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大圣归来】【孙悟空&小白龙】段子x1

*全是脑补的二设,只看过电影,如有与设定冲突的地方请不要在意……



再次见到那只猴子时的惊讶超过预期,让他一时忘了说话,只是悬在半空中望着对方。旧日的齐天大圣此时一身破衣烂衫,右腕上扣着一圈刺眼的铁镣,身边跟着一个…… 人类的孩子?


“江流儿!”猴子将那男孩护住,“干什么招惹那条白龙?你差点被他吃掉!”


喂,他盯着猴子无声地抗议,我是喜欢开个荤不假,却不至于连你的人也吃?


龙行时带起的风吹过山谷,在空气里搅起阵阵波纹,吹动对面那人的须发衣角。不是我的人,猴子像是有些丧气,转过头去,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而已。


随你。看对方没那个心情他也懒得寒暄,一摆长尾跃上碧空,带着周身云雾朝远山而去。身后依稀还能听到孩子的声音:“看,龙会飞啊!”


“这有何难”,猴子说,“想我一个筋斗云——”


”——便是十万八千里。”五百年前的齐天大圣也是如是说,那时他们刚打了一架,躺在浅滩边的芦苇荡里。一个天生自在无父无母,一个生性忤逆不服管束,初见时一言不合,打完以后却也不至于相看两厌。“从花果山到这里,不过弹指之间。若是在人间耍得累了,一个筋斗打上天庭,也不是难事。”


“天庭可不是等闲之地,当心上得去下不来。”


“还怕他们不成?便拿这棒子打将下去,看谁敢拦我。”


后来他仍会想起那次相遇,在仙族的漫长岁月中仅是匆匆一瞬,但毕竟那样人物,就是一面之缘也难忘怀。然而数百年天庭宁定,龙潜于渊,山外人世兴亡纷纷扰扰,不过依稀入耳不足牵挂。只是偶尔出山游历,仍能听到市井坊间,戏台上传唱那人的故事,说他还没有死,仍在等待命定的那个人…… 助他归来。


“我要去救那孩子。”猴子带着猪找到他,第一句话就说。


“我若是你,便不会为此招惹那混沌。但你若一意孤行,我也管不得你——就是也别指望我帮忙。”


“用不到你帮手。只是……”


“什么?”


“他现在纵不得筋斗云。”看猴子吞吐半天,猪妖终于忍不住替他说,“想借尊背一用。”


“休想。”


“进去就行,出来不用你管。”


“不行就是不行。”


他们不可避免地还是打了一架,算不上刻意礼让,倒也没有多认真。猴子卡着他颈下的龙鳞逼他变回人形,青蓝色的长发曳了一地。“好吧,”他喘了口气,“你或许可以,那只猪不行。”


“你几个意思?”昔年的天蓬元帅叉住并不存在的腰,“嫌老子太重是不?”


“谁管你多重。”他斜眼,“龙不是让人骑的。”


“你又以为我有多稀罕?”猴子哼了一声,“若是道行全复,我又何必靠你。”


那天他们一直等到入夜,明月升起在山崖上方。猴子走到崖边,蹲踞在一块石头上。山风吹过瘦削的身躯,一时间依稀又是那个写进戏文唱曲的形象,十万天兵一袭红袍。“猴子,”他出声唤道,对方的背影动了动,没有回头。


“手上这东西易脱,若是种到心头,就怕是难除啊。”


“不用你管。”猴子低低地应道。


“没那意思。反正送你们进去就走,剩下的不关我事。”


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事终究还是会临到他头上,就像他们的道路将再次在同一个人面前交汇。他只是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星垂平野,天清如水。


—fin---

2015-8-5


 

评论(2)
热度(27)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