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cyberpunk AU】【Finrod/Curufin】Paranoia 01

目录:

楔子


“喝茶吧。”Finrod说,“他们前几天上的新茶,夏摘的。”


他执着茶壶注满杯子,推到Curufin面前。他们的座位在小酒馆最远端的角落里,隔窗临着街,风夹着几片落叶敲在他背后的窗玻璃上,带着丝丝缕缕的雨意隐隐透进来。提里安城秋雨的时节一到,往往就几星期地不见放晴,冷色天光把他的轮廓衬得有些黯淡,像一张曝光不足的银版照。


红茶的香气渐渐在空气中舒展开来。Curufin低头喝了一口,“你常来这家店?”


“我挺喜欢这里。地方宽敞,白天很安静,夜里有不少有趣的人,没事的时候能从下午坐到晚上。”


“这就是不在公职的好处啊。”Curufin笑了笑,“像我们哪有这等悠闲。”


“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辞职?”Finrod也笑着,语气里有种刻意的轻松。


“我以为你是厌倦了所有那些公文和卷宗…… 还有总部那台可怕的咖啡机。”


“在我看来它也不是那么糟糕啊。”


“会这样认为的大概只有你了。”


两个人闲扯了几句,很快沉默下来,无论说什么都像是有些不合时宜。毕竟是分开三年了,虽然期间也不是从未见过:同在一个城市,交际圈子又重合过半,有时想不见到也难。但这样面对面地坐着,能够看清彼此的眼神姿态,却还是第一次。三年时间算不上长,但也不算太短,足以在一个人身上留下痕迹。Finrod的头发长了一点,人也瘦了些,眼眶下面的阴影更浓。或许也是这样才让他显得有些疲倦,以前那些明亮锐利的似乎都掩在了波澜不惊的眼神下面,像是深不见底的湖水。


“那边近来如何?”Finrod再次开口。


“你是说……”


“N组。”


“挺好。”Curufin想了想。还有什么可说?“Artaresto做得不错,他现在应该习惯这位置了。”


“当然了,我早就知道他是合适的人选。”Finrod眨了眨眼睛,Curufin不确定其中是有什么深意,还是他自己想得太多了。


“你以前欣赏的那个辅警,Bëor,去年退休了。”


“是吗…… 也是,年纪大了。”


“都一样,每个人都在变老。”


“是啊。”


“Artanis有时过来,她很想念你。”


“告诉她我也想念她。”


“没问题。”


又是一阵沉默。Finrod把他的茶杯在指间拨弄了几下,抬起头来。“那么你呢,Curvo?今天约我出来,不会也只是因为想我了吧?”


“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会…… 深感荣幸。”年轻人露出笑容,像是阳光落在金黄的枫叶上。“可惜我很难相信。”


“我得说你是对的,尽管我为此感到遗憾。”Curufin换了个姿势。Finrod给他的名片还在桌上,卡片上只印了名字和私家侦探的头衔,加上一个手机号码。他拿起来夹在指间,漫不经心地转了转。


“昨天晚上,从Taniquetil传来一份加密通讯。Ilúvatar系统发布了一条零级危机预警,时间在十一天之后。”


Finrod没有立刻回答,姿态也没有改变,只是不自觉地敛去了笑容。“那是……”他低声说。


“Ilúvatar系统的危机分类,虽然你不再是个Agent了,但不至于这么快就忘了吧?”Curufin摇了摇头,“三级是局部或极小范围的风险。二级,区域性危机。一级,全局危机,可能影响到整个提里安城的安全。而零级…… 那无关具体的人或事,而是威胁到这个系统——超级计算机‘Arda’与搭载的人工智能‘Ilúvatar’的存续。”


“我记得。我只是没想到,会再次有这样一个预测被发布,自从…… 三年以前。”


“我也没有。但是它出现了。”


女招待走过来,往茶壶里重新注满热水。两个人保持沉默,直到她的脚步远去。


“然后呢?”Finrod问道,声音很低,“是什么让你认为我应该知道这件事?”


“难道你不想知道?”


