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8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Fingon办公室的窗户朝向东面,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影落在房间里。但是十一月十四日这天还阴着,清晨的雾气没有被驱散,仍然薄薄地漫在地表附近,浸得树枝树叶也湿漉漉的。


然而房间主人的心情似乎并不受糟糕的天气影响,年轻的H组首席靠在椅子里斜倚着桌沿,衬衫的袖子一直卷到肘部,露出晒成小麦色、肌肉线条分明的前臂。


“如果只是这件事,那毫无问题。”他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可以让人带你们把所有的东西过一遍,遗体、证物,鉴定报告,都还在那里。我只是有些好奇—— 这种事虽然不是每天都有,但在那边也不少见,你们为什么偏偏会对此感兴趣?”


“兴趣大概算不上。”Curufin说,“刚好和我们在查的一件事有点关系。”


“是什么样的关系?嫌疑人,知情者?”


“还不确定。”


“看来N组这次是遇到个大案子了。” Fingon扫视着他们,目光落在金发的年轻人身上,“连…… 退役的首席都回来了。”


Finrod只是朝他微笑。这两个人的笑容都很温暖,但又显得截然不同,就像初夏的上午与早秋的清晨。


“行了。”对视几秒后,黑发的Agent爽快地挥了挥手。“我知道那些保密条例…… 总之,很高兴见到你,Findaráto。”


“我也一样。”Finrod站起来和他握手,短暂地拥抱了一下。



“Findekáno一点都没变。”他们沿着检验处的走廊往下走时Finrod说。


“像他那样的人,轻易不会变的。”


“但是对在这一行待了这么久的人来说,也是难得啊。”


“你觉得你变了?”


“或许吧。”Finrod答道,看起来并不想深入讨论这个话题。


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并排走着,彼此心照不宣地假装已经忘记了昨夜的争吵,即使当时已是凌晨,和现在不过隔了六、七个小时。一念及此,让Curufin又觉得隐隐有些头痛。毕竟不是那么年轻了,又连续熬了几夜,虽然还不至于困倦,但意识多少有点微妙的延迟,像是与周围的事物之间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


H组常驻的法医名叫Hador,是个金褐色头发、肩膀宽厚的中年人,比起医生来说更像是保镖或者拳击手。这时他已经在解剖室里等着他们,尸体也被推出来放在了他身后的解剖台上,盖着白布,从下面露出来的右脚大脚趾系着标签。


“Boldog D., 男性,二十三岁。”Finrod读出来,“已经确认身份了?”


“是的,不过没有做DNA检验,面部特征和齿模都对得上,已经不需要了。”中年人说,递给他们一人一只医用口罩。“看上去是个小混混,无业。住在西城区。”


他掀开白布。即使隔着口罩,还是有股福尔马林、血、开始腐烂的组织和海水混合的、难以形容的味道迎面扑来,让Curufin皱起眉头。大概因为浸泡的时间不长,尸体并未明显发涨,但仍然显出一种不自然的苍白,皮肤下面也开始出现淤血和尸斑。他的胸腔已经被剪开,又用黑色的粗线草草缝上,像是用订书机钉起来的痕迹。正是这道痕迹仿佛剥夺了他身上最后一点作为人类的实感,变成一只单纯存放着血肉、并且即将朽坏的皮袋子。


“我猜你们最感兴趣的是死因。”Hador说,“不是溺水,他的肺部没有进水,扔到水盆里还能漂浮,就像羊皮筏子。他在落进水里前就死了,因为这个。”


他用一把镊子拨开死者鬓边的头发。卷曲的头发里缠着海藻,还有些细细的沙粒,而其下太阳穴的位置可以看到一个弹孔。边缘的皮肉卷起,被水泡得发白,勉强还能辨认出周围毛发燎焦的痕迹。


“小口径,近距离射击。”Curufin说,”穿透伤?”


“是。”


“那么大概找不到弹头了?”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很幸运,”他说,“找到了一个,卡在车门框里了。”


解剖室隔壁的房间是个存放各种器械和药品的准备间,架子上堆满瓶瓶罐罐,与被无影灯照得透亮的解剖台相比,光线显得柔和不少。中年人把他们带进门里,旁边的矮桌上堆着几件东西,被水泡过的衣服、一个钱包、一个打火机、半包纸烟。


“首席说你们可能会想看他身上的东西,所以我放在这里了。”他说,“这是弹头。”


他拎起一个密封袋,里面的东西闪着黄铜的颜色。Finrod转过头看了Curufin一眼,“你觉得可能是同一支枪?”


他没有点明,但Curufin立刻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都是点三八口径,不能排除这种假设。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做个膛线检验。”他转向中年人,“我们可能需要把它带走。”


“这个我不大确定,它们应该被送到H组鉴证科,理论上需要书面文件批准借调……”


“我们手上的一个案子有0级权限。”Curufin说,“对于相关的其它案件,我们有优先调用物证的权利。”


中年人再次看了他几秒钟。“我理解,”他说,“但是规定要求,需要确认一下,抱歉。”


他走了出去,他们可以听到他在走廊里用手机拨号的声音。


“看他的样子,没想到这么…… 谨慎。”Curufin笑了笑。


“职业习惯吧,对他们来说程序错误是可以致命的。”Finrod有些心不在焉地说,拿起那个褐色人造革的钱包,翻着里面的东西。Curufin靠过去时看见了几张被水浸湿的小额纸币,一张快餐店的优惠券,此外就再没有什么了。


“那些地方放过卡片。”他说,看着侧面的卡槽,“有人把它们拿走了。”


“是为了不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但是他们应该知道我们可以查到,不过多花一点时间。”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但是这有什么意义?”


Finrod想了想,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法医就进来了。“我向首席确认过了。”他说,“你们想要的都可以拿走,但是结案以后要重新归档入库。”


“一定做到。”Finrod朝他笑了笑。“再问一件事情…… 死者身边,或者车里,有没有发现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他从平板上调出之前的监控照片递过去。中年人看了看,摇了摇头。


“没有,至少我没看见。你们可以去鉴证那边找找,不过我个人不抱希望。”


“其实我也一样。多谢。”


他们走出建筑来到天光下面,正在用力呼吸凛冽的空气、试图洗掉浸入肺里的福尔马林气味的时候,Curufin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勾起嘴角。


“Tyelpë把Tinuviel的硬盘数据恢复出来了。”


“复原效果如何?”


“还不知道。过去看看?”


“他在哪里?”


“N组办公室。”他转过头看了Finrod一眼,“不方便吗?”


“没事。”Finrod犹豫一下,笑了笑,“正好很久没回去过了。”


—tbc---


2015-11-25 v6

2015-12-20 v6.1


评论(4)
热度(19)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