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FF7】Tseng/Vincent

  • 从旧号搬过来。还在期(wang)待(xiang)着找到这对的小伙伴...QAQ


或许是晦气, 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之他两次见到他, 都是在严重工伤之后。


第一次是在古代种神殿,Sephiroth一刀捅穿他腹部, 血流了一地。他强忍疼痛, 跟那个陆行鸟头青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而在模糊的视野里, 可以看见那人站在后边, 抱着双臂。黑发垂落, 看不清表情。


但其实, 这也不算他们第一次见面。至少, 不是他第一次见到Vincent。


他还是个菜鸟Turk的时候, 就听Veld提起这位前辈。他在职的时候是Turks的传奇, 失踪之后是Turks的传说。


而且还是自己敬重的上司所敬重和信赖的搭档。


于是在获得进入资料库的权限之后,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出了Vincent Valentine的档案。


年轻人的照片和影像出现在眼前。黑发红瞳, 身形修长,与他提在手里的沉重的peace maker相比, 显得有些过于纤细, 几乎像个瓷娃娃。


这样一个人, 却是个拥有野兽一样的机敏, 机械一样的冷静, 年年都被评为“优秀Turk”的家伙。


他失踪了还真是可惜。不过话说回来, 是怎样凶险的灾祸, 才能让他game over呢……


当时还没有充分体会到这一行业的风险的Tseng这样想着。那时他还只是个无名小卒, 离获准进入记录了神罗最肮脏的秘密的Turks绝密档案馆还有很久, 自然不知道坑了这位前辈的不是什么忍者/法师/召唤兽, 而只是一段看似普通实则贻害无穷的三角恋。



回到那个时刻。


“他把头发留长了……好像很软?”


“那个机械手和整套扮相又是怎么回事……”


“话说回来这个陆行鸟头怎么还没把事情搞清楚……”


“Aerith…虽然我上次打了你一下, 但看在我替Zack照顾你那么多年的份上, 至少给我用个Revive魔法吧……”


乱七八糟的词句在残留的意识里划过,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 逐渐吞噬了他的视野。



再后来就是漫长的带薪病假。


Elena来看他, 带着红肿的双眼。他微笑, 勉强抬起手摸摸她的头发。


“上次约你吃饭, 抱歉不能履约了。等我伤好了就去。”


Reno带着努力装出的沉痛表情来了, 但很快就开始眉飞色舞的描述当时开直升机来营救他的情况。


“……我和Rude生死时速, 刻不容缓, 千钧一发, 终于赶在那房子坍塌前把你扛了出来……你流了那么多血, 我们以为你死定了。但是后来发现有人对你用了个restore魔法……”


“是Aerith?”


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她的死讯。


“不知道……不过那人把魔石留在你身边了。在这里。”


Reno从西裤口袋里掏出翠绿的魔石, 放在他床头。


人散尽后他拿起它, 盯着看了一阵子, 然后表情凝固了一下。


那是早在他进入公司前就已废止的做法: 在神罗实验室里制造出来, 向公司员工供应的魔石, 会印上各部门特有的标记。


对着强光细看, 在这颗魔石的中心, 可以看出隐约的“T”字。



他休养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武器苏醒, 公司被炸。陨石逼近, life stream爆发。有人死了却还活着, 有人活着却被认为死了, 还有人死了又活了又死了。


尽管公司在物质和非物质方面都已解体, Tseng还是尽职尽责地回来上班。他指挥着一群Turks新旧成员疏散Midgar居民, 偶然抬头看见在正在破碎的陨石旁边, Highwind号漂浮在空中。


它的甲板上应该还有一位前Turk。



再后来一晃又是两年。


不管Rufus有多么众叛亲离, Tseng始终留在他身边。毕竟他生是神罗的人, 死是神罗的死人。


而Vincent则不一样。他不属于任何组织或个人, 没有人能说清他在哪里。


直到他第二次见到他。


又是在伤重的时候。又被用了一次restore魔法。


他从漫长的囚禁、折磨、不见天日的梦魇中醒来。大空洞里life stream的绿光, Kadaj妖异的金瞳, 以及身下粗砺的山岩都已消失。他躺在草地上, 周围夜色清凉, 星光冷冽。


有人俯身看他, 发梢拂在他脸上。


“你还好吗?”


Vincent用右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那双红瞳注视着他,眼神沉静,不染纤尘。



2011-3-6

 

评论(3)
热度(8)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