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6

目录:

楔子  01  02  03  04  05



他们出了公寓门,拐进侧边的小巷,准备抄近路从另一端穿出去。巷子两边都是高墙,Curufin抬起头试图借助远处高楼的轮廓确认方位,却在余光里看到一团黑影闪过。他本能地停下脚步,定睛看去,是一只黑猫从二楼屋檐的阴影里探出脑袋,喵呜叫了一声,然后沿着外墙上的水管蹿下来,轻盈地跑到他们面前。


“Telvido。”Finrod蹲下身叫它,伸出一只手。黑猫瞪着绿色的眼睛看他,然后凑过来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指。


“它认识你?”


“附近杂货店的猫,喂过几次。”金发的年轻人用指节揉了揉猫的耳根。“抱歉,今天没有什么食物。”


Curufin犹豫了一下,俯身试着去摸它。那猫猛地回头,一口咬在他指尖上。


“我操!”


“冷静,Curvo,它只是怕生…… 唉,你吓着它了。”


“奇怪,我的感觉刚好相反。”


直到走近Finrod停车的地方,沿着他手指流下来的血才慢慢止住。Finrod回头露出安抚的笑容,替他拉开那辆黑色雪佛兰的车门。“抱歉,”他说,“等会儿晚饭的地方你选,如何?”


“怎么,”Curufin勾起嘴角,“昨天还拒绝了我,今天就要请客了?”


“除非你不愿意?”


“乐意之至。”



天色在穿过半个城市的时间里慢慢变暗,当他们开进Alqualondë港的一处停车场时,已近傍晚时分。停车场里空荡荡的,远端角落里停着一辆皮卡,还有一两部看起来已经过了报废年限的货车,像无人理睬的狗一样趴在那里。入口处的自动收费系统没在运行,脸色阴沉的管理员抬起电动栏杆,递过来一张计费卡。


“看起来没什么生意。”Curufin评论。


“这里已经衰落很久了。战后重建初期作为往内陆的唯一大宗材料中转站而繁盛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只剩下很小的吞吐量。看那些吊臂,大部分已经很久都没有移动过了。”


两个人沿着长街往东走,背后是空置的仓库和集装箱,街对面就是海岸,Finrod所指那些起重机的吊臂像一片凝然岿立的金属密林,又像无数手指笔直地指向天空。近处可以看到混凝土修筑的防波堤向下倾斜,海水是种深青的冷色,黯淡的波涛一下下拍打着堤岸。海湾绵长的弧线一直延伸到极远处,深灰的天际线下是岬角上的灯塔。Curufin知道这道海峡最窄的地方只有大约二十英里,天气晴好的时候应当可以看到对岸大陆的山峦,但是这时候天色阴晦,海对岸的一切都隐在雾霭里。


“你说你因为别的案件来过这里。是什么事情?”他问Finrod。


“寻人。有个男人失踪了,后来发现他的妻子把他切成片,混在自家料理店冷冻的食材里。”


Curufin皱起鼻子,吐了口气。“是怎么发现的?”


“主要是靠运气。她是在店里处理的尸体,其它东西都掩藏得不错,只有血液和脂肪直接排进下水道,刚好污水处理系统又不合标准,就黏在管道上,一点点渗到海里。当时我们原本只是走访,但是看到食腐的鱼类被吸引过来聚集在管道出口,然后是海鸟,就觉得有点可疑了。”


“或许也该庆幸被喂饱的是它们…… 而不是别人。”


“我们也希望如此。但是基于尸体被发现时的情况,其实不能完全确定。总之当时在场的人里,有些表示再也不吃刺身了…… 不过那家店似乎还在,离这里不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这就不必了。”


接着向前走了一段,Finrod向右转弯,重新拐回南北向的街道上。从这里朝他们来的方向看去,可以看见市中心的建筑群,林立的高楼、博物馆和歌剧院流线型的轮廓,以及Taniquetil直耸入云的身姿。近处路边则是低矮的棚屋,路面许多地方都被从前来往的货车压得下陷,在雨后积满了污水。居民活动的踪迹倒是略多了点,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聚在墙根下面,围着其中一个人手里的游戏机。


“你要去哪里?”Curufin问,“这和你的地图所指不是同一个方向。”


“不是。”Finrod说,“等一下。”


他朝那群孩子走过去,其中有一两个抬头看他,其他人还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他也俯下身去看屏幕上的画面,“砍他的脚。”他说。


“那没有用!”拿着游戏机的孩子疯狂地按着键,头也不回地应道,“伤不了多少血,而且砍到一定程度还会触发—— 不——!”


屏幕里的黑暗魔君发出一声长嚎,手中的锤子闪出紫黑色光芒,猛地砸下来。


“操。”男孩沮丧地说,啪一声合上游戏机盖子。“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抬起头问。


“我想找一个人。”


“谁知道你想找什么人。”


“你会知道的。”Finrod笑了笑,蹲下来与他的视线平齐。“只要看到这个。”


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银灰色的小东西,看上去像一枚游戏厅的代币。男孩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瞪大眼睛。“你认识他?”


“我是他的一个朋友,”Finrod说,“想请你把这个带给他,告诉他无论有没有我想要的消息,今晚七点半,在’地下’—— 如果他乐意的话。”他仍然笑着。


“‘他’是谁?”那些孩子走开以后Curufin问。


“算是线人吧,我在上回那件事里认识的。”Finrod说,“是个挺有趣的小家伙,知道不少事情。在这样一片地方很难找到目标,问问他或许会有帮助。”


“为此还要用这种…… 地下组织传递暗号一样的方式?”


