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10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这一天入夜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雨,他们从城南一个停车场的楼顶走下来时,风里的寒意变得更重,像许多湿冷的针随着呼吸刺进肺里。Curufin竖起风衣的领子,朝四周张望,这条街道不算是在最繁华的城区,这个点外面已经没有太多人了。倒是不远处上方高架桥上车流不断呼啸而过,载重的卡车碾得桥面震动不停。站在这个位置只能看见桥底,被昏黄的街灯照亮,底下桥洞里依稀可见三两个流浪汉的身影,裹着毯子蜷缩在里面。


“我发现自从和你一起——”他刻意强调了这个修饰语,“——开始这项工作,就总是来到这样的地方,在这种天气里。”


“我倒是觉得,为了到一些地方来见一些人,这种天气才最为应景呢。”Finrod说,看上去心情并未受到影响。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灯光给他的侧脸勾出了一条明亮的轮廓,又被雨水模糊。“就像是…… 你有没有看过那些二十世纪中叶的电影,雷德利·斯科特的洛杉矶永远在下雨,弗兰克·米勒的芝加哥也一样。夜色漆黑,鲜血殷红。”


“看过一些。每当看着里面的私家侦探和美丽狠毒的女主角调情,我都忍不住想像他的靴子里此刻是不是灌满了雨水,是什么感觉。”


“我试过一两次,那感觉可不怎么好。” Finrod想了想,然后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


“至少让我知道这次你想见的是谁?”


“一个很聪明的人,”Finrod略微眯起眼睛,像是有些怀念,“也很漂亮。” 他看到了Curufin的表情,随即补充道,“我的一个朋友。”



推开名叫“蓝鸟”的酒吧大门时,灯光和轻柔的音乐一起流淌出来。这家店比他们这两天去过的都更宽敞一些,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个三角形的小舞台。上面此时有三名乐手,一个钢琴,一个萨克斯,一个大提琴,那个大提琴手正在开始试音。


“没想到这年头还有驻场的爵士乐队。”Curufin评论道。


“你不喜欢他们?”


“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爵士乐。”


“那真是遗憾。”Finrod说。“让我看看…… 哦,她已经到了。”


他向走过来给他们领座的侍应生作了谢绝的手势,领着Curufin从座位间穿过,直到酒吧的另一头。这里的光线稍为暗淡,舞台方向的音乐声也不那么响。周围的几个座位还空着,只有靠窗的四人座上坐着一个女人,静静看着他们走近。


Finrod在她面前停下,略略低头致意。“我亲爱的Andreth女士,别来无恙。”


Curufin借着灯光看她,女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戴着软沿的礼帽,卷发从帽沿垂落下来,发梢在她的脸颊旁边轻轻摇晃着。她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杯冰水,杯口插着柠檬片,她的一只手放在杯子旁边,指甲修剪得很干净,尾指上带着一枚纤细的银戒。


他发觉自己不大能分辨这个女人的年纪,看面孔她不过二十上下,清秀像映在湖水里一枝早春初绽的花,看衣饰妆容却像是已然成熟盛放的年龄。而她的眼神里却带着一份与外表不符的沧桑,灯光摇曳流转在眼睛里,竟像是显得有些苍老。


女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戴着丝质长手套的手。Finrod握住她的手指,在手背上轻吻了一下。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朋友。”她轻声说,“不过这还真是少见,一个私家侦探,带着一个——”她往Curufin的方向扫了一眼,笑意更浓。“Ilúvatar的Agent。又或者是Fëanor的门人与余者不同?”


Curufin往前走了一步。“我不认为我们曾经见过。”


“但我知道你是谁。Curufinwë Fëanaro最得意的学生,被认为是他衣钵的继承者。这座城里为数不多能理解他成果的人之一。”


“你是谁?”


