌和椅子,桌上放着两三个纸盒和一叠杂志。房间里其余的空间都留给了四面墙边的陈列,玻璃柜台里排着左轮和自动手枪,弹匣分开放在旁边。步枪则挂在墙上,他在其中看见了M700和AR15,还有战争期间大量流入市场的SG550。对面还有一面墙挂着各种军刺和匕首,他走到前面,随意扫视了一下,目光落在角落里一把黑色的短刀上。


那把刀藏在鞘里,刀柄上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却有种无形的压迫感从中流露出来,即使隔着皮革刀鞘仍然掩藏不住。他伸手握住刀柄,轻轻拔出一寸有余。刀身竟然也是纯黑的,显得钝重无光,然而那种气息却让人无法怀疑它的锋锐。


“这样的刀只有两把,另一把如今在多瑞亚斯最好的杀手手里。” 半隐在阴影里,一个人影靠在通向内室的门框上,冷冷地说,“这不是你能驾驭的东西。"


“是么?”Curufin笑了笑,“是你卖给他的?还是交给Thingol的保护费?”


他转过身,那人认出了他,表情立刻微微扭曲。“是你。”


“看起来你还记得我,Eöl。”


那人往前迈了一步,走到阴影外面。这是个高大的男人,长着一张算是英俊、却有些过于阴沉的脸,穿着暗色的T恤和牛仔裤。男人的一只手里还捏着半个没吃完的热狗,香肠和腌黄瓜的切面从面包之间露出来。


“你来做什么?”他问,目光从Curufin身上投向靠在桌子另一端的Finrod,然后又落回他脸上。


“不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吗?”Curufin笑了笑,“对一个生意人来说。”


“我没有什么生意是可以同一个'Agent'做的。”


“你确定?”


“该死的不能再确定了。”


两个人对视了片刻,Curufin没有动。“你怎么还不走?”Eöl问道。


“我在设法让你这一天剩下的时间过得好一些。”


“你现在出去对我的这一天来说就是最好的。”


“你是指把这些时间用来疑神疑鬼,猜测我们究竟是为何而来?”


男人的眼神由下而上地打量他,仿佛他是某个形状奇特的软体动物。“因为这就是你平常所做的,不是么?” 他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没有挡住的地方。“像个钻出地洞的鼹鼠一样东张西望,猜忌着太阳下的一举一动,考虑它们会给你带来什么。”


两个人接着对视。他能感觉到Finrod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知道以这个人的脾性,是没办法放松地把这种场面完全交给他人掌控的;但至少现在他还是耐心地等待着,直到黑发的男人开口。


“我挺喜欢你的虚张声势,但别以为用这种手段就能骗倒我。”男人略微抬起眼睛,薄唇扭曲成一个笑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你们想知道是谁从我手里买走了那把Glock 17,不是吗?”


短暂的沉默,黄色的芥末酱从那半个热狗的横截面渗出来,浸透了包装纸,顺着滴落在地面。男人看了一眼,随手把它扔到一边的陈列台上。


“如果是这个,你愿意和我们交易么?”Finrod往他们这边靠近了一些,轻声问。


“你们出多少?”


Curufin从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朝着他展开。“只要一个名字,这价钱应该不错了。”


男人朝他走近,直到能看清支票上金额那一栏里的数字。他低头的时候黑色的发梢有些凌乱地落在领口,一截狗牌的链子从衣领里露出来,闪着陈旧的金属色泽,仿佛在炫耀主人昔日的身份。但是Curufin知道他当年的履历算不上光彩,最后只是勉强逃脱军事法庭的审判而已。


“以维拉们平常的吝啬程度而言,确实不错。”Eöl抬起头,笑容咧得更开。他的眼睛深处有什么在闪着,“但是很可惜,已经有人出了更高的价钱,从我这里买另一样东西。”


“那是什么?”


“是让我保持沉默。”


“也是这个人告诉你,我们会来找你吧。”Finrod说,离开了一直倚着的桌角那个位置,朝他们走近了一点点,停在几步之外。


“你认为是就是吧。”男人说,没有看他一眼。


“那么我们能不能出更高的价钱—— 比他给你的开价更高—— 连他的名字一起买下?”


这次男人斜过了眼去看他,像是有些兴趣地打量着。"这个提议听起来也不坏。”


“你不会吃亏的。”


“是不会,但我得考虑我的职业道德。”


“你有什么职业道德可言?”Curufin冷笑了一下,“你和任何人做交易,无论是多瑞亚斯的打手还是安格班的恐怖分子,也不在乎你卖出去的东西流落到谁的手里,被用作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讲究这种东西,才能让我的主顾知道他们可以相信我。做这一行很不容易,你也该知道的,‘Agent’先生。”


“不容易的是什么,是保守秘密,还是把秘密在不同的人之间转手,同时不让他们彼此发觉?”


“无论是什么,至少比做Ilúvatar系统的走狗困难些。”


Curufin往前踏了一步,眼角看见Finrod的神色也随之变了,开口像要说什么。但他的动作比另外两个人更快,右手滑进风衣内侧,碰到枪柄粗糙的触感。拔枪,拉下保险,听到清脆的咔嗒一响。另一只手同时扯住面前男人的衣领,加起来总共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已经卡着武器贩子的脖颈,把对方抵在身后的墙上。


“等等……” 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发难,男人有些虚弱地说,困难地把眼珠往上转,去看抵在额头上黑洞洞的枪口。


“我没有兴趣再等下去,不想浪费时间。”他平淡地说,“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是Ilúvatar系统的走狗,是它指令的代行者,在这里有权力不经审判直接开枪,比没能惩治你的军事法庭有效率得多。他们说你可以和魔鬼作交易,而我可以送你到地狱去见它。”


他听到Finrod吸气的声音,但是用眼神阻止了他开口。男人的眼珠随之向下转回去,左右打量着房间里的情形。那些汤普逊冲锋枪挂在他对面的墙上,空气里的灰尘缓缓旋转,模糊了从窗口透进来照亮枪身的天光。半个热狗已经掉到了地上,在地毯边缘抹出一道难看的黄色污痕。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Finrod提醒。这个房间里的军火足够武装一支小型的游击队,而他正在威胁它们的主人,手里只有一支勃朗宁的自动手枪。但他愿意冒这个风险,赌的是这样做能够让他显得足够变化无常,让对方摸不清他的底牌。


那将是面前这个人最害怕的情形。


他默数到三十下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开口了,有些嘶哑。


“你们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的一切。”


“或者…… 我有个想法。” Finrod走到他身边,这次Curufin没有阻止他。金发的年轻人笑起来,轻盈明亮。“为什么不在这同时,就当赠品,替我们和这个人再订一个约会?”


男人抬起眼睛看他,眼珠在略带血丝的眼眶里转动。“我得说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对你们来说。”他露出一个不带感情的笑容,舔了舔上嘴唇。“是个…… 很漂亮的女人呢。”




—tbc---

2016-01-09 v6

2016-01-21 v6.1


评论(2)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