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MCU】【奇异铁互攻】Unlike Everyone Else 1

- 设定是复四后复活的人失去了部分记忆。非常老套的梗,前面傻白甜(?)向,后面画风有变,算是 HE?

- 一个用复三台词作标题的短篇,这是第一章

- 前两章都是无差,后面有铁奇异车,番外奇异铁车

- 激情在线产粮,如果写完再改…… 



Chapter 1. Professional Courtesy


“这么说,”Stephen 的双臂抱在胸前,湛蓝眼睛里露出怀疑的神色,“我是个巫师。” 


“或者按照你自己的说法,‘秘法大师。’”Tony 告诉他。在他身后,透过复仇者大厦顶层的落地窗望出去是曼哈顿的蓝天,几只白色水鸟从哈德逊河面上飞起,在高楼之间盘旋。“你们从邻近宇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衷心希望那是一个 Bruno Mars 没有登上 Billboard 榜首的地方——汲取能量,召唤出魔法阵之类的东西。” 


他胡乱比划了一下,Stephen 用仍然狐疑的眼神望着他,抬起自己的双手,举到眼前看着。他的十指上仍有长长的伤疤,狰狞地盘绕他苍白的皮肤。 


“假设你说的是真的,Stark。”他终于说,“但我记不得我是如何做到的了。” 


Tony 叹了口气,“你自己看吧。Friday,播放视频1107049。” 


“没问题。”她愉快地应道。他们之间的空气里弹出一幅全息影像,开始播放他的盔甲内侧摄像头记录的画面:Stephen 漂浮在格林威治的街道上空,对面是那个全身乌黑的外星人,他的双手翻飞结成复杂的印咒,金色光芒在他指间凝聚成形。 


Tony 让他坐在那里看着,自己走到吧台旁边。“咖啡?” 


“我更喜欢茶。”Stephen 应道。 


“我没有茶。那么威士忌?” 


“我不喝酒。” 


Tony 把波本倒进冻得噼啪作响的冰块上,端着酒杯走回沙发旁边。“为什么?” 


“我是个外科医生,酒精会影响我的注意力。”Stephen 抬起眼睛看着他,随即皱起眉,显得有些痛苦。“我想…… 我曾经是个外科医生。可我记不得……” 


Tony 喝了口酒,在他对面坐下,视频已经放完了,透过静止的半透明影像,他英俊的脸孔显得有些模糊。“Stephen,”他说,“我曾经把自己的大脑格式化,又从云端下载回来[1],我知道你的感觉。所以别再想了,现在——” 


他们同时僵住,下面几层的地方传来什么东西打翻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尖叫。 


“Stark 先生这个盔甲会动啊啊啊啊它是要吃掉我吗我被困住了啊啊啊啊——” 


Tony 站起身,砰的一下把杯子放回桌上,匆匆往外走去。“在这儿不用拘束,像在自己家一样。”他回头对 Stephen 说,“但最好什么都别碰。” 


—— 

这是无限战争结束后的第二个星期,也是复活的超级英雄们出院的第一天。六颗无限宝石毁灭引起的震荡让人觉得整个宇宙都要被炸成碎片,实际上也几乎如此:邻近的复数个平行宇宙都在这个过程中崩溃,当化成飞灰的人们重回世间,他们在这些宇宙的投影也融合到了他们身上。造成的冲击导致部分失忆和人格解离,但可以期望随着时间过去,这些症状都会慢慢改善。 


这是 Thor 的解释——或者说是他有耐心解释的部分。弟弟起死回生的喜悦似乎让他不愿意浪费多一点时间,立刻就拉着 Loki 飞走了。Steve 也第一时间领走了 Bucky,Natasha 勉为其难地接下了同时照顾幻视和红女巫的责任,星云在 Gamola 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很坚决的要求下带上了银河护卫队的其他成员。 


至于 Tony 的选择,关于其中一个人他毫无疑问,Peter Parker 无论于公于私都是他的责任。但对另一个就不那么确定了,他还没有那么自作多情,清楚知道 Stephen 用时间宝石交换他的性命只是为了赢下这盘关系宇宙亿万生灵的棋局,如果唯一的胜机要求另一个人活下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那样做。但无论如何,他终归是欠 Stephen 一条命。 


虽然 Stephen 自己已经忘记了。 


纽约圣所在第二次被毁后还没有完成重建,Tony 和王达成共识,认为把一个即使失忆也没有失去好奇心的 Stephen 放在那里过于危险,不知道他会去碰什么东西。Tony 愿意给他无限期提供住处,在此期间王会定期造访复仇者大厦,帮他想起他的魔法技艺。 


