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Silm】The Long Defeat 1.1

- 一个坑,原计划是横跨双树纪末期到第一纪的正剧向,想写一些宝钻原作略过的情节,并融入 HoME 和其它材料里一些不是正史、但个人比较喜欢的版本,以刷新组和纳国其他人的 pov 为主。然而写了几章就坑了(手动笑哭. jpg),就把这几章贴出来。 



Part 1: Lands of Exile*


1


---Curufin POV---


双树纪一四九五年当Curufin在Alqualondë海畔看着他的父亲拔剑出鞘时,不会预料到接近五百个太阳年后,自己会在Nargothrond的朝堂上记起彼时的情形。那时剑刃一声刺耳的摩擦让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抬头望向新任Noldor至高王所站的高处,而周遭只剩下风声盘旋萦绕,回荡在海港、山脉、幽蒙难辨的天幕与一整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上方。那风声里像是含着许多絮絮的低诉,若是侧耳细听,或许会听见他们日后流离年代里所经的种种已然预先宣示在其中;然而他们当时却没有此种心绪,因为随即Fëanor挥剑向前,下令让他们去抢夺港口停泊的帆船。


那场战斗开始得很快,与它日后留下的余韵恰好相反;Fëanor命令他们尽可能地迅速,赶在守卫的Teleri精灵能够作出反应之前。事实上这对于许多Noldor精灵来说或许也是太快了,他们刚刚告别眷属、友人与亲手建造的城市,没有想到在渡海追逐黑暗大敌之前,就要把刚从武库墙上取下的刀剑握在手中。而此前纸上谈兵地演练过的战术,在这种猝不及防的场合也没有太多用处。


事实上即使是Curufin后来回想起来,对于当日情形的印象也显得有些混乱,做不到清楚有序的把握。他所记得一切的开始,只是在最前面的那名Noldo被两个Teleri水手抓住、推过船舷投入海中的时候,年轻精灵头盔下面难以置信的眼神。


然后Fëanor踏前一步,以一个极为流畅的动作砍下了其中一名水手的头颅。鲜艳的血泉随着雪亮剑光喷涌而上,将洁白的船帆染成一片殷红。


而在尸体倒在船板上的沉重声响之下,所有的喧哗与混乱都冲破阀门奔流出来。


----

他侧身隐在主桅后面的死角里,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轮箭雨,然后伏低身形再度冲出。甲板上索具纵横交错,他从手腕粗的棕缆上跳过,同时挥出一剑,挡开了身侧袭来的一柄短刀。手腕一顿然后沿着去势向上,将剑刃斩进对手没有防护的躯体。


嗖的一声风响掠过耳畔,他感觉像是背后被重击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踉跄一步。一支箭从身后射中他,却未能穿透重甲,而是嵌在甲缝里。他干脆顺势半蹲下去,旋身闪进前方夹击一名Noldo的两个Teleri之间,将他们逐一砍倒。


在他剑下得以解围的Noldo退后一步,靠在船舷上喘息。他们的视线相触,Curufin认出那是Fëanor家族卫队的一名成员。


“守住这里。”他说,反手把背上的箭拔出来扔在甲板上,走向船尾的跳板。


真是一团糟,他想道。他无法确定有多少船已在他们掌控之下,海港各处的情势都在反复。他们的武器和技术远胜对手,但Teleri的人数更多,而且占据地利。他庆幸自己把Celebrimbor留在了后面,那孩子还没到能应付这种情形的时候。


他踩着浅水涉过沙滩,冰冷的海水浸透了他的靴子,水面上漂着血污和渗漏的火油。前面有几个精灵匆匆而来,是他熟悉的身影。


“Moryo”,他招呼兄长。


“Kurvo,”Caranthir在他面前停下。“我正在找你们。父亲让我们回到他那边去。”


“在哪儿?”


“拱门附近。”


“其它地方呢?”


“我们在收缩阵线。Findekáno的人正在过来。”


“Findekáno?”


“Maitimo送去了消息。他们很快会到。”


他没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Fëanor,几名亲随聚拢在他身边,红发的双子也在其中。那一带是战况最激烈的地方,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天空,给Alqualondë那道优雅的拱门也染上一种妖异的色泽。而在拱顶的最高处,天幕下映着一个手持长弓的剪影。


“Tyelko?”


