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9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他们走到办公楼入口时已经接近午餐时段,倒也不见多少人出入。毕竟与一般人的想象不同,是个规模挺小的机构,而手上有工作的人多半也不会安安稳稳地待在办公室里。


事实上就是这个地方本身,大概也和电影或者小说里描绘的那种有些差距;不是那种带着机械气息的现代主义风格建筑,走进去也不会看到铺满四面墙壁的大型显示屏,或者用金属手指敲打键盘的机器人接线员。那只是栋三层的小楼,在Taniquetil南面一片绿树掩映的安静街区里。能够暗示这个地方特殊性质的只有杵在门口的两个电子哨,摄像头旁边的指示灯一下一下地闪。


两个人各自走过去,让那东西扫描他们的虹膜,然后打开面前的自动门。“这几年一次都没来过?”他问。


“两次。”Finrod想了想,“办完最后一项离职手续,来拿材料的时候。还有一次…… Artanis临时有事,让我送她过来。”


他皱起眉头,仿佛勾起了什么让人不安的回忆。“不过也有段日子了…… 连这里的树都长高了些。”


“不是我想破坏你伤春悲秋的情怀,但这些橡树都跟Taniquetil差不多年纪,两三年时间恐怕长不了多少。”


“是么……” Finrod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如果跟树木生长比起来,确实也没多久啊。只是自己感觉就像过了半辈子一样。”


“说明你还不够老,不然感觉就是相反了。”Curufin耸肩,“欢迎回来。”



他们在二楼西侧走廊的尽头找到了Celebrimbor。宽敞的房间里只有黑发的少年一个人,蹲在地上一大堆拆解开的机箱、线缆和接线板之间,握着一把螺丝刀,带着监听耳机。因为过于专注的缘故,他连两个人进门都没注意到,直到Curufin走到他身边时才反应过来,急忙扯掉耳机起身。


“早上好,前辈。”


“早。”Curufin随意地说了一句,向身边示意。“私家侦探Findárato Ingoldo,曾经是这个组的首席,你应该听过的。”


Finrod伸出手。“幸会。”


少年脱掉防静电手套和他握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略略垂下目光。“Celebrimbor Tyelperinquar, 实习Agent。”


他把他们领到房间里面。这边似乎没有足够的椅子,Curufin也不大在意,坐到一个看上去算是结实的机箱上面。Celebrimbor点亮一台电脑的屏幕,把图像投影到正面的大屏幕上。


“昨天通宵跑完了最后一个阵列恢复程序。”他说,“但是最终的恢复效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五,清除得太彻底了。”


“是么。”Curufin把双臂抱在胸前,“没关系,比我想象的要好。”


“大文件基本上被破坏了,能够恢复的主要是一些图片和文字,包括部分的往来邮件,你们可能会有兴趣。像这些……” 他点开一个文件。


Curufin眯起眼睛,从页面上乱糟糟的格式代码之间读出文字。“多谢您记得我喜爱古典音乐。遗憾的是周三晚上我需要参加一个远程会议,因此无法同行……”


他勾起嘴角,“他们还是这副德性啊…… 要不是因为Tyelko痛恨古典乐,我都要以为是她当初拒绝他的邮件了。”


Celebrimbor用有点惊恐的眼神看着他。“Tyelkormo…… 前辈?”


“啊,都是读书时候的事了。”他耸肩,“我们在提里安大学的时候。那时他喜欢过的美女教员至少有一打,而她的追求者大概是这个的三倍吧…… 不过别告诉Irissë,即使你有机会。”


“知道了。一定……”


Celebrimbor好像还想问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Curufin把他手里的触控板拿过来,随意翻了几个文件。


“没有什么工作相关的内容啊。”Finrod说,“不过也可以理解,如果有人翻过她的资料,然后又想毁灭证据,应该会首先清除这部分。”


Curufin摇了摇头。“不,”他低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不仅是如此而已。”


“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些数据的排列方式。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自然的地方?”


“不自然吗?”Celebrimbor想了想,“确实,清理出的数据大部分集中在链式表索引的几个特定分区里,说明有几个地方受到的破坏比别处小。我猜测这是受到多次擦除的结果。”


Curufin转过头看了一眼,Finrod看着他们,神情专注。“这个你应该首先提出来。”他说。


Celebrimbor犹豫了一下。“我没有觉得这是不正常的情况。”他说,“大部分数据清除的做法都是擦除然后写入无用信息,重复多次。这个应该也不例外。”


“我不在意重复擦除了多少次。”Curufin说,“我想知道是不是有可能,有不同的人碰过这些数据?”


