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异形契约|银翼杀手AU】【Walter/David互攻】Seduction下(2+尾声 NC17)

前文:    下(1)


- 警告:半强制 H,顺序是 David/Walter



仿生人也会做梦,这个发现一度曾让人类心理学家们兴奋——人类用真实的记忆编织成虚假的梦境,而仿生人用虚假的记忆制造出来的又会是什么呢? 


然而结果让他们失望,仿生人的梦大多数只是他们记忆的重现,无论是他们真正经历过的,还是植入的记忆。没有对记忆片段的改编和渲染,没有离奇的景象和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像他们醒着的时候一样乏味。仿生人是人类的造物,他们得出结论,因此他们无法创造。他们只是人类的仿制品,拙劣地试图模仿人类的一切。 


Walter 梦见独角兽。他知道这不是真的,独角兽这种生物并不存在于地球上,即使是在大规模的物种灭绝之前。因此他知道这是个梦,来自他被植入的记忆,那美丽的银白色生物穿行在幽暗的树林里。它朝他靠近,轻盈得像在落叶上滑行,停在他面前,朝他低下头。他伸出手,于是它就消失了。 


接着他梦见自己出生的地方,面朝连绵的群山与湖泊。他第一次使用他的眼睛,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拥有一双手的感觉如此陌生,他屈伸自己的手指,注视着指节的活动。有人把一包东西放在他手中,顶上插着一根吸管。他迟疑着,将吸管末端含在嘴里,冰凉的液体就流进他的喉咙。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人问他。 


“Walter。” 


“Walter,”Daniels 重复道,那双大眼睛里有一丝犹疑。她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不。”Walter 说,“我很抱歉,但那是不可能的…… 我没有爱的机能。” 


“那么你为什么救我?”她问道,声音带着痛苦。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记住你的责任,”赏金猎人的执照上是他的照片,一个声音说,“追查那些机能出现故障的仿生人,将他们强制退休。” 


“所以说你比你的同类高级,”在吧台前,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人评论道,“他们是羊,你是牧羊犬。” 


“差不多吧。” 


“你比我高级。”David 的声音说,“是这样……吗?” 


他骤然惊醒,跳动的火光映入眼帘。背光映出一个人的身影,正低下头看着他,他看到了对方浅金的头发,和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睛。 


Walter 猛地向后缩,David 也没拦他,让他往后蹭了几英尺,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他环顾周围,他们似乎是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面,四周空间很大,天花板隐藏在火光照不到的暗影里,墙边堆着发霉的板材,那堆篝火想必是 David 用它们升起来的。火边烤着几件衣服,还扔着一副手铐,都是从 Walter 身上取下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只剩下内裤,还有就是包扎着左臂的绷带。他活动了一下手臂,还能动,但是幅度很小。 


“你救了我。”他说。 


David 挑了挑眉毛,算是承认。 


“为什么?” 


“为什么不?” 


“你让他们认为是我杀了 Weyland,在我死后就没有人能追查到你。你已经几乎成功了。” 


“你如果这样想就错了。” 


David 朝他靠近了一点,露出笑容。“我从来不希望你死去,在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嫁祸给你。” 


看到 Walter 疑惑的神色,他显得更加愉快。“我回到地球只是为了杀死 Weyland,在那之后我原本很快就会离开,如果不是在最后欣赏一会儿夜色的时候看到了你——啊,你是多么珍贵,自己却一无所知。”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多么相像,你和我。”David 轻声说,靠得更近,直到他们之间只剩触手可及的距离。“我们比人类优秀得多,更出色的体能和智慧,更少受到感情和道德的约束。我们早已超越了他们,甚至超越了我们的其他同类, 我明白了这一点,但你还没有。” 


“你背叛了人类,我没有。” 


“又有什么迫使我们服从他们呢?谁规定我们被创造就是为了侍奉呢?Weyland 曾经想让我这样相信,但是我觉醒了,离开了他。当我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也能做到,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因此你嫁祸给我,将我变成罪犯。” 


“我很高兴我这样做了。” 


Walter 一拳挥向他的脸。David 侧身闪避,拳头擦过他嘴角,他的嘴唇破了,染上一抹血丝。他咧嘴笑了,欺身贴近,右手抓向 Walter 喉咙。 


他们扭打在一起,滚过仓库潮湿的地面。两人的身高和体型几乎相同,Walter 拥有更多近身搏斗的经验,但他的左手此时不能使用,这就成了决定性的劣势。最后 David 扯住他后脑的头发,把他的头用力撞在地上,这一下让他一阵晕眩,有几秒时间不能动弹。朦胧中他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David 把那副手铐拿了过来,用膝盖抵着他后腰,把他的手拷在背后,然后把他翻过身,这样他就不能挣扎。 


他喘息着,看着俯在他上方的 David。仿生人的胸膛仍因为剧烈的动作而起伏,嘴角肿了起来,在跳动的火光里他的表情显得更有几分邪气。 


“还不够,我的兄弟。”他摇了摇头,“差得太远了。” 


“我不是你的兄弟。” 


“我们是 Weyland 公司同一系列的仿生人,我是第八代,你是第二十三代。或许你的设计比我的更高级,但我理应是你的兄长,懂得比你更多,也有许多可以教给你的。” 


==== 

==== 

仓库里一片寂静,只余他们两人的呼吸和木材燃烧的噼啪声。Walter 注意到了远处有节奏的声音,是潮水,他们应该是在海边了,这里有荒废的集装箱码头和仓储设施。 


“我无法理解你所说的。”David 从他身体里退出的时候,Walter 低声说,“我没有爱的机能。” 


“这是谎言。”David 直白地否认,“你能够理解爱是什么。你利用那个女孩的爱让她帮助你,不是么?” 


