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MCU】【铁奇异】【PG13】 Vanitas

-推上脑的“心灰意冷地打(分隔符)炮”片段,这两年都没有语感,但是忍不住…… 

-觉得这个梗应该很多人写过,但我还没有看复 3 同人,如果撞梗了就是……撞梗了(。) 



起初 Stephen Strange 和其他平凡人类一样,认为时间是一条由过去平稳流向未来的长河;后来他发现时间更像一卷放映中的胶片,“现在”是被灯光照亮的一帧,但掌握方法的人也可以自由地回溯过去,或者看破未来。只有在成为至尊法师、在窥见藏匿于黑暗宇宙中那隐秘门扉之后的玄奥时,他才终于明白这些比喻的浅薄和谬误。 


时间本身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恒河沙数般的无穷个瞬间,多重宇宙中彼此重叠、支离破碎的片段,相互并无关联。没有因果,没有所谓的命运,有的只是在这无限的可能性中选择一种,以为这就是真实—— 然而在他转动那颗宝石时,波函数发散,薛定谔的猫退回生死之间的混沌,一切于存在前便化为灰烬。 


正如此刻,他的手指已经触及折叠空间的边缘,准备取出藏在其中的时间宝石。但 Stark 的手按住了他的,那只手凉而粗糙,他的手掌被按在废墟中的砖石上,嵌着钢钉的指骨隐隐作痛。 


“Strange。”Stark 嘶哑地说,另一只手扯住他的头发,嘴唇覆上他暴露的脖颈。与其说是亲吻,那更像是野兽的撕咬,犬齿擦过他颈部的血管。再往上一点就是颈动脉窦,按压那里会导致昏迷或死亡,作为曾经的外科医生,他清楚这一点,但也知道 Stark 不会这样做。 


在四百七十万三千零五十次与这个男人并肩作战,三百九十万七百四十次目睹他的死亡,六千零一次看到他崩溃哭泣,以及一百三十六次和他做(分隔符)爱之后,Stephen 自认为对他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 


这是第四百七十万三千零五十一次循环,在过去的四百七十万三千零五十次里,大部分时候他们一败涂地,有时功败垂成,也有少数几次以为自己赢得了这场战斗,只为了紧接着被投入更深的绝望。在每一次里 Tony Stark 的 Mk L 被刺穿、毁损,他流血,折断骨头,失去肢体,掉入深渊。但只有很少时候情况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他的纳米装甲只剩下少许残片还附在身上,血和灰土覆盖了他身上的其余部分,他的一只眼睛青肿,另一只眼角裂了,血在他沾满污垢的脸颊上冲出一道暗红的沟壑。他俯在 Stephen 身上,撕破的斗篷缺少生气地躺在不远处,他们像两只被逐出狼群的野狼,在末日后的一片断壁残垣里凶狠地交(分隔符)合。 


这种情形一般只会在 Stark 的情绪失去控制时发生,比如这一次在泰坦星上就开始了。Thanos 用 Peter Parker 的生命要挟他们交出时间宝石时, Stark 请求他放过那个孩子:Stark 几乎从不请求,仅有的几次也都是为了别人。虽然他说话的对象是 Thanos,Stephen 知道他其实是在求自己,希望他作出他们都知道不能做的交换。 


他拒绝了,听见少年的颈骨在 Thanos 手中碎裂的声音。 


“我说过我会这样做。”他对 Stark 说,没有告诉 Stark 他已经尝试过交出宝石,得到了比现在更糟的结果。这个 Stark 没有必要知道发生在其它未来的事情。 


Stark 的双拳握紧,Stephen 以为他会挥拳打向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但这没有发生。Stark 仅仅转过身,Stephen 只能猜测他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他也没有为此等多久,美国队长、黑豹、红女巫,不久之后当除他们之外的最后一个复仇者,幻视的身体消散,Stephen 再次确认败局已定。Thanos 还没有找到他们,但这不会需要太长时间。 


他不准备等到那个时候,当时间宝石旋转,波函数发散,所有这一切,包括此刻背对着他站在残砖碎瓦中的那个身影,都将作为尚未发生的未来被抹消,就像无垠空间里消散的一道细小涟漪。 


“如果你认为这是我的错,”他平静地开口,“现在是时候了。” 


Stark 转过身,这次拳头准确无误地落在他脸上,他听见自己鼻骨发出的咔嚓声,浓稠的鼻血从鼻腔倒灌进喉咙。第二拳让他们踉跄着,纠缠着倒地,当落下的不再是拳头而是一个吻,Stephen 确定 Stark 能从他嘴里尝到铁锈的腥甜。 


他没有那个外星女孩感知情绪的能力,但此刻并不需要。这个——按照他的自称——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钢铁侠,Tony Stark,一开始 Stephen 以为他做这一切只是因为他能,只是因为让他们成为超级英雄的那种无聊的责任感;然而此刻他已经知道这个人的骄傲、轻浮和自负只是为了隐藏他内心的那片阴影,他为了逃脱而苦苦挣扎,负隅顽抗,尽管每一次都被追上、击倒、淹没。 


四百多万次循环足以让人看淡生死,但也足以让人看到很多别的事情,比如看清一个人。 


他抬起空着的手拨开 Stark 额前的头发,将他拉近自己,把嘴唇按在他的前额上。他只能用余光看到 Stark 微微睁大眼睛,仿佛有些意外。 


但 Stark 的动作没有因此停止,他的节奏散乱而缺少章法,Stephen 并不真的能从中感到快感,体表的疼痛和身体被侵入、翻搅的钝痛混在一起,闷闷地回响。不过他也不真的在乎,比起真正的性(分隔符)爱这只是情绪的宣泄,失去一切之后紧紧抓住唯一剩下的东西,并非出于爱或者类似的感情。 


至少对 Stark 来说不是。 


Stark 的身体绷紧,然后松弛,体力透支地倒在他身上时,Stephen 用一条手臂环住他。“Tony。”他低声说,在转动那颗绿色的宝石之前。 



—fin— 

2018-5-19



*标题意为拉丁文的“虚空”

**我的脑洞是奇异 loop 几百万次之后看上了铁,剩下几百万次里的动力就是找到让铁存活的方法……然而最后发现唯一胜利的结局里铁会死,不得不亲手把他送向死亡(这是我对复 4 的脑补


评论(15)
热度(123)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