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The Long Defeat 1.3

- 相关说明请见1.1开头


Part 1: Lands of Exile


3


—Curufin POV---


他睡得并不安稳,海岸的潮气隔着垫在身下的斗篷浸入肌骨,粗糙的砂石硌得他的背隐隐作痛。在翻覆不安的梦境里他听到浪涛翻涌,其间仿佛混杂着许多声音,匆忙的脚步、刀剑相击、惨呼和哀鸣,还有马嘶和长风的呼啸,火炬燃烧时噼啪作响。


那火焰的热度像是一直朝他逼近,灼热地触着他的脸颊。他的视线猛地聚焦。只有这是真实的:他的父亲正撩起帐篷的门帘,朝他俯下身,用手中的火把照着他的脸。


“Kurufinwë。”


“Atar?”


Fëanor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噤声。“跟我来,”他极低地耳语。


他坐起身,回头看了一眼。Celebrimbor面朝内侧躺着,连日跋涉和渡海时的颠簸消耗了体力,让他睡得很熟。他用眼神示意,Fëanor摇了摇头,把一根手指压在唇上。他把斗篷盖在少年身上,跟着父亲走到外面。


海湾的空气湿冷,带着浪花在礁石上破碎时飞沫的腥味。细长的峡湾深深切入内陆,两侧嶙峋的山石在星光下带着沉默的压迫感,更远处是山脉起伏的黑色轮廓,即使以精灵的目力也难以清楚分辨那里的地势。他们本想乘船继续深入,但是被水道内复杂的地形和乱流阻挡,而大多数水手也过于疲倦,于是只能支起跳板和浮桥,停泊在外侧略为开阔的海滩上。帆影连绵一片,像是许多静静敛翅歇息的天鹅。


Fëanor领着他走向那些帆船。最近处船身的阴影里,抱着剑打盹的守卫被惊动了,条件反射地站直行礼,正要开口却被Fëanor用一只手止住。Noldor的至高王继续往前走,把周围的几名士兵都召集过来。Curufin可以认出他们的脸,他们都是他父亲从很早以前开始培养的近卫,在Alqualondë最早挥剑的那群人。


“把火油带过来。”他说。


没有谁表达疑问,他们早已习惯不加思索地执行Fëanor的每个命令。只有Curufin明白了他的意思,呼吸不由得为之一窒。


他走近一步。Fëanor回头看他,”怎么?”


“不是每个人都会赞成。”他低声说。


“他们不会有机会了。”Fëanor轻描淡写地挥手。“没有人能带着即便是一艘船回去。”


日后回想起来,即使是Curufin也不确定当时对于这个代词,父亲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指涉的对象。但是这个问题很快就显得不重要了。沉重的油桶被从底舱滚出来,脚步声和盔甲撞击的声音惊动了他们花费不少力气才引到岸上的马匹,过不多久近处的营帐里也出现了响动。


“你们在做什么?”


最先走近的是红发的长兄,Maglor走在他身侧,他们扎营的地方离船舶最近。


“我听见……”


他没有说下去,目光定在Curufin身侧。粘稠的火油正顺着甲板和船身上木材的缝隙往下渗,油污染黑了水面,刺鼻的气味随着波涛一起一伏。


“烧掉。”Fëanor简单地说。


“还有很多人留在对岸。”


“我不在乎他们。那些诅咒我名字的,就让他们接着诅咒,然后回到Valar的樊笼里去。”


“我以为您至少会把一部分船只送回给他们。”


“我没有船留给篡位者和不纯的半种,任何怀有异心的人。”


“并非如此,Atar,我相信……”


“相信谁,Findekáno,还是他的父亲?那么你说,我的半兄弟为何在父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宣称他的名号?*”


Maedhros没有回答,脸色变得苍白。Fëanor微微侧过脸,投来一个眼神。Curufin会意,接过他手中的火把。


“——请您三思,Atar。”