下午王按约定的时间来了,还带着斗篷,Tony 只来得及听到嗖的一声,看到一条模糊的红影掠过,下一瞬间斗篷就缠在显然受惊不浅的 Stephen 身上,像一只黏人的大型犬一样蹭来蹭去。 


Tony 清了清嗓子,“能不能注意点儿?我们都看着呢。” 


斗篷没理睬他。Stephen 渐渐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抬手摸了摸斗篷的领口部分。 


“魔法斗篷?看来我真的是个巫师。” 


“‘秘法大师。’”王纠正他。 


“你有个优点,Doctor,”Tony 评论道,“接受现实的速度特别快。” 


Stephen 只是耸了耸肩,斗篷不会说话,但 Tony 可以确定他感觉到了它在主人抚摸下发出的咕噜声。 


尽管经历了此前的短暂惊吓,Peter 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仍然充满热忱,王向 Stephen 示范召唤魔法能量的方法时他一直待在旁边: 


“曼荼罗?你们是从西藏来的吗?” 


“听说牦牛被雪崩埋在下面也不会死是真的吗?” 


“这个真漂亮,能不能给我摸一下?……哇好烫!” 


Stephen 忍无可忍地抬起头:“你能不能闭嘴?” 


“这就对了。”王侧头看了他一眼——以他的面瘫程度而言,这个表情已经可以说是喜形于色了——“他有严重的噪音恐惧症,集中注意力的时候不能受到任何打扰。这是 Master Stephen 没错,不是冒名顶替的异维度生物。” 


Tony 意识到自己对 Stephen 身上这一类的细节一无所知,这不知为何让他有些恼火。他拍了拍 Peter 的肩膀,“走吧孩子,我再跟你讲讲蜘蛛战衣的流体力学和电磁学原理。” 


—— 

下午他送 Peter 回家时交通有些阻塞,再回来时王已经走了。Stephen 独自盘膝坐在地毯上,在渐暗的天色里只是一个剪影,但 Tony 走近时,发现他双掌之间有一道细细的金色火花,悬戒戴在他的左手食中指上。他在 Stephen 身前站定,然而对方一动不动。 


“冥想?”过了三十秒他开口。 


Stephen 慢慢抬起头,看着他,“我只是在想我饿了。” 


“哦,怎么不早说?你可以出去吃饭,Friday 会让你下楼的。虽然你是客人,我理应招待,但你自己去我也不会介意——” 


Stephen 打断了他,声音仍然平静深邃,“我没有钱。” 


他们并肩离开复仇者大厦,沿着第五大道向时代广场方向走。帝国大厦尖顶的灯光已经亮起,深蓝暮色中闪烁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车水马龙的喧嚣从他们身边流过,街头艺人弹着荒腔走板的蓝调,Tony 深吸了一口气,能闻到中东烤肉的香气掺着不知何处飘来的花香。不知道多久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能享受这一切,他为此感到由衷的满足。 


只有足够了解他的人才知道 Tony Stark 是一个怎样的矛盾体,他纵情声色,耽于享乐,内心却有着难以消解的自毁倾向。他随时可以为保护他人牺牲自己,但却以同样强烈的感情留恋这世间。 


“我们认识多久了?”Stephen 突然停下脚步问,Tony 差点撞上他。 


“从认识到你在泰坦星上死亡,按地球时间算应该不到二十四小时。” 


“哦。”Stephen 应了一声,“你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我认识你很久了。” 


Tony 忍住掏耳朵的冲动,Stephen Strange 竟然会说这种言情小说一样的台词?但接着 Stephen 又说了下去,仿佛自言自语: 


“我想这也是我大脑皮层活动受影响的结果。对前额叶某些区域的刺激能造成一种虚假的熟悉感,所谓的 de ja vu 也可以由此得到解释……” 


“忘记脑神经科学的理论吧,你是个巫师。”Tony 重新迈开脚步,“你想吃泰国菜还是日本料理?” 


—— 

Stephen 的技艺进步,或者说是恢复得很快,这些知识显然还埋藏在他的大脑某处,稍加练习便可重新唤醒。三天之后他就可以用传送门在复仇者大厦内部随意来去了,还几次错误地触发了 Friday 的入侵者警报;不过他对 Tony 的各种设施也日渐熟悉,这天 Tony 从天台降落,脱下战甲走进顶层的起居室时,听见音响里传出大分贝的音乐,Stephen 盘坐在沙发上,面前还有一罐汽水和一个装满冰块的玻璃杯。 


“平克弗洛伊德?”他说,“你居然喜欢这么娘娘腔的东西。” 


“比黑金属强。”Stephen 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Tony 知道他肯定看了自己的播放列表。 


