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2

目录:

楔子  01



雨在他们驱车穿过中城区的时候渐渐变小,最后一点点地停了。从五十七街往南走,经过市中心附近时远远可以看见Taniquetil纯白的身姿,塔顶半掩在雾气中,流畅的线条时隐时现。马路边上还留着雨后的积水,被车轮碾起来溅在人行道上,沾湿了花店当街摆出来那些花束的包装纸。牵着狗端着纸杯咖啡的行人皱起眉头,像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整齐地往人行道内侧靠。在十字路口被交通灯挡住时,人们又整齐划一地抬起头,去看露天显示屏上滚动的新闻。


Curufin侧过头看了一眼。金发的青年坐在副驾驶座上,以同样专注的神情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上面是他刚刚传过去的案件卷宗。


“推定的死亡时间是十一月十一日晚十点左右。”他顺着对方看到的地方开始往下讲。“死因是枪伤,一颗点三八口径的子弹,从枕骨下方打进去。没有其它外伤,衣物完整,没有性侵的迹象。”


他伸手过去往下拉了一页,翻到现场的照片。因为光线不足的关系,ISO调得很高,画面上都是噪点。那是一间公寓的内景,照片中央的女子躺卧在地上,血迹以她的头部为中心向外扩散,浸透了发梢和衣领,在原木地板上积成了红褐色的一滩。


“这里是……”


“中城区十一街,她的公寓,我现在带你去看的地方。”


Finrod把图像放大,盯着看了几秒钟。“能找到弹头么?”


“没有。可能是被凶手处理掉了。”


“现场还有什么发现?”


“暂时还不能下结论。走的是标准刑侦程序,你知道流程的。封锁现场然后取证,指纹采集和监控都拿到了,但是要对比数据库以后才能知道是否得到了有价值的信息。”


“对媒体也封锁了消息吗?”


“宣传部门的人负责沟通过了,议事会并不希望公众知道这件事。大学那边应该也只有很少的人知情。但是家属那边…… 就不是我们管得着的了。”


“'灰袍'”大概要疯了吧。”


“有传闻说他直接悬赏了七位数给能找到凶手的人,死活不限。但是可靠程度还有待确认。”


Finrod摇了摇头,“对多瑞亚斯的大小姐下手,是要有冒大不韪的觉悟才行。”


“如果问安格班最不缺的是什么,大概就是这个了。”


“确实。”


导航屏幕上跳出前方拥堵的提示,Curufin及时转了个弯,换到另一条路线。Finrod没有注意他在做什么,继续低下头去看那些照片。“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金发的年轻人点了点头,“有一个。这里记录显示外勤到达现场的时间是十点三十七分。”


“没错。”


“也就是在案发后不到四十五分钟,你们就到了现场。我想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Curufin想了想,“Silmaril指令的保管细节你知道么?”


Finrod摇头,“那时候我已经走了。”


“当时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有过几次会议。这种东西保存的原则是,不能遗失,但也不能有副本,更不能流入网络。我们提出了几个设想,都被否决了。最后还是Lúthien自己提出来的方案得到了议事会的批准…… 你猜是什么?”


“我想我还是不要猜测一个密码学家所用的技术吧。”


“其实也很简单。Silmaril指令只不过是一段代码,归根结底是二进制编码的形式。她用到了人工神经网络映射技术的一个副产品,将信息加密写入自己脑部活动的信号序列里。也就是只要她的大脑还在工作,这段密文就是安全的。”


Finrod犹豫了一下。“理论上应该可行,但是实际应用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具体实现并没有问题,只是实际应用的范围有限,所以一直留在提里安大学人工智能与脑科学实验室的数据库里。我想是作为战前遗留技术的一部分申请的专利保护。”


“明白了。”


“在这之后往她的颅后皮下装了感应芯片。” Curufin继续道,指了指自己耳后的位置示意,“持续朝Taniquetil地底的一个终端发送加密通讯。接受的信息会被与那里的校验码比对,如果通过检验,说明一切正常。如果信号停止……”


他摇了摇头,“说明她死了,应急预案会立刻启动。我们会得到通知,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那台电脑会执行一段编译,所得是这段密文的唯一一个副本。


“而昨天晚上,同时发生了两件事。信号源消失了,与此同时,'Arda'主机受到了来自安格班组织的攻击。”


他踩了踩刹车,拐进一条窄街。Finrod转过头看着他,睁大眼睛。“但是从外部侵入Arda主机……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至少理论上。”


“严格来说他们并非从外部侵入。东城区有个部门的一间值班室受到了袭击,里面的工作人员被杀死了。那里的终端能够与主机进行数据交换,虽然很有限,但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当值班的管理员发现异常、试图切断通讯时,他们的系统已经被接管。


“但是发起攻击的黑客似乎并没有扩大侵入规模的意图,不到十分钟之后就撤出了系统。当网络安全局的Agents出动时,几乎一切入侵的痕迹都已经被清除。后来彻夜排查的结果只是…… 有一台设备上的数据被完全地抹掉了。”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然后,”Curufin说,“当我站在Tinúviel的尸体旁边时,收到了议事会传达的、Ilúvatar系统发布的危机预警。”


Finrod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眼睛盯着挡风玻璃上的某一点。“如果Sauron得到了密文”,他慢慢地说,“他有什么方法破解?”


“加密算法是个NP困难问题,除了暴力破解以外没有别的途径。而这样做的速度依赖于安格班掌握的计算资源,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最快的速度会是在…… 大约两百四十四个小时,也就是不到十一天之后。”


“所以这就是'系统'所给期限的含义?危机的出现将是在安格班得到完整Silmaril指令的时刻——”


“也就是不再有人能阻止他们的时刻。”Curufin轻声说,“是的。”


他从小巷转进十一街南侧,在街边的计时停车位停下。两个人下了车,高楼林立的空隙间,天空仍然阴沉欲雨。Finrod仰起头看着翻涌的云层,竖起身上风衣的衣领。


“对于考虑这样的问题来说…… 这种天气未免也太让人沮丧了。”


“十一月的提里安城,你还能期待什么?”Curufin耸了耸肩。“不过至少在冬天之前,事情就该结束了。”


—tbc---

2014-5-30 v1

2014-7-19 v4

2015-10-7 Ver6

2015-11-27 ver6.1


 

评论
热度(24)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