“您是说……”


“这是你的假设吗,Curvo,”Finrod说,“你猜测是Lúthien自己删除了她的研究资料,并且写入了无关的数据,然后凶手翻看并销毁了这些信息?”


Curufin没有直接回答。“可以证实或者否认吗?”他问黑发的实习生。


Celebrimbor点头。“什么时候需要?”


“现在。我想看第一次清除之前的数据,无论还剩多少。能做到吗?”


少年一动不动地考虑了几秒钟,然后说,“可以。”


他转身走回电脑前。Curufin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儿,然后转向Finrod。“要咖啡吗?”


他从走廊尽头的休息室端了三杯咖啡回来,看到Finrod已经拉过椅子坐在Celebrimbor身边,靠后一点的地方。虽然没有开口打扰,但是黑发的实习生姿态有些僵硬,像是受到了什么看不见的压力。


“不问你们要哪种了。”他说,放下杯子,“这台机器现在就像黄金之心上的一样,做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差不多。”


“谢谢。”Finrod露出笑容。“你的实习生很能干啊。"


Celebrimbor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然后把某种像被烫到的仓鼠的声音压回喉咙里。


“他很年轻。”Curufin说,“近几年来录用的最年轻成员之一,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读书早?”


Celebrimbor点头。”毕业也比大部分人早。”


Curufin喝掉了半杯咖啡,房间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应该再找个话题,因为Celebrimbor好像已经紧张得快忘记怎么打字了。但是正准备开口,就听到走廊上脚步声自远而近,一个身影走过门口,转头往里看了一眼。


“Artaresto!”Finrod的眼睛亮了起来,起身走过去拥抱他。N组的现任首席有些不知所措地怔了一下,随即也笑起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背。“没想到你会过来。”


“我自己也没想到啊,不是不告诉你。近来如何?”


“老样子。”Orodreth说,“有空过来聊几句?”


“当然。只是……”


Finrod回头看向他。Curufin摆了摆手,“这边一时间还做不完,我们在这里等你。”


那两个人往走廊另一头走的时候他还能听到Orodreth的声音,“今年校庆没回去啊?Finarfin教授还问起你呢。”


“抱歉,前段太忙了,下回一定……”


脚步声转过拐角,Curufin等到声音完全隐没,然后靠回自己的椅子里。


“你听人说过Findaráto的事情?”他问。


“嗯。”Celebrimbor说,没有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听其他人提过一些。”


“说了什么?”


这次少年的动作慢了下来,似乎犹豫不决。最后他把手从键盘上移开,转过来看着他问,“你们交往过?”


Curufin正在喝掉杯底最后一点咖啡,这时终于是哽在了喉咙里。他尽量作出无所谓的样子,把咖啡杯放回桌上。“是啊。很意外么?”


Celebrimbor发出一点含糊的声音。“不,只是没想到…… 你们那么早就认识。”


“算是吧。”Curufin想了想。“我们是提里安大学同一届的毕业生,专业不同,一起上过些公共课之类的。他在学校里属于活跃的那种人,辩论赛上也见过几次,不过说不上有多熟。”


“然后呢?”


“毕业时我参加了‘Agents’的招募。这对于Ilúvatar系统的运作是至关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它会将候选人名单输入预测模型,计算长时期的偏移因子,逐一进行评估。这个过程的淘汰率很高,你也知道的,我们那一届最后只有十五个人通过。当时我看到他也在其中,还有点意外,倒不是怀疑,只是本以为他会读个PhD什么的…… 总之,我们进了同一个组,然后处了一段时间。”


“后来……”


“分开了。”Curufin简洁地说。


Celebrimbor张了张嘴,好像想说“很遗憾听到这个”之类的话,但是在看到Curufin的表情时咽了回去。


“抱歉,”他说,“不是故意要问这个…… 我该接着工作了。”


“没事。”


他转回去调试程序的时候Curufin短暂地回想了一下,断定叙述的结尾过于简洁,是因为他自己对此也没有充分了解的缘故。那段关系的结束就像开始时一样,缺乏明确的标识。他们没有直接说过分手,Finrod只是提前出了院,没有告诉任何人,从他家拿走了自己全部的东西——那并不太多。留下的只有一盆兰花和一张折起来的便签纸,压在他的备用钥匙下面。他没有打开那张纸条,把它和兰花一起扔进了垃圾桶,在那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没再得到Finrod的任何消息。


这样的回想让他脑袋里面又开始隐隐作痛,他告诉自己现在考虑这些没有意义,然后把注意力转回到眼前的屏幕上。


—tbc---

2015-12-13 v6

2015-12-20 v6.1



评论(2)
热度(14)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