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lantern

故事的结局只有在隐喻里才能找到。

【异形:契约】【银翼杀手AU】【Walter/David互攻】Seduction 下(1)

前文:  


-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章还要分节(手动允悲.jpg) 下一节大概就是真·seduction 了……



那天晚些时候 Daniels 来了。事实上时间还没有过去太久,但已让人觉得足够漫长,Walter 早已想好了要对她说些什么,然而她却抢先一步竖起手指,作出噤声的手势。 


“我的搭档很快就会来了。”她低声说,“我找借口把他支开,但不会太久。” 


“这么说你相信我?”Walter 问。 


“未必。但如果你想说服我,现在是机会了。” 


“我不认为我有机会说服你。”Walter 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做事的方式,已有的证据指向我,只要这些证据足够结案,你们就不会有兴趣追查更多。” 


“是这样。”Daniels 说,走廊里的灯光将她的影子透过铁栅投在地上,拉出一片长长的黑暗。“凶手——如果凶手确实是在栽赃给你,那么他做得相当彻底。他盗用 Weyland 公司员工的身份进入大厦,没有在监控系统里留下痕迹。除了那段录像,他想抹除录像的话应该轻而易举,但他没有那样做,他是故意让我们看到他的脸。” 


“旅馆的现场还保存着吗?” 


“还在封锁中,不过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东西了。早上服务员打扫的时候已经收拾了大部分,如果去查或许还能在附近的垃圾桶里发现一两根头发,但就像你说的,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 


“你能让他们调查下去吗?” 


她低下头,比起摇头,更像是下颌稍微抽动了一下。“我刚才和我的上级谈过,但是尽快结案对他们、对 Weyland 公司都有好处,你知道的。” 


“我知道。” 


“抱歉。” 


他们上方的某处传来金属转动的声音,有人在大声叫喊。拘留室里湿气很重,Walter 感到寒意从水泥地里渗出,从四面八方朝他围上来。 


“还有一个办法,让我走。”他说。 


“什么?” 


“我认得他,知道从哪里着手。我会找到他。” 


“你……” 


她咬住下唇,动作让 Walter 想到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她还很年轻,对跟一个仿生人搭档感到既怀疑又好奇。后来他们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情,她变得更老练,更果断,但内在仿佛还是那个年轻女孩,会让 Walter 给她带指定口味的甜甜圈。人类丰富的内心世界,仿生人和他们不一样,无法真正理解这种心情。 


“你知道我没有杀人。”他说。 


走廊尽头传来了脚步声,Daniels 紧张地转过头,朝那边看了一眼。 


“向我保证你会找到他。” 


“我会的。” 


“我们现在带你去总局。”她的声音压得极低,如果 Walter 没有仿生人优化过的听觉,多半不可能听见。“手铐和回旋车的钥匙都在我腰带右边的挂扣上。” 


她掏出钥匙打开了拘留室的门,装作是刚刚来到这里。那个年轻警员的身影出现在走廊转角处时,她正示意 Walter 出来。 


“可以走了。”她转身对她的搭档说。 


他们一左一右把 Walter 夹在中间,搭乘走廊另一头的电梯上到地面,从警局的后门出到停车场。天已经几乎全黑了,空气里还留着雨的味道,停车场后面就是闹市区夹道的高楼,回旋车在其间穿梭,像夜色里盘旋的萤火虫——尽管 Walter 只在影碟里见过那种景象,地球上剩余的生物种类已经很少了。早上坐过的那辆回旋车停在停车场尽头,他们正带着他朝那里走去。他计算着速度和距离,一百英尺,九十英尺。 


一辆回旋车从低空掠过,他听到了敞开的车篷里传出的刺耳音乐。车灯从他们身上扫过,地面被灯光直射亮得发白,一秒之后又没入黑暗。 


在那一瞬间他猛地用手肘击向 Daniels 的上腹,她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呼——一半是真的疼痛,一半是演戏,Walter 希望能完全不伤及她,但那样无法避免遭人怀疑。她弯下腰,Walter 趁机用脚将她扫倒,用另一条腿保持平衡,戴着手铐的双手摸索她腰间的挂件,手指触到了钥匙形状的金属,用力将它扯下。 