“请别在意,Curvo。”Finrod转向他。“这是Andreth Saelind。曾是’系统’研发和维护的内部人员之一,Taniquetil的智库成员。”


“早已不再是了。”女人重新坐了下来。“就算在那时候,我们所做的也算不上有多少意义。Ilúvatar系统的核心与原型早在战前就已完成,我们这些后来者不过是为它上紧螺丝而已。”


“但即使只是如此,你们对它的了解仍然远比普通人终其一生所知的更多,不是么?”


“故纸堆里的方程和演算,语焉不详的实验记录,从某些疯狂的头脑中被带到世间的设计,如此而已。”


侍应生端着两杯冰水和餐单过来。“可以请你喝一杯么?”Finrod问。


“玛格丽特,如果你坚持。”


“我的荣幸。”


Finrod给自己点了咖啡,Curufin只要了苏打水。侍应生走开的时候,那边的爵士乐队试完了音,开始演奏第一支曲子。Andreth的手重新放在了桌上,修长的手指随着节奏轻轻叩击桌面。


 “然而我只能想象,“过了一会儿她重新开口,”你请我喝酒,也正是为了那些资料吧?”


“即使只是为了和你说说话,我也会请你喝酒的,Saelind。”


“是么。”女人笑了笑,这次与方才不同,带着暖意,显得更加明艳。“我倒是记得以前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最后付账的往往是我呢。”


“假如这种事真的发生过,那时我一定是已经被灌得不省人事了。”


“凡是对你的酒量略有了解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话吧。”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识过你的。”


两个人都笑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一起喝酒了。”Finrod说。“烦扰的事情太多,很难再有那种心情。”


“如今烦扰你的是什么?”


Finrod沉默了一下。“一件遗失的东西。”他轻声说,“为了它有人被谋杀,有人被灭口。‘系统’正在受到威胁。”


黑发的女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目光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手,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会儿。“是0级机密吧?”她问。


“是的。”


“这不是一般人应该知道的事情。我很好奇有什么让你即使冒着泄密的风险,也需要来问我?”


“一个代号。”


“代号?”


“这是我搭档的工作成果。”Finrod想了想。“如果你不介意——”


“当然。”Curufin说。他从公文包里取出平板,调出图片放大到全屏显示,然后支起电脑,把屏幕转过一半。


“我们调查的案件当事人是一个学者,领域是计算机科学和密码学。在出事前不久,她销毁了个人电脑里的全部数据,我们不知道原因。但是后续的调查中,从恢复出来的极少数资料里我们发现,那些记录有许多都提及一个名词——‘Ghost’。”


他看着女人的神色,她低垂的目光注视着屏幕,上面发出的微光照亮了她的脸,其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最后修改于去年二月二十四日的一条日志里写道——‘继续对‘Ghost’的调查。’”他读道,“相关资料太少了。需要更多的消息来源。”


“七月十一日——‘Ghost’原型的设计图中有一些难以理解的地方。如果不是我的计算错误,那么只能是……”


“一月九日——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假如利用‘Ghost’和……’”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下去。“但是没有任何地方给出这个名词的出处,即使以‘Agents’的权限,调用议事会的数据库也是一样。我们甚至不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还是如这名字一样,只是一个幻影。”


Andreth没有立刻回答。三个人静静地坐着,大提琴低徊的声音流过四周。外面的街道上,远处车流的声音仍然依稀可辨。


“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是谁,也不想问。”最后她说,“我所知的一切不过是基于陈旧资料库中的记载和口耳相传的流言,不能保证其中任何成分的真实性。你们问起一样东西,所以我告诉你们有关它的一些记录,如此而已。对吗?”


Finrod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正是如此。”


“很好,”女人说。她稍为坐直身子,把面前的玻璃杯推开了一些。


“那么首先,‘Ghost’并不是鬼魂,而是一件真实存在的事物。你们无法在维拉议事会的数据库里找到它的资料,是因为它诞生于Ilúvatar系统之前。”


—tbc---

2015-12-23 v6



*话说有人还在看吗…… (毫无自信觉得已经无聊到没有人看了吧

评论(16)
热度(22)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