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4

目录:

楔子  01  02  03


那天夜里Curufin睡得不大安稳,梦中仿佛不断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那是他在清醒时和过往的梦中都复诵过的一段话:


“我起誓成为Ilúvatar系统的代理人。”


而声音,他意识到,也是他自己的。


“我将视‘系统’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


像是有别的声音和他一起说着,但他分辨不出那些声音的主人。


“……以‘系统’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以‘系统’的目标为自己的目标——”


声音渐渐隐没的时候,他听见了同样熟悉的,Celegorm的声音:


“假如看到你这样做,老师会怎么想?”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会理解的。”


意识边缘的形象流转不定,夹杂着脚步声和繁杂的喧哗,然后再次改变。


“很多人认为这段指令不可能实现。我认为他们错了。”


他模模糊糊地看到Fëanor的身影,他面前的屏幕闪着微弱的蓝光。屏幕上是一段奇特符号构成的代码,他并未亲眼见过,却清楚地知道它是什么。


“这是我们耗费两代人时间寻找的答案。”战后最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看着那个影像,光芒反射在他的眼睛里像是纯色的火焰。“这是对我们一度放弃的最高权限的再次谋取,是对我们自己创造、并自愿屈从的神位的再次篡夺。这是——掌握命运的最后一次机会。”


他听到远处传来的喧嚣,争吵声、奔跑的声音。影像分崩离析,被黑暗吞没。一声枪响,一个女人喊着什么,一个男人在冷笑。有人在叫他的名字,“Curvo——”


然后他猛地醒来,在一片朦胧中睁大眼睛,喉咙干得发痛。床头电子钟屏幕上的数字隐约闪烁,时间还不到六点,正是黎明前晨光尚未亮起的时候。


他下床踏过冰凉的地板,到厨房喝了几口水,然后走回起居室的窗边,靠在窗台上看着下面街道上不时闪过的车灯。安静的环境里声音可以一直传到高层,即使一掠而过的车辆看起来只有火柴盒大小,引擎的声音仍然清晰可辨。寒气透过加厚的窗玻璃,像露水一样浸到睡袍底下的皮肤里,提里安城的秋意已经越来越深了。


中午Finrod约他见面的地方仍然是那家名叫“晨星”——也不知道一家上午十一点才开门营业的店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的小酒馆。他到的时候对方还没来,昨天的女招待倒还记得他,给他引了个座。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女孩放下饮品单时他问。


“您的意思是……”


“不觉得有点不相称吗?'晨星'这个名字。”


“这个……” 女孩皱起描画精致的眉毛,努力思索着,“我不知道—— 不,好像是原来在这里那家店的名字。 对了。老板盘下那家店的时候没有改。”


“原来如此。”


“他的意思,我们也不清楚。”


“我知道了。”


他看了一遍咖啡列表,挑了个名字顺眼的混合豆。“要糖和牛奶吗?” 女孩问。


“不用。”


“黑咖啡?”


“像犯罪一样滚烫苦涩。”[1]


女孩显然没有领会,露出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微笑,转到吧台后面去了。她的身材挺不错,橄榄色皮肤,一双修长的腿,让他想起少年时代交往过的一两个对象。他试着回忆她们的名字,还没想起来就看见酒馆的门开了,Finrod朝他走过来,穿着黑色的西装和中长款风衣,带着一把同样颜色的长柄雨伞。


“下雨了?”


“这边没有,我过来的时候下了些。”


他俯身把雨伞靠在桌边,身上浅淡的香水味道同时触及Curufin鼻端,像冬雨沾湿的寒枝。“这个调太冷了。”Curufin说,“不大适合你。”


说完他就有些后悔,觉得在这种场景里显得过于暧昧了一些。但是Finrod似乎并不在意,“那你觉得应该是什么?”他眨了眨眼睛。


“雪松和琥珀,或者檀香。”他眯起双眼,借着距离拉近的机会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适合秋季的好天气,像高天烈日下的松林。”


“看不出你喜欢这种类型。” Finrod回应,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不快。然后他收去笑意,有些突兀地转换了话题。“我看过那些卷宗了。”


“看过了?”