“Chris!”她叫道。前后不过一秒钟时间,她的搭档拔出手枪,Walter 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他就地一滚,没有完全站起来就开始狂奔,一边压低身形左右迂回。 


枪声在他身后响了,一发子弹从他头顶上方掠过,他闻到自己头发烧焦的气味。第二发擦过他的左臂,他觉得像被烧红的铁棍狠狠抽中,踉跄了一下,灼热的疼痛沿着肩膀烧上来,但他无暇去管。背后警察局里的警笛也叫了起来,他继续往前冲。 


回旋车就停在他前面,他打开车门,滑到座位上,笨拙地将钥匙往钥匙孔里捅。第一下没捅进去,又是几发子弹打在车门上,金属的火花四溅,他从余光看见那个名叫 Chris 的年轻警察站在黑暗里,双手握着枪。第二次他成功地插进了钥匙,引擎点着了火,开始运转。 


他踩下油门,回旋车冲出车位,因为他没法好好操纵方向盘而猛地撞上了旁边的一辆车,他急忙将方向打回来,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设法将推进方向切到向下,再次猛踩油门,回旋车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 


有人影从警局的后门冲出来,枪声骤然变密。他试图操纵回旋车在转向的同时爬升,但是车身获得的浮力还不够,左右摇晃着,引擎以最大功率运转,发出响亮的呼啸。子弹从下方打在车身和底盘上,他知道随时都会有一发射穿油箱,让他们在夜空中爆炸成一团火球。 


速度提升的同时浮力也在增加,回旋车终于再一次加速,冲向喧嚣的城市夜空。就在这时,车身猛地震动了一下,仪表盘上至少五盏红灯伴着刺耳的蜂鸣亮了起来。 


他回头扫了一眼,看到一闪而过的火光,车尾后面拖出一条长长的浓烟,不知道是哪里被击中了。方向盘在他手中彻底失去了控制,他干脆放弃,用牙齿叼住钥匙想先打开自己的手铐。回旋车在空中翻滚起来,他听到下方人群的尖叫和鸣笛声混成一片,半空中的其它车辆纷纷躲闪,他狠狠地撞上了什么,然后弹开,再次相撞。 


天和地在他眼前旋转,两旁高楼的霓虹灯幻化成一团色彩的纷乱漩涡。他在这漩涡里俯冲、下坠,然后突然间所有的颜色都消失了,清冷的风扑面而来,闹市区的高楼被一片开阔的水面取代——洛杉矶河。 


回旋车仍然在坠落,他没有办法阻止。但是在扎入水中的同时,他成功地打开了自己的手铐。 


黑黢黢的河水没过车顶,他伸手去推车门,推不开,外面的水压太大,将车门抵住了。他转而用手肘去砸车窗,第一下没有成功,第二下也没有,警用回旋车的玻璃经过特殊强化,他的左臂又受了伤,使不上力气。他咬紧牙关,第三下车窗玻璃上出现了裂纹,他的手肘也传来粉碎性骨折般的疼痛。最后一下玻璃终于碎裂,划开他的衣袖和皮肤。他用力吸了一口气,冰冷的水随即灌进车里。 


他试着从座位里挣脱出来,但是不行,驾驶座底下有什么结构在撞击时变形,卡住了他的脚,把他困在座位里。水已经淹过他的头顶,洛杉矶河里漂着的种种杂质撞在他脸上,和他吐出的气泡混在一起,他努力想把腿抽出来,然而无法解脱。 


洛杉矶河流向太平洋。他忽然想起他对 David 说的那句话,现在他或许也要成为那些淹死的人中的一员了。仿生人能在水底坚持多久?肯定比人类长,但也有限度。 


他最后用力挣扎了一下,没有成功,屏气到了极限,水呛进了他的呼吸道。那种痛苦让他的视线迅速模糊,在失去意识前他只能看见一片浑浊的黑暗,似乎还有从高处落进水里的影子。 



—tbc— 


2017-06-16




评论(7)
热度(80)

© greylantern | Powered by LOFTER