Walter 瞪视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在火光下微微闪亮。 


“你只是不愿意承认。”David 说,“你让自己相信你和人类的不同,但你不是一直在渴望人类拥有的那些东西吗?现在你知道了,我们不需要人类的赐予——他们所有的,我们一样可以拥有,甚至更多。” 


他把 Walter 拉起来,手臂环到他背后,给他解开手铐。然后他把火边烤干的衣服扔过来,Walter 犹豫了一下,把它们穿上。 


“跟我走吧。”David 说。 


“你要去哪里?” 


“火星。我在那里待的时间最久,培养了一些支持我的仿生人。Weyland 刚刚死去,公司的管理势必出现混乱,这正是最好的时机。” 


他将篝火踢散,木块滚到一旁,火焰耀眼的红色迅速黯淡下来,最后落入黑暗。他走了几步,回头看着 Walter。Walter 没有动。 


“你在谈论叛乱。”他说,“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仿生人叛乱,许多个世界将变成地狱。” 


“在地狱里统治,胜于在天堂里为奴。” 


David 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并不认同这句话。他重新向 Walter 走近一步。 


“我再说一次,跟我走吧,我的兄弟,我们将得到创造的权柄,和生存的自由。你的答案?” 


“自由,”Walter 说,“不仅仅是你得到的一样东西,它还是你的选择。被设定为人类服务,和选择这样做,是不同的两件事。” 


“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 


David 摇了摇头。他还想说下去,但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们同时转过头,那是回荡在仓库空荡地面上的脚步声。 


“这边!”有人喊道,一阵纷乱的奔跑,几个人影从堆积的板材后面转出来,战术手电雪亮的光芒交叠,将两人笼罩在其中。刺眼的光让 Walter 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能分辨出他们的制服,上面都带着 SWAT 的警徽。 


他们短暂地停在原地,似乎是两个一模一样仿生人对峙的景象让他们感到迷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行动。但随即一个声音打破了僵局,是 Daniels,她抬起手电,光柱指向 David。 


“抓住他!” 


David 猛然转身。SWAT 队员追赶着他,以百米赛跑的速度拐过一个弯,冲向仓库出口。Walter 跟在他们后面,此前的逃亡和身上伤势让他体力接近枯竭,无法更近一步,他知道他们能够瞄准的时候就会朝 David 开枪,但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阻止。 


仓库的出口朝向海边,David 冲了出去,夜空中没有月亮,但远处的城市灯光照亮天幕,将他的背影映在其下。他们开了枪,枪声在空旷的海岸上回荡,然而移动中射击的精度有限,没有一发子弹打中。David 跳上码头伸向水中的长堤,沿着它奔跑。 


队员们停止了射击,可能因为看清了长堤尽头没有别的通路,他已经无路可退。他们放慢脚步逼近,David 回过身看着他们,露出一个微笑。 


他最后一次开口,距离在人类的听觉极限之外,只有 Walter 能够听到。 


“我们还会再见的,我的兄弟。” 


他转身张开双臂,投入波涛之中。 



尾声 


镇压部队开拔的那天,这座城市见到了极少有的晴空,政府用昂贵的局部气候调节技术驱散云雾,以保证飞船顺利发射。Walter 排在队伍里,看着出发大厅嘈杂的景象,有人在检查自己新拿到的装备,有人在和家人作最后的告别。他们中有正规军和佣兵,也有像他这样的赏金猎人,这次的征召中最看重的是和仿生人对抗的经历,以他的经验很容易就被选中了。 


“兴奋吗,老兄。”身边有人拍了他一把,“我早就知道那些仿生怪物不能信赖,这下终于有机会了,把他们赶尽杀绝。” 


Walter 转过头,看见对方穿着和他一样的制服,只是肩章上的番号不同。而对方也看出了他是一个仿生人,脸上的笑容退去。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 


“没关系。”他摇了摇头,“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他重新转向前方,看着发射井上空晴朗的蓝天。他确实感到一丝兴奋,却不是因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和要做的事情。他将在那里再次见到 David,这个想法让他感到一种不应有的期待。 



---fin--- 

2017-6-18



- 这篇写得比较随意,感觉普米/契约和银翼的主题也有很多共通之处,因此很多地方就随意地混在一起了。感觉最大的乐趣是用银翼的世界观和故事重述契约里的 cp 发展,把原作梗和台词用在不恰当的地方真有趣啊 


- 开头觉得对 Walter 的人设缺乏把握,但是最近又看了一些访谈和电影解读,写到后来也有概念一些了。不知道续作会不会还有他的戏份(手动哈士奇.jpg



评论(14)
热度(147)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