代替回答的是一声弦响,不远处一名Teleri应声倒下。银发的精灵朝他勾起嘴角,又一次引满了弓。


也正是在这一刻他们听到了清亮的号角。他回过头去,来路上山坡的高处,火把照耀下现出了Noldor第二家族的旗帜。


----

Fingon的前锋人数并不多,但已足够将胜利的天平压向一端。他们像楔子一样插入战局中央,久战之后的Teleri全然无法抵挡。在这鼓舞之下本已疲倦的Noldor也再度扬起士气,很快大部分白船上都飘起了他们的旗帜。


Curufin注意到的时候双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他还留在父亲身旁。Fëanor拄着剑站在拱门下面,剑身和盔甲上都染满了血污,映着他的双眼也透出一抹血色,像是燃烧在他灵魂里的火焰确实地照了出来。那眼神甚至让Curufin也感到了一瞬间的陌生,但他随即回神,把那种感觉压了下去。


“很快就该结束了,Atar。”他说,“大局已定,接下来——”


他住了口,眼角余光里拱门的阴影中闪出一个身影,带着一抹剑光。


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他闪身挡在父亲前面,及时接下了这一击。虎口被对方剑上传过来的力道震得发麻,那不像是Teleri拥有的武器。


火光反射在交错的剑锋上,让他能够看清对手的身形。高挑的少女披着Noldor制式的银甲,没有带头盔,金发飘散在海风里:那是他最小的堂妹,发色里融着金银双树色泽的Galadriel。


然而此刻她的长发染着血污,脸上也割开了一道血痕,眼睛里燃着灼热的火焰。“Kurufinwë”,她低低地说,“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这称呼在平日或许有混淆的危险,但此时她的指向却完全不需要分辨。Curufin无法回头,但他能感觉到身后的Fëanor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动。少女的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音,压低了身形。


Curufin在她完成蓄力之前转动手腕,略为卸去力道然后发力,将两柄剑震开。他们各退一步,再度稳定姿态。


“Atarnis,”他说,“我才是要问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觉得呢?”她冷笑起来,“自然是让你们——”


“Nerwen!”


第二个身影闪了出来。少女猛然回头,金发的精灵从背后抓住了她。


“Nerwen,不——”


“Findaráto?”


“放手,Ingoldo!”


Galadriel用力挣扎。她的身量和Finrod相差无几,他从后面抱住她,死命拽着她持剑的手臂。金色的发丝交缠在一起,沾上了从她脸颊的伤口里渗出来的鲜血。越过她的肩头,Curufin在一瞬间对上了Finrod的视线,那双灰色的眼睛里映着他自己的影子。


“所以你们到底在干嘛?”


高处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朝上望去,Celegorm仍然站在拱门顶端,将箭囊里最后一支羽箭搭在弦上,缓缓张开了弓。少女的动作停了下来,Finrod仍然拉着她。


“Tyelko……”


“够了。”


Fëanor第一次开口。他上前一步,把一只手搭在Curufin肩头。


“简直一塌糊涂……走吧。”


他的目光落在Galadriel身上。Curufin看到她的表情明显地扭曲了一下,带着嫌恶和一丝畏惧。然后他不再看两个金发的精灵,径自走了开去。


Curufin迟疑了片刻,收剑入鞘,跟上他的脚步。对面的两名精灵仍然站在原地,直到他走出很远,仍然能感觉到Galadriel的视线聚焦在他背上。


* 标题出自 LoTR 中 Galadriel 讲述自己和 Celeborn 的故事: “...and together through ages of the world we have fought the long defeat." 
**8 副标题引自 HoME 9,The Notion Club Papers
*** 关于 Galadriel 站在 Teleri 一边抵抗 Fëanorian 的设定依据 HoME 12,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 和 UT,History of Galadriel and Celeborn。关于 Fëanor 对她(的头发)一度偏爱的暗示同样依据 Shibboleth。 



—tbc—

2015-5-25


评论(3)
热度(34)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