“也不止如此。发了几封邮件,打了几个电话,和一些人聊了几句。”


“有什么收获?”


Finrod没有立刻回答,因为这时女孩用托盘端着咖啡和第二份饮品单过来了。Curufin喝了一口,微微眯起眼睛。“咖啡不错。”


“他们的茶比咖啡好,咖啡比酒好。” Finrod说,“虽然生意靠的主要是最后一种。”


他没有看菜单,要了双份的玛其亚朵,然后从手提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


“算不上收获,只是一些想法。”


“只有想法不能说明什么。我们需要实质性的线索,一些能抓在手里的材料。”


“我的观念刚好相反,我相信如果顺着这些想法考虑下去,总能发现某些实质性的东西。”


“这是你在离开Taniquetil的这些年里得到的经验?”


“大概吧。”金发的年轻人承认,有点像是自嘲。“离开了’系统’的力量,一个人很难得到充足的情报。我经手过的一些委托,说是大海捞针也不为过。只能是抓住手上仅有的碎片,加上直觉。”


“那么说说你的直觉吧。”


Finrod点头,略微垂下目光考虑着。“如果从最简单的地方出发,我想从当天的监控数据里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情报。”


“这是最容易入手的途径了。现在我们手上已经有了这些人的详细资料,以及‘系统’给出的风险评估,可以逐一排查。”


“我知道你们的做法,但是那太慢了。即使从风险最高的对象开始,至少也有两位数。如果一个个排查,看那些人在监控录像上出现的画面,分析社会关系…… 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但这是目前最有把握的方法。或者你认为你能作出比’系统’更准确的判断?”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女孩把第二杯咖啡端过来,白色的奶泡上有浅褐色心形的拉花。小酒馆里又有些人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吧台前,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在轻声细语地交谈,头顶上方的扬声器里传出轻音乐。Finrod喝了一口,放下杯子。


"安格班与我们通常面对的那些对象不同。”


“当然。提里安城历史上最大的网络恐怖组织,不是徒得虚名而已。”


“不仅是如此。换个角度来说吧…… Ilúvatar系统作出决策的基础,是它拥有前所未有的数据量和计算能力,能够基于当下每分每秒的状态推算未来的方向。这座城里每一笔财产的流通、每一次法庭的裁决和教堂的祈祷,每一个人的生老病死,都被记录下来转化成一组数据,成为构成’系统’核心的多重神经网络模型的输入信息。就像是经典力学的宇宙观,在一个更宏观而复杂的层面上实现:只要掌握每个组成部分当前的状态,以及演变的规律,就可以计算出将来任何时刻的状态。”


“原理上或许没错,但与我们在讨论的问题是什么关系?”


“我想说的只是,安格班成为能够对Ilúvatar系统构成威胁的不可控因素,正是因为他们能在一定程度上干扰’系统’的判断。”


“因为他们拥有Silmaril指令的三分之二。”


“甚至比这更早,在Silmaril指令诞生之前。你应该也听过那些传言,说Melkor之所以叛离维拉议事会,是因为他掌握了太多他们认为不应该掌握的东西。关于系统架构的绝密资料,不为人知的接入方法…… 甚至也有人说Fëanor写出Silmaril指令时,也受到了他的影响。”


“对此我并不相信。”


“只是个说法而已。”


“不。”Curufin摇头,“我了解Fëanor,他不会听从那个人的意见。”


“我知道……”Finrod叹了口气,“或许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Curvo。我只是想建议某种替代性的方案。”


“看起来你已经有了个计划。”


“还算不上,但是有几个我想去看看的地方,可能还有想见的人。”


“或许你愿意介绍一下?”


Finrod转头看了看周围。“这里人太杂了。”他犹豫了一下,“到我住的地方来吧。”


—tbc---

2014-5-30 v1

2014-7-19 v4

2014-8-6 v5

2015-10-25 v6

2015-11-14 v6.1

2015-11-30 v6.2


[1] 雷蒙德·钱德勒,小妹妹(1949)



评论(3)
热度(30)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