“我不会那样说。但是作为一个离职已久的前Agent,现在只是一个私家侦探,我看不出为什么这与我有关。”


“那是因为'系统’对此提出的应对方案。”


Curufin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隔着桌子推过去,那叠纸的第一页上已经盖了红色的公章。"从所有可能的策略中,它选出解决这次危机的最佳手段,是由我来委托一个人…… 你应该已经明白了。”


Finrod没有接过去。他直视着Curufin,目光仍然平静,底下却有暗流涌动。“如果是需要这样处理的事情,我就更不明白了—— 为什么系统会选择我,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因为它并不作出解释。但我只能猜测,是因为你离任前经办的一个案件。”


金发的年轻人微微怔了一下。拢着茶杯的手指不自觉地用力,指节泛白,跟白瓷几乎一个颜色。


“Silmaril案。”


Curufin没有肯定,也没有表示否认。窗外云层里蓄积已久的雨水终于落了下来,敲在玻璃上噼啪一阵乱响。Finrod垂下目光,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丝几乎难以察觉的痛苦,“那个事件应该已经结束了。”


“它没有。”


“至少在官方档案上是如此。”


“那从来不是全部的事实,你比我更清楚。”


“昨天…… 在‘系统’发布这个预警之前出了什么事?”


“一两起犯罪。有东西失窃,有人死了。”


“是谁?”


“我不能说明太多,除非…… 你接受这个委托。”


他伸手过去翻了几页,“‘系统’会给你临时的权限,你可以接触各种高保密级别的信息,调用它的资源。我们可以一起工作,就像以前那样。”


Finrod放下已经空了的茶杯,看着面前的纸页,仍然没有去拿。“这样看着……”他忽然笑起来,“让我想到了六年前的那个时候,只是刚好反过来。当时我试着从各处挖人来成立N组,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而我答应了,虽然我已经记不得你是如何说服我的。”


“大概只是试着让你相信,我们在一起能够做出一些事情。”


“我们确实做到了。现在我们或许仍然能够完成一些事。”


“你确实如此相信,在…… 后来发生的一切之后?”


Curufin没有回答。Finrod把手放在摊开的文件上,推了回去。


“无论当时发生过什么,都已经结束了,对于我,以及…… 你和我之间。在注销Agent的ID时我就告诉自己,再不会涉入与Silmaril…… 与Ilúvatar系统有关的任何事件。”


“那件事对你的影响就这么大?”


“我的伤情鉴定和辞职报告你要看么?”


这次是Curufin怔了一下,没有想到他会忽然这样直白,然后摇了摇头。“我看过了。”


“那么你应该明白的。”


“恰好相反,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比如?”


“比如当时在Tol-in-Gaurhoth发生了什么事,你在面对Sauron时又遇到了什么。以及在医院里,你昏迷的时候所说的那些——”


“那些和你都没有关系。”


Finrod打断了他,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Sauron已经销声匿迹,Lúthien得到了一段Silmaril指令。至于当时发生的一切,我已经向维拉议事会陈述过了,除此之外不想对任何人重复。”


他摇了摇头,看着Curufin的眼睛。“我甚至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接受这样的委托,尤其是…… 来自于你,在我们之间的一切之后。”


然后他站起身拿过桌上的帐单,准备朝外走。Curufin叫住他,“等等,Ingoldo。”


Finrod回过头。雨下得更大了,在窗玻璃上汇成一股股的水流,天色变得更加黯淡。他居高临下地看着Curufin,灰色的眼睛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微微闪烁。那种光芒冰冷淡漠,让他觉得前所未有地陌生。


“不要误会,Findaráto。”他迎上对方的目光,“我这样做与我们之间的一切无关,我来见你也不是出于私情。我不是以个人身份,而是作为提里安城维拉议事会下属,‘Agents of Iluvater'的一员,请求你作为Silmaril案的前经办人接受这份委托。因为,”他吸了口气,“Sauron回来了,Lúthien Tinuviel死了。”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最后Finrod垂下目光。他眼睛里的那种东西悄然地熄灭了,让他显得更加疲倦,然而同时又有一分奇特的释然。


“我知道了。”他轻声说,重新拉开椅子,在Curufin对面坐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tbc—

2014-5-30 v1

2014-6-8 v2

2014-7-19 v4

2014-8-6 v5

2015-9-21 v6

2015-11-15 v6.1


 

评论(9)
热度(37)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