Maedhros向前迈出一步。Maglor伸手拦住了他。红发的长王子看向兄弟的眼睛,火光照亮了他额前的红铜发箍。


Curufin抬起手,把浸透松脂的火把扔在他身边的白船上。


他们在中州土地上度过的第一夜,就这样以极为突兀的方式结束。整个营地都被惊醒,Fëanor的追随者们站在大陆西北的海岸上,看着载他们来此的帆船陷入熊熊烈焰。火光染红了天际,像是茫茫夜色中唯一一个森严可怖的黎明。那火焰自此再未熄灭,而是伏燃千里,从Losgar到Lothlann,以至多年后的Dorthonion与Anfauglith平原,当他们面对暗影的同时也在身后追赶驱策着他们,燃烧在身体和灵魂里将他们消磨殆尽,至死方休。


而它的第一个牺牲者出现得远比他们能想象到的更突然。


----

他沿着海岸向前走。那是广漠的、荒凉的、陌生的中州海岸,但与大洋另一侧Araman的海岸线也不无相似。以前——在Fëanor把所有的精力投注在他的作品上之前,他有时领他的儿子们远行,穿过开阔的Valinor平原,直抵卫护蒙福之地的Calacirian山脉脚下,苍茫的外海边缘。在那里双树的光辉暗淡几乎难以分辨,自鸿蒙初辟以来便几乎无人踏足的土地也是这样静静躺在雾气里,潮水挟着涛声一次次横越黑暗的海面。那时Fëanor会长时间地眺望远处,旁人很难看清他的视线尽头是什么。


而现在他也无法确定Fëanor在想什么了,这么多年里这种感觉很少如此明显。刚才他离开人群的时候Fëanor没有注意到他,Amras站在他们之间,Fëanor看着他的第六子——现在是最小的儿子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种令Curufin觉得陌生的感觉再一次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来。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踩进了水里,浪花夹着细碎的浮冰拍打小腿,寒意直砭入骨。在Belegaer海的这一侧温暖的洋流沿着南方海岸上溯,与极北冰冷的海水相激,把浮冰裹在重重湍流和雾气里。他们在船上的时候就不时听到冰块撞击龙骨,发出令人不快的嘎吱声。若是再向北一些,它们大概就会变得灰白坚硬,将海面完全封住了。


他往深水处接着走了几步,海水漫过了他的膝盖,慢慢让身体里烧灼着的什么东西冷却下来。有个声音在身后问,


“想淹死自己了?”


“没那回事。”


他回过头,星光把银发精灵的影子淡淡地投在沙滩上。他们一动不动地对视了片刻,然后他转过身,往兄长的方向走回去。


“为什么跟着我?”


Celegorm没有接他的话。“Ambarussa对你说了什么?”


“不过是那些。”


“‘那些’是什么?”


“他说没有叫醒Ambarto是我的过错。”


“还有呢?”


“我应该检查船舱。以及——”


他摸了摸脖子,刚才被红发的弟弟扯住衣领时勒到了喉咙,仍在隐隐作痛。


“什么?”


“他说我和父亲一样已经疯了。”


“你觉得呢?”


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这可真少见。”


“因为你没有看到。”


“什么?”


“他刚才的样子。”


又是片刻沉默,然后Celegrom走近一步,环住他的肩膀。手指拨开没有仔细梳理的黑发,粗糙的指节轻轻抚过他的后颈和脊背。他微微颤抖起来,把额头抵在兄长宽阔的肩上。


“回去睡一觉吧,别再想了。”银发的精灵说。


“我不相信那是个错误。”他继续说,“那不是任何错误。只是……”


“我说别再想了。”


Celegorm揽着他的肩背,把他用力压进自己怀里。


—tbc---


* 基于HoME 12, 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的版本。这节混合了Shibboleth和The Silmarillion的情节,依据前者的是Fëanor烧船的动机、Curufin在其中的角色和Amrod的死亡(采用了Amrod是幼子的版本),依据后者的是烧船的另一部分情节


2015-5-30


 

评论
热度(25)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