“他不喜欢手机或者别的终端,或者至少,不让别人用那些找他。那硬币是个简单的微型磁盘,其实是孩子的玩具,这边店里一块钱两个—— 不过上面确实有某种暗号。”金发的年轻人做了个恶作剧般的表情。“我在里面存了全息图像和一段口信。”


“还真是小孩子的把戏。”Curufin耸了耸肩。



夜幕完全降临之前的时间里他们不再有什么事情可做,只能沿着街游荡。Curufin走进一家杂货店,然后意识到没什么可买,于是买了包廉价纸烟和打火机,然后出于职业习惯和老板攀谈了几句。出来以后虽然并不觉得饿,还是决定解决一下晚饭,选了整条街上唯一亮着灯的比萨连锁。


结果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加上柜台后面神色阴沉的店员。室内没有放音乐,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里在放一部老电影,一个男人在向一个女人不断追问着什么。临窗的塑料餐桌因为常年使用而显得油腻不堪,两个西装革履、风衣底下藏着自动手枪的男人坐在桌旁,显得多少有些违和。Curufin咬了一口比萨饼,上面沾着芝士的鸡肉粒有股旧棉絮的味道。


“看起来这不是你喜欢的那种?”Finrod看着他的表情问。


“这就像比萨饼界的冷冻西兰花。凉,硬,如果没有别的选择才会有人吃它。”


金发的年轻人笑起来。“让我猜猜你在暗示什么,”他说,“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你也不愿意陪我来这里吧?”


“不全是。”Curufin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们还有不少别的事情可做。技术组那边的数据恢复结果快出来了,还有其它的线索。”


“你认为我们现在做的事没有意义?”


“我只是不知道你在期望什么。”


“我会和你一起处理这些。”Finrod看着他。“但是至少,在弄清这里发生过什么之后吧。”


“当然,愿意奉陪。”



二十分钟以后他们站在一间酒吧外面,招牌上写着“地下”,十一个字母只有不到一半是亮着的。这家店确实也在地下室里,通往入口的是十余级狭窄的楼梯,入夜以后天气迅速转凉,金属扶手上已经结了一层露水。Curufin往周围看了看,夜色里只能勉强分辨临街楼房黑黢黢的轮廓,旁边还有几个硕大的垃圾桶,飘荡着食物和酒精混合的淡淡腐败气味。他习惯性地用手臂在腰侧碰了碰,确认枪套的位置。


Finrod朝他的方向扫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带头走下台阶,推开了门。温暖浑浊的空气、灯光和音乐立刻扑面而来,店里在放一首很老的歌,有个男人用颓靡而妖娆的声音唱着:


“…but we’re trash you and me

We’re the litters on the breeze

We’re the lovers on the street…”


Curufin挑了挑眉。“怎么,”他轻声问,“还是个同性恋酒吧吗?”


近处的几个人转过脸看他,Finrod眨了眨眼睛。“没关系。”他说,“买杯酒就好。”


店面本身不大,柜台边三三两两地聚着人,显得更为拥挤。金发的年轻人左拐右绕地往那个方向走,旁边几个女孩盯着他的背影看。Curufin没有立刻跟过去,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下屋里的人,然后看了看墙角立着的两台弹子球机。一台是老旧的“星球大战”,另一台是同样老旧的”星际迷航”。


他走过去敲了敲按钮,踏板没有动,显示屏的灯也没亮,大概是没接电源。再回头就看到Finrod已经买了杯啤酒,朝他走回来。


“我读过一篇小说,在旧书摊上买的。”金发的年轻人说,“故事的主角在青春将逝时,忽然异样地地怀念起少年时代与朋友一起玩过,而现在已不知去向的一台弹子球机。为此他费尽心力,终于在一间废弃的仓库里找到了那台被回收的机器,然后接通电源,看着计分板上闪烁的0。”


“然后呢?”


“他没有开球,转身走了。”


Curufin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我能玩那台,六万分。”


他回过头。那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褐发挑几缕编成了细细的辫子,穿着印有嘻哈乐手头像的T恤衫和肥大的长裤。“嘿,伙计。”他说,走向Finrod。


“好久不见。”Finrod朝他微笑,两个人握住对方的上臂,拍了拍彼此的肩膀。


“你约一个还没到饮酒年龄的人在酒吧见面?”Curufin挑起一侧眉毛。


“他们从来不拦我,而且,我也从不喝酒。”少年转向他。“你的朋友?”


“我的搭档。”Finrod说。


“从没听说你还有个搭档。”少年说,不顾Curufin的冷淡反应,以同样的方式握了他的手。“叫我E.H.”


“E.H. 泰勒的E.H?”


“就是E.H.”少年皱起眉,“Edrahil。”


然后他转向Finrod。“你的运气不错,你打听的那件事,我刚好知道。”


“你确定?”


“当然。一个叫Boldog的男人,一辆黑色的福特。你想知道他们在哪里。”


“而你知道?”


“不仅知道,我还在场。今天早晨,警察把他们从海里捞起来的时候。”


Finrod转过头看他,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是怎么回事?”金发的年轻人问。


少年伸出一只手,姿态颇为老成,一边却做了个鬼脸。Finrod笑了笑,抽出几张纸钞递过去。少年接过来塞进口袋,“这边吵,出来说吧。”


他自顾自地向外边走。Finrod转过身,再次遇上了Curufin的目光,笑容变得有些苦涩。“看起来我们来晚了。”他轻声说。


—tbc---

2014-7-19 v4

2015-11-20 v6

2015-12-19 v6.1


 

评论(2)
热度(12)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