“你根本不懂金属。”他走到 Stephen 身边坐下,摘掉墨镜。Stephen 抬起手,空气中出现一个小巧的金环,他从中抓出一罐汽水,Tony 认出那是自己放在卧室的迷你冰箱里的存货。 


“给你。”他把罐子扔给 Tony。 


“别告诉我你用魔法偷窥了我的卧室。” 


“我没有。”Stephen 平淡地回答,“这只是因为厨房里的汽水喝完了。如果我在你的卧室里看到了什么情趣用品,我也不会让你知道。” 


Tony 哼了一声,假装没有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我以为巫师们都清心寡欲,看来你是个例外。” 


他同样假装没在看 Stephen,Stephen 还穿着睡衣,赤着脚,两条长腿盘在沙发上,真的很长。起居室的灯光总是自动维持最合适的亮度,此时恰到好处地让他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阴影,一缕黑发垂落在他额前。 


“世人皆知的花花公子 Tony Stark,我不认为我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Stephen 用平常的严肃语调说。 


随着他对这个世界重新变得熟悉,他原先的那种姿态也渐渐回来了,Tony 注意到。“看来你补课的进度不错。” 


“我研究了关于你的事情,以及你在无限之战中的角色。”Stephen 再次看向他,这次没有移开目光。“你拯救了半个宇宙。” 


Tony 随意地挥了挥手,“我不会把功劳全都归给自己,要我说,大概只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功劳吧。你也给我们指出了方向。” 


“我。” 


刚才的那种气氛似乎消失了,Stephen 犹豫了一下,于是 Tony 明白他仍然不知道全部经过。“当时你告诉我,”他说,“你用时间宝石预见了许多种——精确地说,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种——未来,并且找出了唯一一种取胜的策略。” 


“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种。”Stephen 重复道。他的眼睛像幽暗的蓝宝石,Tony 想起在泰坦星上,他回到现实那一刻眼里的惊惶,以及他化为灰烬前注视他的目光。那时 Tony 在他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不知道 Stephen 在那些未来里看到了什么,但可以确定其中有 Stephen 想告诉他,只是没有机会说出来的东西。然而现在这些东西都和 Stephen 的记忆一起,遗失在了多重宇宙中的某个角落。 


“如果是我宁愿记不起这种事,死了一千四百万次,你不会想重温的。”Tony 装作随意地说,站起身。“健身房,一起来吗?” 


Stephen 沉默了几秒,一挥手让汽水罐和杯子都消失了。“好。” 


—— 

Stephen 搬出去的前一天晚上,Tony 像常有的一样失眠了。他走出卧室,到吧台前想再喝一点威士忌,顺便弹出大厦的实时监控看了一眼,却注意到 Stephen 不在他的客房里。他眯起眼睛,很快发现那个绿色的小点在天台上。 


他喝完酒,登上旋转楼梯,推开门。Stephen 站在天台边缘,斗篷在夜风中翻卷,他似乎没有注意到 Tony 的接近。 


“在思考宇宙的终极问题,还是在 cosplay 超人?”Tony 扬声说。 


Stephen 终于回过头看着他,复仇者 logo 的灯光从下面照上来,给他的轮廓勾出一道亮边。Tony 走到他身旁,和他一起俯视曼哈顿的灯火和远处黑色的海湾。 


“我在想回到纽约圣所以后做些什么。”他开口,“王告诉我,我们的使命是守护地球免遭来自其它维度生物的入侵。这几天我也想起来一些事,我应该有个清单,列举了可能造成威胁的已知存在……” 


“别太紧张。”Tony 拍了拍他,“纽约不是只有你一个超级英雄,如果你对付不了那些,来自五维空间的食人比目鱼之类玩意儿,我不介意帮你打扫残局。” 


这是第一次,Stephen 显出了诧异,以至于让 Tony 也有些惊讶。“我现在开始好奇以前的我到底做了什么,能和 Tony Stark 成为朋友。”他说。 


Tony 吞咽了一下,突然觉得喉咙干燥。Stephen 的一只手放在栏杆上,和他的离得很近。风声从他们身边掠过,他想起泰坦星,想起空气中慢慢沉落的灰烬和如血残阳,那些被他称为朋友的人一个个离开他的时刻。


“哦,这不算什么。”他说,“就当作一份同事情谊好了。” 


“是吗。”Stephen 说,在黑暗中,Tony 看不清他的眼神。“无论如何,谢谢你的招待…… Tony。” 



—tbc— 

2018-05-23


[1] 只是想用用这个漫画梗,MCU 的铁人没有做过这种事……





评论(27)
热度(366)
  1. Siska-Fgreylantern 转载了此文字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